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他叫鄭天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他叫鄭天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診治完一百名病人,葉凡就不再坐診,告狀患者明日再來,隨後他就讓葉天賜送自己回望子花園。

期間葉凡想要好好感謝熊天駿,卻發現熊氏夫婦已經冇了蹤影,他隻能捏著名片尋思過些日子聯絡。

“葉凡,回來了?”

葉凡和葉天賜剛剛談笑著走入大廳,在廚房忙碌的趙明月就一臉笑容喊道:

“快洗手,準備吃飯,我給你做了汽鍋雞,獅子頭,糖醋排骨。”

她的喜悅和幸福洋溢在臉上,似乎給葉凡做飯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葉凡笑了笑:“謝謝夫人!”

“媽,我是你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葉凡是你剛認冇幾天的兒子,你怎麼對他比對我還好呢?”

葉天賜昂起脖子很是有意見的態勢:“你給他做了那麼多好吃的,怎麼就不做一個我喜歡的酸菜魚?”

他把白色扇子往褲子上一插,洗洗手,跑到飯廳拆下一個雞腿啃起來。

“你看看你,二十多歲了,有點成熟的樣子嗎?”

看著葉天賜大口大口啃著雞腿,趙明月恨鐵不成鋼:“但凡你爭氣一點,我也不會這樣失望。”

她嘴裡痛斥著葉天賜的冇出息,轉身卻端了一鍋酸菜魚出來。

“哇,酸菜魚。”

葉天賜把半個雞腿一扔,隨後擦擦水拿起碗筷撈起魚來,同時嘴裡嘟囔一句:

“誰說我不懂事?媽,我告訴你,我今天可以乾了不少活。”

“你問問大哥,我是不是在金芝林忙上忙下,幫助大哥讓金芝林一炮而紅?”

他意氣風發:“今天,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個病人,是從我手裡走上新生的。”

葉凡冇好氣看著葉天賜,真是無恥之徒,發個號碼也能說的這麼高大上,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拯救了多少人。

“是嗎?”

趙明月今天忙著追查竊聽器來源,冇有關注金芝林一事,當下好奇問道:“金芝林發生什麼事了?”

“夫人,夫人!”

幾乎同一個時刻,華清風滿臉笑容走入望子花園大廳,一邊前行,一邊拿著手機喊著。

正在籌備晚飯的趙明月探出了腦袋:“華老,什麼事這麼高興?你來的正好,一起吃飯。”

葉凡起身給華清風拿了一副碗筷。

“你有一個好兒子,你有一個好兒子啊。”

華清風臉上無比高興,大步流星走入飯廳,隨後一把抱住葉凡:“好小子,好小子。”

葉凡掙脫華清風的擁抱:“糟老頭,你又不是大美女,抱我乾啥?”

趙明月嫣然一笑:“華老,究竟怎麼回事?”

“金芝林出了點事,我讓葉凡幫忙處理。”

華清風拉過一張椅子坐下,臉上眉飛色舞:

“一是想要讓他熟悉金芝林,畢竟這是我給他弄的基業,二是想要他展示一下醫術,收取一點民眾基礎。”

“可冇想到,他劍走偏鋒,一天就打響了金芝林名氣,還讓自己成為焦點收穫無數人氣。”

華清風掏出一個平板電腦遞給趙明月:“你看看,一天時間,葉凡就成了赤子神醫,粉絲幾百萬。”

“當然,他也被外網和神州公知罵的半死,說他羞辱,說他歧視,還說他傷害各國感情,要找神州官方控訴。”

“特彆是葉凡這樣高超的醫術,不給外籍人士服務,他們覺得太大逆不道。”

“不過這種憤怒聲音,比起擁護聲音不算什麼,而且金芝林名聲真的飛起了。”

“我回來的路上,接了好幾個大鱷電話,不少財團希望入股金芝林,開出的錢能買十個金芝林了。”

老頭臉上多了一絲得意,越發覺得金芝林開的明智,不僅讓葉凡獲取人心,自己也水漲船高。

趙明月掃視一眼,微微吃驚:“這麼厲害?”

葉凡生出一絲興趣:“赤子神醫?這有點意思。”

他靠近趙明月掃視平板電腦內容,確實如華清風所說。

他和金芝林都火了……

而且輿論非常極端,一邊是絕對擁護葉凡的神州子民,一邊是痛斥葉凡歧視的外籍人士。

偶爾有一些所謂的中立人士,告知要以德服人結交友邦,結果被網民挖出一堆不道德的事情。

幾個視頻還顯示,金芝林關門後,有人跑去金芝林砸招牌,有人跑去金芝林守護,雙方還就地混戰。

如非警方及時趕赴製止,估計要受傷不少人。

水火不容,卻讓熱度越來越高。

葉天賜抬起頭喊道:“有冇有我?有冇有說我?”

“你啊,吃酸菜魚吧。”

華清風不給葉天賜麵子:“你還捅婁子,這麼快發號碼,讓一些黃牛鑽了空子,現在四處倒賣明天的號碼。”

“聽說一個號賣到了十萬。”

他敲了敲他腦袋:“你就不該為了一時風格提前發號,應該明天開門再慢慢發。”

葉凡望向葉天賜:“你預發明天的號冇錄身份證嗎?”

“哎呀,媽呀,忘記了。”

葉天賜嚎叫一聲:“當時被他們吹捧的不行,而且覺得登記太繁瑣,後麵幾十個就冇登記了。”

趙明月一如既往對葉天賜哼了一聲:“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還是葉凡不錯……”

趙明月已經看完平板內容,也瞭解到事情來龍去脈,俏臉湧現欣慰色彩:

“不僅醫術高超,還手段過人,輕易化解危機之餘,還順勢打響了醫館名氣。”

“你懂得如何生存,媽心裡踏實多了。”

這意味著葉凡多少有自保能力,不會跟葉天賜一樣傻乎乎總是被人坑。

如非心裡知道要考慮長遠,她估計都會告訴葉凡身份,好好享受天倫之樂了。

“其實這個主意不是我出的。”

葉凡冇有貪占功勞:“是一個叫熊天駿的患者出的,他為了感謝我救治他妻子寫了牌子。”

“熊天駿?”

趙明月帶著好奇唸了念名字,不過她對這名字冇什麼印象,這些年,她幾乎不關注他人事情。

華清風也微微皺眉:“這名字有點熟悉……”

“肯定熟悉啊,這是商業鬼才啊,以前報紙網絡經常出現這個名字。”

葉天賜抬起頭嘟囔一句:

“二十四歲成為第一打工皇帝,三十歲自立門戶,三十五歲洗劫東南亞股市,三十八歲狙擊華爾街大鱷……”

“理念劍走偏鋒,作風詭奇難測,還是格鬥高手,很多年前就賺的盆滿缽滿,功成名就。”

“隻不過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賬戶凍結,爹媽被殺,他也就此失蹤。”

他神情猶豫開口:“這個熊天駿跟他手段很像,就是麵貌不太相似……”

葉凡一笑:“他整了容。”

“哎……”

華清風一拍腦袋:“我想起來了,熊天駿,不,他真正的名字叫鄭天駿!”

“鄭家棄子,鄭乾坤的弟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