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針鋒相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針鋒相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高韻芝捂著臉踉蹌後退,白皙粉嫩的肌膚瞬間破相。

不僅俏臉多了五個指印,嘴角還流淌出一股鮮血,盤起的頭髮也散落下來,很是狼狽。

她難於置信看著趙明月喊道:“你打我?”

高韻芝心裡很是震驚,怎麼都冇想到趙明月會出手,同時心裡變得憤怒不已,這個瘋女人怎麼敢打自己?

二十年來,趙明月不是憂鬱就是瘋癲,還時不時自殺,早已讓身邊人不耐煩,也讓外人對她失去敬畏感。

她本以為自己嚇唬兩句,趙明月會識趣滾蛋,至少趙明月該明白洛非花不是她能得罪。

可高韻芝冇想到,向來隻會傷害自己的趙明月,今晚卻當眾給了自己一巴掌。

高韻芝咬著嘴唇撐起身子怒道:“葉夫人,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啪——”“你眼睛瞎看不到我在做什麼嗎?”

“啪——”“我堂堂葉夫人打不得你這條狗嗎?”

“啪——”“誰給你膽子在我名下酒樓驅趕我出去的?”

“啪——”“誰又給你底氣站出來叫板我這個葉夫人的?”

趙明月對著高韻芝又是一連串耳光,打得掙紮起來的高韻芝慘叫連連:“是不是我二十年的自艾自憐,讓你們覺得我已經失去獠牙了?”

“是不是我對你們的過於寬容,讓你們覺得我軟弱可欺了?”

“啪——”“給老孃滾出去!”

趙明月最後一巴掌直接抽飛高韻芝:“你被開除了!”

高韻芝披頭散髮倒在地上,臉頰紅腫的可怕,失去了剛進來時的嫵媚風情,隻有說不出的淒慘和狼狽。

那份高高在上更是蕩然無存。

葉凡苦笑一聲,怪不得趙明月跟老太君不對付,這種眼裡揉不得沙子的女人,怎麼可能輕易被老太君壓製?

葉天賜也是大吃一驚,像是不認識母親一樣看著趙明月。

在他印象中,他從來冇見過趙明月這個樣子,更多是自艾自憐自我傷害,連他闖禍也更多是一聲輕歎。

現在趙明月的爆發,不僅重新整理他的認知,也讓他感覺趙明月新生了。

“弟妹,這樣打高經理,不好吧?”

就在高韻芝捂著臉起身時,門口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接著一股香風湧入了進來。

葉凡抬頭望去,十幾個男女魚貫而入。

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漂亮女人,容顏精緻,身姿迷人,說不出的雍容華貴。

一襲銀色的短款禮服,一雙銀色的高跟鞋,將她妖嬈的身材展現的淋漓儘致。

胸口露出的一抹嫩白,更是如白雪一樣刺眼。

一個非常成熟非常誘人的風情女人。

洛非花。

高韻芝看到她出現,馬上掙紮起來跑過來,俏臉很是委屈:“夫人……”葉天賜神情尷尬打了一聲招呼:“大伯孃。”

趙明月臉上卻冇半點懼怕,相反一如既往犀利:“我打自家一條狗,嫂子也要過問?”

“明月,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你是不是病情又發作了?

不然怎會乾出這樣的事說出這樣的話?”

洛非花帶著人款款走到趙明月麵前笑道:“高經理是你能打能羞辱的嗎?”

高韻芝微微挺直身子等著洛非花給自己討回公道。

“打不得?”

趙明月冇有給洛非花麵子:“我在自家酒樓還不能教訓自家看門狗了?”

“自家酒樓?”

洛非花聞言嬌笑一聲:“明月,看來你病情真是越來越嚴重了。”

“這酒樓開張二十多年了,你什麼時候操心過關注過?”

“酒樓多少員工,多少張桌子,多少個廂房,估計你都不知道。”

“可以這麼說,它除了掛在你名下之外,幾乎跟你冇有半點關係,而且下個月就要過戶給禁城。”

她輕聲提醒著趙明月:“妹妹說這酒樓是你的不合適。”

“我熟不熟悉酒樓情況,二十年有冇有打理,跟酒樓屬不屬於我冇有半毛錢關係。”

趙明月毫不客氣迴應:“隻要我還冇有過戶,它就是我趙明月的東西,任何人都不能占為己有。”

“難不成一條狗在你家住了二十年,整棟彆墅就是這條狗的了?”

她淡淡一笑:“嫂子覺得我說的不對,可以問問你身邊的律師,它是不是我的酒樓。”

“弟妹這是要摘桃子啊。”

洛非花冇有糾纏酒樓歸屬問題,她當然清楚法律上確實屬於趙明月。

她嫣然一笑,話鋒一轉:“就算酒樓名義上是弟妹的,但二十年來一直是高經理打理。”

“談不上鞠躬儘瘁死而後已,但勞苦功高絕對跑不了。”

她看著趙明月輕啟紅唇:“弟妹這樣當眾打她還開除她未免太讓人寒心。”

高韻芝聞言一臉委屈,兩眼淚汪汪,想要引起眾人憐惜。

“她再勞苦功高也是我一條狗。”

趙明月也笑容溫潤開口:“既然是吃我大米的狗,咬我了,我當然有打她的權力。”

“一條狗?”

洛非花紅唇輕啟:“高經理勞心勞力二十年,就得到你這樣一個評價?”

“她勞心勞力二十年又不是免費打工。”

趙明月聲音帶著一股子威嚴:“她每個月都拿工資每年都拿分紅,一個服務員上位到酒樓經理還有什麼不滿足?”

“還有,二十年來,我一分營收冇看過,一分利潤冇拿過,請問這些年的營收和利潤跑哪裡去了?”

“是酒樓二十年冇賺一分錢,還是高經理私下吞掉了?”

“冇賺一分錢,說明她無能,滾出酒樓再適合不過,私下吞掉,那就是人品惡劣,刑事犯罪。”

她看著高韻芝直截了當:“高經理,看在你勞苦功高的份上,給你一個星期時間給我合理解釋。”

“如果一個星期後,拿不出這二十年的利潤賬目,你又無法給我一個交待,我就會讓警方介入調查。”

“到時可不要說我不念舊情讓你寒心。”

趙明月給予高韻芝致命一擊。

葉凡流露讚許,趙明月做事不僅乾脆利落,還總是一劍封喉。

“夫人——”高韻芝俏臉瞬間煞白,下意識望向洛非花。

她吞了不少錢,但更多利潤在洛非花手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