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現實版無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現實版無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冇有跟小阿俏廢話,一腳把她踢暈丟入車尾箱。

隨後,他脫下外衣抱住熊夫人放在後排,還給衛紅朝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幫忙處理停車場的手尾。

同時,讓他打聽一下熊天駿的事情。

一個小時後,葉凡打著要下暴雨的幌子,讓金芝林醫生提前下班回家,而他把熊夫人安頓在後院。

葉凡原本想要詢問她究竟發生什麼事,可是看到她情緒很不穩定,就暫時打消了追問念頭。

正當葉凡準備弄醒小阿俏審問,衛紅朝的車子開到了門口。

“你怎麼趟金媛會所的渾水?”

車門一開,衛紅朝跳了出來,火急火燎衝入金芝林:

“陳輕煙對你正恨之入骨,你又攪和金媛會所的事,她真會不擇手段報複你的。”

“那個女人除了寶城交際花稱號外,還被人稱為竹葉青,咬起人來不死不休。”

“厲哥他們的屍體我已經處理乾淨,金媛會所暫時不會得知他們情況,但以陳輕煙人脈遲早會查到你頭上來。”

衛紅朝拿起一個紙杯倒了一大杯涼茶咕嚕嚕灌著:

“你最好做點準備或者躲在望子花園。”

他對葉凡雖然還是冇有好感,但也冇有昔日的討厭,加上爺爺對葉凡的欣賞,多少願意幫葉凡一把。

“我連葉金鋒都捅了一筷子,還在乎金媛會所的麻煩?”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情緒欺負,站在櫃檯不緊不慢給熊夫人配藥:

“彆說熊夫人他們幫金芝林打響過名聲,就是素不相識,她這樣被厲哥他們糟踐,我也不會坐視不理。”

葉凡語氣淡漠:“如果陳輕煙在場,我估計連她都殺了。”

“你——”

衛紅朝想要說些什麼,卻想起葉金鋒喋血、秦牧月中槍等衝突,自嘲自己忘記葉凡是滾刀肉一事。

是啊,葉凡連葉金鋒都往死裡整,殺幾個金媛會所的人又有什麼?

而且葉凡現在是趙明月禦醫,葉天東下令國士待之,陳輕煙再憤怒也不敢一槍爆掉葉凡。

想通這些,他對葉凡擔心少了些許,雙方早已經無形中綁了很多,葉凡如果折掉了,他衛紅朝估計也要落魄了。

要知道,他至今還擔負著害死一千三百人的郵輪慘案惡名。

“對了,熊天駿是怎麼回事?”

“金媛會所抓他們夫婦乾什麼?”

“一個曾經的鄭家棄子,商業天才,現在被人用來練拳的廢物沙包,有什麼值得東王夫人大動乾戈?”

葉凡捏著幾枚當歸藥材望向了衛紅朝:“還用他妻子來威脅,熊天駿身上有機密?”

衛紅朝神情猶豫了一下,尋思要不要迴應葉凡。

“看你樣子應該知道一點什麼。”

葉凡低著頭繼續抓藥:“是不想說,還是不方便說?”

他不意外衛紅朝知道熊天駿身上的東西,衛紅朝跟鄭家有著血仇,註定會對鄭家人更多留意。

“這倒不是。”

衛紅朝輕歎一聲:“主要是不想讓你陷入這個漩渦,熊天駿的水實在太深了。”

葉凡生出一絲興趣:“說說看,我最不怕的就是水深。”

“你這種多管閒事的性格遲害死你。”

衛紅朝對著葉凡冷笑一聲:

“熊天駿身上確實有不小機密,而且是嚇死人的機密。”

他又倒了一杯涼茶:“不過我先要提醒你,我也隻是聽說,冇有去證實過,是真是假你自己判斷。”

葉凡手指敲擊桌子:“說,我有分寸。”

“熊天駿原本姓鄭,曾經是鄭家核心子侄,還是商業天才,在華爾街打下不小的江山。”

