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不得醫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不得醫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如入無人之境。

擋在前麵的病人和家屬、看客紛紛讓開。

葉凡剛纔露的一手,已經狠狠震驚了眾人,一分鐘,治好十幾名病情突變的患者,這醫術是何等的驚人。

至少在他們看來,葉凡勝過金芝林的四個醫生。

“站住!”

就在葉凡靠近黃衣女子時,蹲在旁邊抹眼淚的家屬,一箇中年男子騰地站起,對著葉凡一揮拳:

“我不會相信你們金芝林了,金芝林全是庸醫,我要等救護車。”

“你敢動我老婆,我非打死你不可。”

他目光死死盯著葉凡喊道:“而且我老婆有事,我也不會放過你們金芝林。”

看到這裡又起衝突,無數看客又靠攏了過來,興奮不已瞧熱鬨。

葉凡抓住中年男子揮來的拳頭,坦然迎接著對方的目光:

“你左手半年前斷過,恢複的不是很好,一到下雨就會劇痛。”

“你的右腳肌腱也撕裂過,差不多有三年,但冇有好好治療,所以你現在跑步跑快就會突然無力摔倒。”

“你的肋骨也斷過,前後斷了十幾次,五臟六腑也受過重創。”

“還有,你整過容的臉因為經常遭受痛擊開始發炎。”

“你最好早點治療,另外早點離開黑拳陪練這個平台,不然你將會毀容和丟掉性命。”

葉凡把中年男子的手甩了回去,淡定從容娓娓道來:“不為你自己著想,也該為老婆著想吧。”

葉天賜清晰看到,中年男子目瞪口呆,好像遇見鬼一樣,整個人完全石化了。

毫無疑問,葉凡所言句句屬實。

中年男子張張嘴巴喊道:“你怎麼知道……”

如不是確認自己整容整到爹媽都不認識,他都要懷疑葉凡是來追殺他的人。

“嗖嗖嗖——”

葉凡冇有迴應他,隻是來到黃衣女子身邊,後者臉色發黑,雙眼緊閉,假死了過去。

葉凡讓金芝林醫生拿來一盒銀針,消毒後馬上動作利索救治起來。

中年男子想要阻攔,但最終咬著嘴唇不動。

片刻之後,黃衣女子就臉色好轉不少,額頭還滲透汗水,隻是還冇動彈和醒來。

不少人紛紛搖頭,不認為葉凡能讓患者死而複活。

幾個鬼佬記者趁機美滋滋繼續抹黑中醫:華醫逞強,再害患者,醫館滿地死者手機……

葉凡擦擦汗水,又拿出銀針刺入黃衣女子頭顱,同時不引人注意拿出將軍玉。

他拿將軍玉對著按在患者印堂上。

“嗖——”

很快,黃衣女子身子一抖,尖叫一聲,睜開了受到驚嚇的眼睛。

“老婆,你醒了?”

中年男子見狀欣喜若狂,上前一把抱住女人。

“天駿,我好怕,夢到好多厲鬼纏著我……”

黃衣女子也顫抖著抱住男人,足足過了一分鐘才穩定下來。

“哇,她醒過來了,她好了。”

人群響起了一陣歡呼。

“你老婆羊癲瘋被我治好了大半,隻要按照我的藥方喝一個月中藥,她就會徹底康複。”

葉凡洗洗手開了一個藥方給中年男子:“而且她還會恢複懷孕的能力。”

中年夫婦欣喜若狂:“我老婆還能懷孕?”

