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這兒子我認定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這兒子我認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滋——”

此時,放入鍋的小魚煎了一麵,葉天東用鍋鏟小心翼翼把它翻過來,讓另一麵承受熱油和滾燙。

翻過來魚兒,也不知是葉天東有意為之,還是天意巧合,魚尾粘鍋扯掉些許皮肉,有些零散。

葉凡多少能知道葉天東的意思。

這是葉天東借煎魚跟自己談論葉堂的局勢。

現在的葉堂如魚,要想煎好煎的完美,不是簡單的動或不動,必須看各種火候順勢而為。

否則容易燒焦或者碎裂。

葉凡一下子理解葉天東的處境了。

葉天東側頭望向葉凡一笑:

“不知道換成葉國士來掌廚,會用什麼方式煎出一條美味的魚?”

他的目光有著好奇有著期盼。

“我——”

聽到葉天東這一句話,葉凡一愣,隨後笑了笑:

“我就一個醫生,治治病人可以,哪會什麼煎魚啊?”

當然,他會煎魚,但他知道葉天東要求的是美味的魚完美的魚。

這很有難度。

“葉國士客氣了。”

葉天東笑了笑:“治病跟煎魚其實一脈相承,有些病,下重藥可能會吃死人,但不下重藥又治不了病。”

葉凡若有所思點點頭:“葉先生言之有理。”

葉天東一笑:“所以我相信,葉國士麵對這種情況,肯定也有自己的醫治方案。”

感受到葉天東的真摯以及期盼,葉凡思慮一會最終開口:

“煎小魚,有時候避免破碎確實不能亂動,但也不能為了避免破碎懼怕翻動。”

“對於我來說,一條完整的燒焦魚兒,遠遠不如破碎的煮熟魚兒有胃口。”

“攪動它,或許這魚會爛,口感會變,味道也不如人意,甚至骨肉破碎混成一堆。”

“可它終究還是一條魚,還能入嘴吃幾口,至少喝一口湯對不對?”

葉凡一邊向葉天東說出心裡話,一邊接過他手裡的鏟子,動作熟練把快要燒焦的魚兒鏟翻過來。

他還不斷翻開魚肚,讓熱油滲入進去,讓魚兒受熱能夠均勻。

“一旦過於擔心它的完整,或者糾結火候讓它燒焦了,那可是連魚汁都喝不到半口。”

“很多東西很多食物,過於精心,反而會適得其反。”

“當然,這隻是葉凡的個人看法,論手藝論水準,葉先生比我豐富很多。”

“這魚最後怎麼煎,依然是葉先生說了算。”

葉凡又把鏟子交還給葉天東。

對於他來說,剷除葉禁城這些毒瘤固然有風險,搞不好還會分裂。

但長痛不如短痛,葉堂大破大立才能更長久。

“說的好!”

冇等葉天東開口,背後又傳來一記笑聲,隨後趙明月出現在廚房:

“天東,我這兒子怎麼樣?”

“是不是如我所說的,出得廳堂,入得廚房,上得廟堂?”

女人一身素衣,笑容寵溺,伸手挽住葉凡手臂開口。

“夫人說笑了。”

葉凡忙打了一聲招呼,想要掙脫趙明月的手,卻被挽得更緊。

他很是尷尬:“我隨口一說,冇什麼建設性。”

“哈哈哈,葉國士,你謙虛了。”

葉天東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你這一番見識,不僅比同齡人要強,就是中堅一輩,很多也比不上你。”

“明月,我現在算是明白,你為什麼要認這個兒子了。”

“這一次,你確實撿便宜了。”

葉天東又望向了趙明月,絲毫冇有在意兩人的親密:

“葉國士,人中之龍,生子當如此啊。”

感慨之餘,葉天東眼裡劃過一絲落寞,如果自己的孩子還活著,也差不多是這個年紀了。

不知道他有冇有葉凡的一半成就?

“那是,我兒子當然是龍。”

趙明月看著葉凡欣慰一笑。

隨後她有意無意望著葉天東開口:“天東,你要不要這樣的兒子?”

葉天東回過神來,看到妻子目光熾熱盯著自己,以為她要自己認葉凡做乾兒子。

“能收葉國士這樣的人做乾兒子,當然是我葉天東的榮幸。”

“不過要看葉國士願不願意。”

他笑容很是溫潤:“畢竟我隻長他年齡,相比成就,葉國士甩我一條街。”

趙明月忙高興地催促著葉凡:“葉凡,快叫爹。”

“這——”

葉凡嘴巴止不住張大,這都什麼事啊,自己已經一個養父,一個義父,還來一個爹?

趙明月可憐兮兮的看著葉凡:“葉凡,你不願意認他嗎?行,媽也不要他,下午就離婚。”

葉天東差一點摔倒:“為了乾兒子,連老公都不要了?”

趙明月毫不猶豫點點頭:“當然,隻要葉凡陪著我,天大江山我也可以不要。”

葉天東很是無奈看著葉凡,正要勸告葉凡什麼卻鼻子一抽。

“不好,要燒焦。”

他打了一個激靈轉身,同時右手一抖,把煎得金黃的魚兒撈了起來。

動作迅速,行雲流水。

魚兒出鍋,薑蔥一灑,啪啪作響,香脆誘人。

看到葉天東這乾脆利落的一幕,葉凡突然意識到一件事,他止不住冒出一句:

“葉先生,少壯派的存在,是葉先生刻意為之?”

聽到葉凡這一句話,不僅趙明月一愣,葉天東的動作也是一滯。

他轉頭看著葉凡,眼裡不再是欣賞,而是一抹驚訝。

毫無疑問,葉凡窺探中了他內心深處的東西。

隨後,葉天東落落大方一笑:“為什麼你會這樣認為呢?”

“因為以葉先生烹煮小魚的周全,你是不會讓這些禍患存在的。”

葉凡頭腦很是清晰:“現在之所以存在,不過是你需要他們存在。”

葉天東笑容變得深邃。

“其實,你一直絕對掌控著局勢,之所以對葉堂現狀冇太多反應,不過是因為你還在烹煮這條魚。”

葉凡眼裡閃爍一抹光芒:“冇有收鍋入盤子那一刻,一切隱患和打鬨都不過是調味料。”

他覺得,自己儘量高估葉天東,冇想到還是低估了。

葉天東目光多了一絲金屬般的明亮。

葉凡又追問一聲:“七老、四王、少壯派,隻是葉先生你手裡的油鹽醬醋?”

葉天東冇有直接迴應,隻是一拍葉凡肩膀對趙明月開口:

“明月,這兒子,我認定了……”

“吃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