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九十章 得加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九十章 得加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初南陵風波,葉凡打廢了宮本但馬守兩大弟子,高橋光雄和千葉結衣。

葉凡還把高橋光雄的血飲狂刀送給了狂熊。

梧桐山一戰,九千歲更是擊殺了幾十名忍者和十幾名宮本子弟。

氣焰囂張的千葉結衣也丟了性命。

不過九千歲還是饒了使團負責人山本次郎性命,隻要了後者兩隻手就讓他帶人滾蛋。

高橋光雄也因此撿回一條性命。

葉凡以為跟高橋光雄再也不會交集,可冇有想到他會出現公海,還帶著人來堵截自己要衛紅朝。

看到這個陰魂不散的敵人,再想到郵輪的一千多條人命,葉凡決定殺光高橋光雄他們。

“殺光我們?”

聽到葉凡的話,高橋光雄獰笑一聲:“憑你也配?”

“葉凡,我知道你是地境大成,不然當初也無法打贏我師父。”

“可這不代表我們就軟弱可欺。”

“為了有朝一日給師父報仇,我們把你當成敵人訓練了幾千遍。”

“而且我大破大立,這些日子已經從玄境巔峰晉升到大圓滿,再來一年半載就能突破地境了。”

他手指一點葉凡吼道:“陽國永不言敗。”

五名同伴隨之繃緊了身子。

“嗖——”

葉凡冇有廢話,腳步一挪,整個人像是利箭一樣爆射。

悍然出手。

衛紅朝和葉天賜戰鬥力為零,葉凡隻能擒賊先擒王,不然隨便一個殺手就砍死兩人。

半秒鐘的時間,呼嘯的破空聲之中,葉凡衝到高橋光雄的麵前。

一拳砸出。

葉凡速度簡直駭人聽聞。

“嗖——”

高橋光雄臉色钜變,來不及出刀隻能吼叫一聲,他對著葉凡拳頭也衝出一拳。

其餘五名忍者也瞬間暴動,伸出雙手拍在高橋光雄後背。

六人眸子陡然變得血紅,氣息瞬間連成一體。

“殺——”

高橋光雄氣勢和力量暴漲,宛如江河傾瀉壓向葉凡。

葉天賜下意識喊道:“大哥小心。”

“死——”

一圈恐怖的殺氣,從葉凡的拳頭爆發出來,悍然沖天而起。

觸碰到葉凡拳頭的高橋光雄,眼中瞬間閃過一道驚恐。

“退!退!”

他猛然尖叫一聲,還全力後退。

但是為時已晚。

他的拳頭,手腕,肩膀,肋骨、脊柱瞬間碎裂。

高橋光雄的半個身子,化為漫天血霧,轟然爆炸。

聯手的五個人也慘叫一聲,紛紛四處跌飛,口鼻狂奔鮮血,墜入海裡失去生機。

隻剩下一口氣的高橋光雄趴在甲板顫抖,眸子殘留著最後的驚恐和絕望。

“你……你……地境……巔峰……”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梧桐山一戰纔過去多久,葉凡又突破一層了?這也太妖孽了。

要知道,宮本但馬守早早地境小成,可修煉了十幾年連地境大成都冇突破……

放眼陽國天驕,無人可以一戰啊。

“看來你的同伴不來救你了。”

葉凡緩緩走到高橋光雄麵前一笑:“還真是符合你們陽國人無情無義性格。”

高橋光雄想要憤怒吼叫,結果卻是腦袋一歪,熄滅了最後生機。

“開船,走人!”

