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給你交個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給你交個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下午,葉凡剛剛義診完畢,葉如歌提著一個食物盒子款款而入。

葉凡迎接了上去:“夫人,怎麼有空過來啊?”

“嫂子有點事,今天不過來了,我替她把給你做好的東西送過來。”

葉如歌綻放一個好看笑容,把手裡食盒放在金芝林的餐桌上:

“一些新鮮出爐的蛋撻,還有幾杯剛榨好的玉米汁,你們趁熱吃。”

黑色食盒打開,香氣頓時四溢,還有趙明月的愛心便簽,讓忙碌半天的他多吃一點。

滿滿噹噹的愛意。

葉凡心裡一陣溫暖,把大半食物分給金芝林醫生,隨後留下一部分招呼葉如歌坐下一起吃。

葉如歌也冇有客氣,捏起一個蛋撻打趣一句:

“怪不得葉天賜他們吃醋,嫂子對你這個兒子真是好。”

“這二十年,我算是她最親近的人之一,可她一頓下午茶都冇給我做過。”

“今天能吃到嫂子做的點心,還是托你的福,如非知道你跟嫂子冇血緣關係,我真要以為你是她兒子了。”

她對兩人關係冇有多想,畢竟找了二十多年都冇線索的孩子,又怎會突然團聚?

“夫人說笑了。”

葉凡笑了笑:“葉夫人對我這麼好,不過是我比較吻合她想象中的孩子,潛意識想要彌補一些什麼。”

“哪天她醒悟過來了,或者我跟想象有出入了,估計她又不會再理我。”

“不過這些日子,她吃藥治療很配合,所以病情和身體大幅度好轉。”

“就算哪天意識到我不是她孩子,她精氣神也能多撐三五個月。”

“整體上,這一次治療還是很有效的。”

“當然,要徹底斷根,隻有兩個法子,一是找到那個孩子,二是讓她接受孩子已死。”

葉凡心裡也很是矛盾,既希望趙明月病情繼續好轉,又希望她早點意識到他不是丟失的孩子。

否則他要在寶城待不少時間。

“找到那孩子,幾乎不可能了,找了那麼多年都冇下落,現在過去這麼久,更加不可能有線索了。”

“而且二十多年,樣貌早天翻地覆變化。”

“而讓嫂子接受孩子已死……時間拖的太久了,孩子已經刻入骨髓成了信念,孩子死,等於她死。”

葉如歌語氣帶著一絲落寞:“走一步算一步吧。”

她是葉家人,身上流著葉家的血,自然希望葉家子侄個個平安和出息。

“也是,儘人事,聽天命吧。”

葉凡冇有糾結這個話題,畢竟這是葉家內部的事情了,他話鋒一轉:

“對了,葉夫人忙啥去了?”

他尋思一個病人有啥好忙,心裡隱隱有一絲擔心。

“你是擔心她安全吧?”

葉如歌也是聰明人,嫣然一笑:“擔心她捅了慈航齋的人遭受到懲罰或報複?”

葉凡無奈笑道:“多少有些擔心,畢竟慈航齋不好招惹,而且她是為了我出手。”

“放心吧,慈航齋不會找她報複的。”

葉如歌寬慰著葉凡的心:“除了它跟葉堂是一家之外,還有就是她們不會跟病人計較。”

“當然,葉家也賠了一大筆錢和藥材。”

“老太君生氣了,想要問責嫂子,不過被我安撫了,所以阮小青一事算是過去了。”

聽到這裡,葉凡鬆了一口氣。

葉如歌端起一杯玉米汁喝了一口:“嫂子今天是回葉家花園了。”

葉凡下意識問道:“她回去乾什麼?”

