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趙明月打電話的時候,洛非花也還冇有睡。

她一邊把資料狠狠甩在茶幾上,一邊望向平靜如水的葉禁城:

“他就是葉凡?”

“他就是那葉國士?”

“他就是那什麼嘩眾取寵的赤子神醫?”

“給我弄死他,弄死他。”

“一個小醫生敢打我的臉,不把他碎屍萬段,以後我還怎麼在寶城行走?”

洛非花失去了往日風情和端莊,俏臉隻有說不出的仇恨和淩厲。

接著,她又走到門口,一巴掌打在鬼腳七臉上:

“廢物,還無影腳,被人一招打暈,連累我受到羞辱。”

她發泄著心中的憤怒。

鬼腳七冇有半點反應,木訥站在那裡承受怒火。

“媽,彆激動。”

葉禁城起身走到母親身後,把她拉回到沙發坐下,隨後伸手按摩起她的雙肩:

“葉凡看似一個小醫生,但真跟普通醫生不一樣。”

“我以前也覺得他軟弱可欺,結果卻栽了一連串的跟頭,楊破局葉飛揚齊輕眉全部折了。”

“李寒幽在飛機上搞事,金屠強在地麵圍殺,他也蟑螂一樣活了下來。”

“所以你要對付他一定要從長計議,不然很容易被他反殺招致一連串麻煩。”

經過一連串的交手,葉禁城對葉凡有了不小深刻認識,所以儘管憤怒母親被打,但還是能讓自己冷靜下來。

“暗地裡動手不行,那就明麵上問罪。”

洛非花依然憤怒:“衛成河撤離你有冇有對他問責?他腦子進水現場撇下我?”

“我問了,是衛擒虎施壓,老頭在向我傾瀉憤怒。”

葉禁城淡淡一笑:“我不希望衛紅朝欠葉凡人情,就把他郵輪慘案的翻盤機會扼殺了。”

“衛紅朝和衛家無法出風頭,衛擒虎那個小氣鬼就故意跟我們作對,聽到衛成河對付葉凡,他就讓內務府撤離。”

葉禁城輕輕揉著母親肩膀讓她放鬆:

“隻能說葉凡他們命好,恰好遇見衛擒虎鬨情緒,不然他和三嬸要吃不少苦頭。”

聽到是兒子先擺了衛家一道,洛非花俏臉緩和不少,隨後她追問一聲:

“你這樣斷衛紅朝的路,不擔心他心裡不痛快捅你一刀?”

她提醒一句:“而且你最近失去不少人手,如果衛紅朝跟你背道而馳,危害很大的。”

“媽,放心吧,衛紅朝不會背叛我的,寶城始終是葉家的寶城。”

葉禁城不置可否:“冇有我這一棵大樹,衛紅朝他們怎麼上位?”

“再說了,我麾下那麼多七老和四王子侄,慈航齋年輕一代也支援我,區區一個衛紅朝還掀不起什麼風浪。”

“下個月,三叔五十大壽,到時奶奶就會讓他正式宣告少主人選。”

“我這個空喊多年的少主,就會變成葉堂實打實的實權人物,也會獲得相應的三級權限。”

“衛紅朝腦子進水纔會跟我背道而馳。”

他臉上流露著一股自信。

聽到葉禁城這些話,洛非花生出一股自豪:

“成了少主,你要好好發展勢力,囤積財富,結交各國人脈。”

“等你淬鍊個十年八年能獨擋一麵,你三叔也到六十,到時老太太活著,可以讓老太太提議讓他早點退休交班。”

“老太太不在了,兵強馬壯的你也能請你三叔好好休息。”

她對未來有著美好憧憬:“如此一來,媽就是寶城真正的女王了。”

葉禁城一笑:“這是必然的。”

“可趙明月和葉凡這口氣,媽實在忍不下啊。”

洛非花俏臉一沉:“你看看媽的這張臉,被葉凡打成什麼樣子?而且趙明月還要逼我交出明月酒樓利潤。”

“雖然二十億不多,但讓我心裡堵啊。”

她眸子閃爍一抹寒芒:“不行,這口氣必須出,還要儘快出。”

“要出這口氣容易。”

葉禁城伸手拿掉母親臉上的藥貼:“留著這個傷勢去見老太太,趙明月他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洛非花搖搖頭:“不夠……”

葉禁城笑了笑:“那就再加一條命……”

他的手指在茶幾上寫了一個‘高’。

洛非花眼睛微微眯起,不愧是自己兒子,想法這麼默契,不過她依然搖搖頭:“還是不夠。”

葉禁城又是一笑:“那就再加兩個人。”

洛非花坐直身子:“對趙明月和葉凡下手?”

“趙明月雖然瘋癲,但是趙家人,也是門主夫人,還需要轉移資產給我,對她下手不合適。”

葉禁城輕輕搖頭:“葉凡身披國士保護衣,還身手高超,對他下手不容易,輕則損兵折將,重則我們搭進去。”

洛非花冇好氣開口:“那你這所謂的兩人說了等於冇說。”

“我查到一個訊息。”

葉禁城打出一個響指。

一個手下拿來一個平板電腦,打開,十幾張照片慢慢播放開來。

上麵,一大一小,身穿紅衣,在爛漫山花中巧笑倩兮,說不出的純真和明豔。

洛非花眼睛凝聚成芒,相片中的女人讓她嫉妒,不僅比她年輕,還比她嫵媚。

同時她感覺對方有些熟悉。

洛非花問出一句:“這是什麼人?”

“宋紅顏和她的養女茜茜。”

葉禁城輕聲一句:“宋紅顏是葉凡的紅顏知己,可以這麼說,葉凡能走到今天,宋紅顏功不可冇。”

洛非花生出一絲興趣:“這女人對葉凡真這麼重要?”

葉禁城點點頭:“非常重要。”

洛非花話鋒一轉:“那又怎麼樣?你想要派人去境內對付她,然後讓葉凡為她痛哭流涕?”

“雖然我很想看到葉凡這種痛苦樣子,但境內不是我們地盤,十六署也易主,你派人對付她很容易出變故。”

相比葉禁城的年少輕狂,她還是知道境內藏龍臥虎,水深無比。

“宋紅顏和她養女不在境內,她們就在寶城。”

葉禁城貼著母親耳朵低語:“就在淺水灣十三號花園。”

洛非花身軀微震,露出一絲欣喜:“那就不一樣了……”

她感覺可以出口氣了。

她補充一句:“葉家和葉堂的人不能動,我讓洛家人做點事吧。”

“肮臟的事,我們不能做。”

葉禁城一按母親要打出的電話:“這件事,就讓陽國人去做吧。”

“我已經收到訊息,為了給千葉鎮雄報仇,山本次郎親自帶隊潛入寶城,隻是一直冇有把握襲殺葉凡。”

“就讓人把這個禍水引到宋紅顏那裡去吧。”

葉禁城從母親背後離開,揹負雙手望向夜空,隨後向一個手下發出指令:

“另外,通知衛紅朝,整隊準備,我還他一個榮光。”

“山本潛入寶城夜襲無辜,葉堂少壯派儘殲強敵。”

“今晚,就唱一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