葉凡把高橋光雄一腳踹入大海,隨後對葉天賜微微偏頭。

葉天賜忙捲起袖子去開船,同時眼裡流淌著一抹光芒。

一拳殺六人,太牛叉了。

他現在對葉凡絕對崇拜。

在葉天賜和葉凡迅速逃離金帝郵輪時,幽暗中飄出一艘冇有燈火的船隻。

船上甲板站立著兩批人,一批灰衣,一片黑衣,全戴著口罩,氣息相似的陰森森。

而船隻的前後水裡,也飄浮著數不清的黑衣忍者。

一個個冷漠卻堅韌,幾乎跟大海和黑暗融為一體。

“千葉大人,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冇必要畫蛇添足找葉凡討人,你偏偏不聽。”

灰衣人的前方,站著辰龍,他揹負著雙手望向遠去的葉凡,語氣淡漠:

“現在不僅折了你們櫻花社六名精銳,還可能暴露你千葉鎮雄是幕後黑手。”

他輕歎一聲:“真不該啊。”

辰龍的旁邊,是一個國字臉的陽國人,氣質粗獷,眼神淩厲,雙手遠比常人要修長,給人猿猴之感。

他聽到辰龍的話,又看看遠處飄蕩的高橋屍體,冷笑一聲:

“我派人追殺,不過是想要完成你辰龍的任務,血洗郵輪,斬了衛紅朝。”

“葉凡帶走躲過我們搜尋的衛紅朝,說明還有一口氣,萬一讓他活下來,那纔是真正的不好。”

“櫻花社雖然是陽國地下王者,但依然扛不起葉堂的報複。”

“這次之所以幫烏衣巷的忙,不過是看在咱們多年的交情份上。”

他對著大海輕輕揮手:“你纔是不該說風涼話。”

數不清的黑衣人馬上從大海撤離,遊向不遠處的船隻。

“今晚一戰,你又不是白送我的。”

辰龍保持著人畜無害的笑容:

“烏衣巷欠你的人情,我相信你遲早會要回去的。”

“衛紅朝雖然最後關頭躲了起來,但中了你們七劍,還中了毒素,葉凡就是華佗再世隻怕也救不活。”

“你派高橋光雄他們上去追殺,不過是你對葉凡恨之入骨。”

“當初南陵衝突,你女兒千葉結衣先被葉凡打敗,接著打殘,最後被殺,師父宮本但馬守也被葉凡砍了。”

“你做夢都恨不得要葉凡的命。”

“隻是你又擔心葉凡身手太變態殺不死,反而把自己搭入進去,所以就派高橋光雄打著殺衛紅朝幌子對葉凡出手。”

“殺了葉凡,可以出口惡氣,也能告慰女兒,殺不死,也不損失元氣,還能窺探葉凡能耐。”

“老朋友,你啊,瞻前顧後,換成我是你,要麼不動手,要動手就全力以赴。”

“剛纔如果決定殺葉凡,我是你,就會把今晚的忍者殺手全部殺上去,然後自己也提刀殺個你死我活。”

他拍拍千陽國男子的肩膀:“這樣魚死網破,或許你能要了葉凡的命。”

陽國男子,千葉鎮雄,陽國櫻花社負責人,也是宮本但馬守大弟子,千葉結衣的父親。

“辰龍,彆給我說這些風涼話。”

千葉鎮雄也冇有發怒,隻是冷冷出聲:

“你今晚借櫻花社報複衛家,還搶走郵輪現金、帝豪私錢賬本和金氏軍火線路,讓你可以籌碼十足跟金豪他們談判。”

“你們輕則能把黃金從三角洲運走,重則可以分金帝兩家一杯羹。”

“我幫你這麼大的忙,也就如你所說,你欠我一個人情。”

“這人情很簡單。”

他冷笑一聲:“你們烏衣巷殺了葉凡。”

“殺葉凡?”

辰龍聞言臉色一寒,義正辭嚴喝道:

“千葉鎮雄,你腦子進水?借你勢力一用,你就要我去殺葉凡還人情?”

“先不說葉凡身手過人,難於刺殺,烏衣巷以前還因為襲擊連連失敗吃了大虧,十二生肖也剩下我這個光棍。”

“就說我跟葉凡深厚的兄弟情……我們吃過飯,喝過酒,還磕過頭,實打實的結拜兄弟。”

“情深義重,生死相托,我為他能赴湯蹈火,他為我能兩肋插刀。”

“你讓我這個做大哥的去殺弟弟,這不是要陷我辰龍不仁不義嗎?”

辰龍盯著千葉鎮雄落地有聲:

“得加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