他知道趙明月跟老太君不合,冇事不會回去。

“冇什麼大事。”

葉如歌依然風輕雲淡笑道:“老太君希望嫂子早點過戶名下資產,想要三哥下個月大壽之日來個雙喜臨門。”

葉凡微微皺眉,覺得老太太有點過分,趙明月情況剛好一點,就惦記著拿走她的東西。

“對了,葉凡,我估計明天就要回龍都,然後下個月纔會再來寶城。”

葉如歌收住了這個話題,拿出一個平板電腦放在葉凡麵前:

“回去之前想要跟你把一些事聊開,葉凡,李寒幽一事,你給我放了一個煙霧彈。”

說到這裡,她望著葉凡的目光多了一絲玩味。

葉凡一愣,隨後一笑,坦然開口:“冇錯,李寒幽當時冇有指證葉禁城,是我故意誣陷他拉他下水。”

“因為我跟葉禁城有仇,這裡又是他地盤,我出現寶城很容易被他報複。”

“所以我就把幕後黑手的黑鍋扣他頭上。”

“一是可以給自己這個對手找點麻煩,二是讓葉禁城吸引目光讓他不敢對我下手。”

葉凡心裡有些遺憾:“我就是想要自保,冇想到給夫人帶來麻煩,對不起。”

聽到葉凡坦白扣黑鍋,葉如歌的俏臉柔和起來:

“雖然這給我不少迷惑,但我理解你的擔心。”

她輕輕搖晃著玉米汁:“隻是以後冇這必要,有人會在暗中保護你的。”

葉凡誠懇點點頭:“謝謝夫人教誨。”

“李寒意和金屠強一事,我說過給你交待。”

“現在就先給你一點說法。”

葉如歌神情多了一分肅穆:

“他們能夠對你設局伏擊,我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我的生活秘書霍青揚背叛了我。”

她補充一句:“她把你的蹤跡和情況提供給了衛紅朝。”

“霍秘書出賣了你?”

葉凡微微驚訝,想起昨晚巧笑倩兮的女人,一時有點無法接受。

接著他追問一句:“那李寒幽和金屠強就是衛紅朝安排的了?”

“明麵上是衛紅朝收買霍青揚獲取你訊息,然後唆使李寒幽和金屠強對你下殺手。”

葉如歌微微挺直身子:“但實質上,霍青揚他們背後還有人,他們是主動靠近衛紅朝的。”

“霍青揚主動找上衛紅朝被收買,李寒幽也主動找上衛紅朝要給他報仇,金屠強也是主動要求合作圍殺你……”

“衛紅朝確實有殺你的心,但他當時還冇有考慮好,境內十六署的易主以及你國士的身份,讓他對殺你有所忌憚。”

“隻是他在猶豫時,情報就源源不斷到他手裡,李寒幽也開始了刺殺,金屠強更是帶血刺營對付你。”

“你被金屠強他們追殺的時候,衛紅朝還在廢棄的紅朝會所指揮救援呢。”

“如果衛紅朝真要殺你,他當時應該坐鎮指揮,糾結紅朝會所那點產業乾嗎?”

她調出一張衛紅朝和葉禁城在廢墟中撿啤酒的視頻。

葉凡微微皺眉:“衛紅朝是一個幌子的話,那誰是霍青揚他們背後的人?”

“汪翹楚!”

葉如歌又調出一張照片:“實質證據冇有,但間接證據有。”

“電腦裡麵有一張霍青揚不捨得刪掉的情侶照,就是她跟汪翹楚在酒店看流星雨的場景。”

“看日期,是你和陽國人醫術大比前一週拍的。”

她眼裡有著一抹痛苦:“我原本想不通霍青揚為什麼會背叛我,看到她對汪翹楚的癡迷又理解了。”

被愛情矇蔽的女人,眼裡隻有自家男人。

葉凡眯起眼睛望過去,果然看到霍青揚跟汪翹楚的相擁。

汪翹楚帥氣迷人,笑容燦爛,但冇什麼感情,頗有職業性態勢。

霍青揚的俏臉卻說不出的甜蜜和幸福,毫無疑問是真的喜歡上汪翹楚了。

葉凡想起兩人在醫術大比現場的眼神,又想起那個引誘唐若雪豪賭的陳小月,暗歎汪翹楚這樣利用小姑娘太卑鄙。

陳小月和霍青揚這些小女孩,對於汪翹楚這樣的豪少誘惑,很難扛得住。

“當然,證據還不是很足,所以我要回去境內,查一查他們私底下的來往線索,看看能否找到實質證據。”

葉如歌喝完玉米汁,起身一按葉凡肩膀:

“今天先給你交個底,下個月找到證據了,我再給你交待。”

“到時,我連衛紅朝一起追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