黃衣女子多年都無法懷孕,去醫院檢查也冇結果,隻是體質問題,具體原因就不清楚了。

“當然,不過前提要丟掉那兩個小商鏡。”

葉凡手指一點黃衣女人和中年男子脖子掛的一個小鏡子:

“這兩麵商鏡,叫鴛鴦鏡,是古董,商朝時候的,但並非日常用品,乃是苦命鴛鴦死時用來陪葬的,即用鏡殉葬。”

“鏡子後麵雕刻的異獸猙獰可怖,應該是為了將墓主人魂魄困住,困的越久怨氣越大,乃至於會成為凶煞厲鬼。”

“總之,它是一個陰邪之物,這位太太常年戴在身上,身子陰寒,自然難於懷孕。”

葉凡把將軍玉揣回了口袋:“甚至可以這麼說,羊癲瘋越來越嚴重也是它引發的。”

中年男子瞪大著眼睛:“那我怎麼冇事?”

葉凡看著中年男子淡淡開口:

“你之所以冇事,一為你陽年陽日陽時出生,陽氣非常旺盛,二是你常年打拳,殺意濃重,難於靠近!”

“但當你老一點,或者身體毀損過度,無法凝聚殺意,也會受到它的影響。”

“你不覺得,你今年以來比以前受傷要多很多嗎?”

他給出一個建議:“所以冇什麼紀念意義的話就丟了。”

聽到葉凡這些話,中年男子的臉色已經有些發白,黃衣女子更是身上雞皮疙瘩起來,身子有些微微發抖了!

這種邪門的事,他們不想相信,可葉凡所言全都應驗,他們不得不信。

“小先生高才,我們夫婦受教了。”

中年男子很快反應過來,掏出一張銀行卡開口:

“這是我們的診金,一萬塊,不多,略表心意。”

“而且醫館的損失全部算我們的,你們估算一下需要多少錢,我……過幾天給你們送來。”

妻子的病走訪諸多醫生都冇效果,如今在金芝林得到解決,他自然是感激不儘。

“另外希望小先生幫個忙,幫我們處理了這一對鴛鴦鏡。”

他還把自己和妻子的鴛鴦鏡摘下來放在桌上,一臉期盼看著葉凡希望它幫忙解決。

“行,我幫你處理。”

葉凡很痛快答應了下來,隨後把銀行卡推了回去:“不過錢不能收。”

“金芝林答應了義診三天,就會分文不收義診三天。”

“每天一百人!”

除了金芝林承諾過義診外,還有就是葉凡看出中年男子也不寬裕,不然也不會去做什麼黑拳陪練。

“小先生——”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這怎麼行?你今天治好我妻子,還化解我們煞氣,東西也是我們砸的……”

“是我們學醫不精,不能怪你們打砸。”

葉凡淡淡一笑,隨後在診桌前落座:“當然,你們要對這些受傷醫生道歉賠償。”

中年男子忙向幾個金芝林醫生說對不起和賠償。

金芝林醫生接受了他的道歉,但也堅決不收對方賠償。

“小先生,這是我名片。”

中年男子對葉凡很是感激,隨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葉凡。

葉凡掃過一眼笑道:“熊天駿?好名字。”

“熊天駿?”

靠近葉凡的葉天賜微微皺眉:“這傢夥的名字……怎麼跟失蹤三年的華爾街商業鬼才一樣啊……”

“小先生,你們不收診金,不收賠償,我們夫婦實在愧疚。”

熊天駿看著葉凡很是誠懇:“這樣,如果不嫌棄的話,我想為金芝林拉一波人氣。”

“小先生醫術神乎其技,隻是缺乏一個被關注的機會。”

他看著葉凡:“一旦有機會展示,結合小先生的醫術,金芝林必能聲名鵲起。”

葉凡輕笑一聲:“你能讓它一炮而紅?”

熊天駿撥出一口長氣:“小先生能承受多大詆譭,我就能讓你收穫多少讚譽。”

葉凡生出了興趣:“好,熊大哥放手而為,隻要一炮而紅,再大風雨我也能承受。”

熊天駿也很是痛快,不再廢話,讓金芝林找來一塊木板,隨後躲入一個房間奮筆疾書。

“砰——”

十五分鐘後,熊天駿把木板戳在金芝林門口。

招牌隻是一亮,全場瞬間暴動。

無數外籍人士憤怒不已。

“非我族類,不得醫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