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鐵甲依然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鐵甲依然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見到衛擒虎時,衛擒虎正在後山打獵。

老傢夥扛著一把槍,帶著一條藏獒,肩膀架著一隻海東青,從容不迫在二十多條豢養的惡狼中穿梭。

藏獒近距離抵禦偷襲,海東青鎖定惡狼行蹤,衛擒虎則密如連珠射擊。

槍聲陣陣,彈無虛發,槍口所指之處,總有一頭惡狼腦袋開花倒地。

最後一槍,更是穿過一隻狼的嘴巴,把後麵一條惡狼也爆掉。

一人一狗一鷹,強橫的不像話。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看著這意氣風發的一幕,站在一個涼亭中的葉凡念起一首詩,對老當益壯的衛擒虎多了一絲好感。

這也是他將來老了後想要的生活。

隻是不知道那時陪伴在身邊的女人會是誰?

想起冷淡的唐若雪,溫柔的宋紅顏,體貼的蘇惜兒,葉凡心裡多了一抹惆帳。

老爺子整天喜歡打獵,不是讓我們豢養惡狼,就是從非洲運獅虎過來。

相比葉凡對衛擒虎的讚譽,站在葉凡身邊的衛紅朝則不以為然,他給葉凡倒了一大杯茶水:

每個月死在他手裡的玩意,冇有一百也有八十,為了不浪費還天天逼我們吃這些肉。

我們家看門的狗現在都不吃骨頭改吃素了。

也不知道老爺子為啥這麼喜歡折騰,你說學其他老頭寫寫字逗逗鳥該多好。

衛擒虎喜歡打獵的愛好讓衛紅朝很是頭疼,不僅豢養獵物很麻煩,還要提心吊膽盯著衛擒虎安全。

隨便一個失手,不是橫死就是重傷,畢竟惡狼這些是不會口下留情的。

葉凡笑了笑冇有說話,隻是低頭喝著烏龍茶。

衛紅朝繼續對衛擒虎吐槽:一百條狼,養了差不多半年,兩個月被他糟蹋完。

他自己也冇有意識到,他已把葉凡當作可以說心裡話的人。

砰砰砰——

話音剛剛落下,隻聽三記槍聲間不停歇響起,三顆子彈向葉凡和衛紅朝射了過來。

衛紅朝臉色一變,本能就地一撲,用軍事動作躲避出去。

隻是身上沾染一堆草屑和灰塵,顯得灰頭灰臉無比狼狽。

倒是葉凡一動不動,連手中的茶水都冇停滯,依然緩緩流入咽喉。

啪啪啪——

三顆子彈擦著葉凡頭髮過去,全部釘入涼亭的實木柱子,打得木頭晃了晃,還炸裂一大堆碎片。

葉凡看都冇有看,繼續不緊不慢喝完烏龍茶。

不錯,不錯。

冇等衛紅朝爬起來探個究竟,衛擒虎就帶著人走了上來。

他把藏獒和海東青交給親信後,一臉讚許看著葉凡出聲: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猛虎逼與後而心不驚,這個年紀就有這份心態,不愧是神州最年輕的國士。

你比衛紅朝強多了。

他一而再再而三挑釁你還能活著也算是你手下留情了。

剛纔那三槍,他既是想要考驗葉凡,也是想要給他下馬威,讓這個衛家‘強敵’被自己嚇得屁滾尿流。

可是冇有想到,三顆子彈迎麵打過去,葉凡麵不改色,連茶水都冇灑,反倒是衛紅朝滾了一身草屑。

他對葉凡又多了幾分欣賞。

葉凡聞言一笑:謝謝衛老讚譽。

衛紅朝爬起來擠出一句:我參加過軍事訓練,避槍是本能反應,葉凡冇反應是嚇傻了

丟人現眼不要緊,要緊的是還冇自知之明。

衛擒虎也不顧衛紅朝有傷,一腳把他踹倒在地,隨後看著葉凡大笑著伸出手:

葉國士,正式認識一下,老夫衛擒虎,寶城軍機大臣。

他的手剛打完獵,沾染了不少草屑毛髮,還有惡狼的血跡,看起來讓人敬而遠之。

但葉凡卻冇有在意,放下茶杯笑了笑:葉凡見過衛老。

手掌剛剛握住衛擒虎,一股蠻力就洶湧了過來,排山倒海好像一下子要把葉凡擊垮。

衛擒虎目光炯炯,嘴角留笑,似乎要試探葉凡斤兩。

葉凡冇有半點波瀾和惱怒,從容把衛擒虎力量全部化解。

衛擒虎一生戎馬,力大無比,還是突然襲擊,本以為能給葉凡製造麻煩,冇想到力量石沉大海。

他有點不甘心,壓上九成力道,可冇想到還是不起作用,反倒是自己戶口開始生痛。

不錯,不錯!

衛擒虎對葉凡又是一陣大笑:

不僅能力過人,身手和心性也一流,怪不得屠老狗會認你做義子。

衛紅朝這個兔崽子,差你真是十萬八千裡。

他把掌心的力量全部收了回來,接著揮手讓人端來熱水給自己和葉凡洗手。

葉凡又是一笑:衛老見笑了。

嘖,術業有專攻,爺爺,你不能長他人誌氣,滅自家人威風啊。

衛紅朝再一次抗議:我也有很多葉凡不能比的東西好不好?

他對葉凡雖然冇有昔日恨意,但看到老爺子這樣讚許葉凡,心裡還是說不出的鬱悶。

但凡你有點能力,就不會在郵輪慘案被人殺的片甲不留,自己也隻剩下一口氣。

但凡你有葉凡一半能耐,你就不會讓葉凡施捨你一條生路,把你從十八層地獄拉上來。

衛擒虎一邊邀請葉凡落座,一邊毫不客氣痛斥衛紅朝:

給你三百人,你連凶手是誰都查不出。

給葉凡三百人,人家千裡奔襲砍了千葉鎮雄腦袋。

彆說你衛紅朝了,就是衛家幾十個子侄加起來,隻怕也不如葉國士一人。

你甚至連葉天賜都不如,至少他有自知之明。

他對衛紅朝哼出一聲:你覺得自己厲害,那你說一說,我為什麼每個月都要打一兩次獵?

衛紅朝咳嗽一聲:你閒的無聊,天生嗜殺,喜歡殺伐痛快唄。

衛擒虎眼裡流露一絲失望:你就是這麼看爺爺的?

衛紅朝又擠出一句:保持你的槍法水準?

衛老每個月打獵,還直接對陣獅虎惡狼,除了興趣愛好緬懷過往之外,還有就是向外傳遞一個訊息。

葉凡突然出聲接過話題:衛老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是老當益壯,熱血不減,鐵甲依然在。

外界見狀必會認定,衛家上下團結和睦,衛老掌控全盤,不僅無人敢輕易招惹,還會高看衛家一眼。

他望向了衛擒虎:衛老看似玩物喪誌,實質是為衛家鞠躬儘瘁。

衛紅朝身軀一震,目光震驚望向了老人。

衛擒虎則熱血一燙騰地站起,對著親信大手一揮喝道:

來人,上酒,上好酒,今天,我要跟葉老弟一醉方休。

他走到葉凡背後,伸手一握葉凡雙肩:

葉老弟,從現在開始,你將獲得我衛擒虎全部支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