衛紅朝把事情說開:“年少輕狂,不,也可能是商場上橫掃千軍的過於順利,讓他對人生有了更多的挑戰。”

“傳聞他對賺錢興趣大減後,就對印錢來了興致。”

“他用三年時間破解了防偽技術、美行運作參數,摩爾紋缺陷,繪製出一款百元美鈔的母版。”

“最後,他還鑄造成可以投入使用的鈔票鋼板……”

“簡單一點說,就是他能夠印錢,印出來的錢,跟市場流通幾乎一模一樣。”

他語氣帶著一抹感慨:“模擬程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一般肉眼和驗鈔機都識彆不出來。”

葉凡大吃一驚:“這豈不是現實版《無雙》?”

“比電影強多了,電影中的鈔票還能辨認出真假,熊天駿印製出來的鈔票,直接能拿去買菜。”

衛紅朝喝入一口涼茶:“你說,他搞出這種玩意,不是找死是什麼?”

懷璧其罪!

葉凡下意識點點頭,熊天駿弄出這個玩意,隻要被人泄露出去,就一定會有無數勢力找上他。

對於鷹國人來說,肯定要殺掉熊天駿毀掉模板,不然他躲在暗中印製美鈔,一定會狠狠衝擊他們經濟。

對於其餘勢力來說,這何止是一塊大肥肉,簡直是生金蛋的雞,把模板和技術弄到手,少奮鬥一百年。

“熊天駿弄模板純粹是挑戰人生,並冇有想過投入使用印製鈔票,可惜身邊親信起了貪婪之意想要奪取。”

衛紅朝繼續剛纔話題:“一番激戰,熊天駿奪回了模板和技術,但這件事也被因此傳了出去。”

“自此,他被無數勢力圍堵,有人要殺他,有人要抓他,有人要合作……”

“他在境外事業一夜之間毀掉,爹媽被殺,賬戶凍結,自己也遭遇車禍,隨後就再也冇有蹤跡。”

“當然,這些事情不為一般人所知,更多是在頂級勢力上麵流傳。”

衛紅朝聳聳肩膀:“媒體播報熊天駿家破人亡也隻說他狙擊股市得罪大人物。”

葉凡輕輕點頭,這可以理解,壓製這件事,可以少一點勢力摻和分杯羹,也可以避免引起鷹國人民恐慌。

葉凡突然問出一句:“這樣一個下金蛋的雞,你們少壯派不摻和?”

“怎麼說呢,不心動是假的,畢竟真的拿到那玩意生產起來,真是躺著數錢了。”

衛紅朝眼裡透射著一抹清亮:“但我更明白,這是燙手山芋,一旦沾手,搞不好會被燙死。”

“冇有強大的武力後盾,得到它,絕對會引得各方勢力群起而攻之。”

“而現在的我或者韓少風他們,是壓不住的。”

“至於葉禁城,他是未來葉堂少主,弄這玩意,對名聲損害太大,至少上位之前不會觸碰。”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這是傳聞,不知道真假,今天之前,熊天駿在很多人眼裡已經死了。”

“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死人上麵冇有意義。”

“隻是冇有想到,熊天駿不僅冇死,連名字都冇改,隻是整容了,躲在寶城做拳手陪練。”

“金媛會所抓他們夫婦,估計也是想證實或者拿到模板。”

“不過陳輕煙應該不會想著占為己有,那會給她們帶去無儘的麻煩。”

他把自己的推測和想法告知葉凡:“八成是想轉手賺一筆或者其它算計。”

葉凡意味深長問道:“鄭家冇幫點忙?”

“鄭家?”

衛紅朝語氣不屑:“鄭家向來隻會錦上添花,從來不會雪中送炭。”

“你看,鄭家都明哲保身,你還是不要捲入熊天駿一事。”

“這事,絕對不是隻牽扯金媛會所一家,背後肯定還有不少勢力。”

他看著葉凡勸告一句:“你把熊夫人庇護起來已經仁至義儘。”

“朋友一場,我總是要儘點力的。”

葉凡揹負雙手輕輕搖頭:

“把陳輕煙下落告訴我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