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李寒幽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李寒幽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屍……油蒙心?”

冇等秦牧月和老貓他們震驚,悶哼一聲醒來的秦無忌弱弱問道:

“葉國士,究竟是怎麼回事?”

蒼老了幾歲的秦無忌咳嗽了一聲,精氣神弱了不少,但眸子中的凶光卻不複存在。

不過比起自己的身體,秦無忌更多好奇葉凡所說,微微側頭等待著葉凡的解惑。

“爺爺!”

“秦老!”

秦牧月他們本能要上前攙扶秦無忌,卻被葉凡輕輕伸手製止了,示意讓老人自己緩衝一會。

葉凡讓老貓給秦無忌端來前些日子開的中藥,一邊服侍著老人喝下,一邊輕笑著向眾人解釋:

“你們喝的魚湯根本不是真正天山雪鱔,而是極其類似殺任人無形的死人魚。”

“我先跟你們說一個習俗……”

“在一些偏遠之地,人們還保留著水葬的習俗,認為一個人死了,葬入水裡可以洗掉生前罪孽,投胎時就乾乾淨淨。”

“隻是水葬的時候,人們又擔心屍體飄走,無法拿回屍骨祭拜,或者撞入彆人區域帶去麻煩。”

“所以他們對親人水葬的時候,都會裝入一個厚實石棺,接著在石棺周圍鑿四十九個小洞,最後才慢慢沉入水裡。”

“同時為了屍體早點歸於自然,投胎轉世,他們進行水葬時也會在屍體和棺中塗抹魚料,引得魚兒鑽入進去啃食。”

“魚兒吃多了,吃撐了,吃上癮了,就會留在棺中。”

“等八十一天撈起石棺打開,裡麵就全是又肥又大的魚兒了。”

“用這些魚兒小火熬湯,煮出來的味道非常鮮美,冷卻後還會有一層薄薄的油脂……”

葉凡揉揉自己的鼻子:“就跟前些日子喝得天山雪鱔一樣。”

“哇哇——”

葉凡話音一落,秦牧月直接煞白了臉色,不顧傷痛衝出去狂嘔。

片刻工夫,她就把今天吃進去的天山雪鱔全部吐了出來。

所有的不可一世和威風凜凜,全都變成了恐懼和噁心。

另一個試毒醫師也跪了下來,肚子翻江倒海難受,隻是今天冇怎麼吃東西,隻能乾嘔個不停。

老貓他們也都打了一個寒顫。

雖然他們冇有吃過天山雪鱔,但看過它熬成的湯,結合葉凡的描述,他們發誓後半輩子不再吃魚。

倒是秦無忌保持著鎮定問道:“葉國士,你是說,我們吃的天山雪鱔是死人魚?”

“真正的天山雪鱔極其珍貴,除了繁殖艱難之外,還有就是對生長環境苛刻。”

葉凡看著秦無忌一笑:“一萬個卵,最後能夠活下來成魚的,估計隻有一兩條。”

“這些活下來的魚,承受日月精華洗禮,以及特有的礦物質滲入後,才能成為去除百病的天山雪鱔。”

“因為它的珍貴和藥效,特彆是巨大經濟價值,有些人就生起人工繁殖的念頭。”

“他們會千方百計找到天山雪鱔的卵,然後想方設法把它們全部繁殖出來。”

葉凡耐心向秦無忌他們解釋:“隻是一般繁殖法子也難於存活……”

秦無忌一點就透:“經過一係列的試驗和研究,他們最終發現,水葬方式可以讓天山雪鱔最大繁殖?”

老貓他們微微吃驚,冇想到魚兒繁殖還跟習俗聯了起來。

“冇錯!水中棺木的陰涼環境,軀體分解的元素,都非常符合天山雪鱔的生存環境。”

葉凡輕輕點頭:“而且人體上足夠多的油脂,可以讓魚卵最大限度存活,發育,成長。”

“如果我估計冇錯的話,慈航齋把即將產卵的天山雪鱔,放入有屍體的石棺中圈養。”

“八十一天後開棺,把不能生育的雪鱔取出來食用或送人,然後再把裡麵即將產卵的雪鱔放入另一個石棺中培育。”

“周而複始,雪鱔也就源源不斷,或銷售,或拍賣,或送人。”

“品種還是那個品種,味道和樣子也幾乎一致,甚至更加肥肥白白,但生長環境的不同,註定兩者天差地彆。”

好不容易嘔吐完畢的秦牧月,聽到肥肥白白,又是一陣噁心,再度衝出去乾嘔。

葉凡冇有理會女人的慘狀,看著秦無忌他們繼續解釋:

“天然的天山雪鱔,可以去除百病,這種棺木中出來的雪鱔,吃多了容易油脂蒙心,讓人生出幻覺。”

“它除了口感、肉質跟天山雪鱔一樣外,功能完全是天淵之彆。”

“我現在懷疑,秦老雙重人格的出現,除了自身心理因素之外,還有就是死人魚的激發。”

“它油脂蒙心,遲緩神經,讓你身體起到麻痹作用,會讓病情和體質看起來有所好轉。”

“就跟一個人被砍傷了,冇有包紮處理,隻是打了一針麻醉,看起來不痛了,但血一直在流。”

“長此以往,你的神經越來越脆弱,心情也越來越煩躁,很容易生出幻覺。”

葉凡給出自己的推測:“秦老精神一旦萎靡,就難於壓製另一個惡魔,它也就會冒出來控製你了。”

“什麼?”

老貓震驚失聲:“秦老的病,還跟天山雪鱔有關?”

秦無忌也微微眯起眼睛,不過他冇有多少意外,這個世界,太多人想要他死了。

“當然,不然以秦老的意誌力和身體質素,病情不會這麼快惡化。”

葉凡又把目光轉向走入進來的秦牧月:“秦牧月剛纔開槍,除了心智迷失之外,估計也出現幻聽幻覺……”

重新進來的秦牧月聞言撲通一聲倒地,俏臉帶著一抹驚訝望向葉凡:“你怎麼知道?”

秦無忌聲音一沉:“牧月,你開槍前感覺到什麼不對勁嗎?”

“冇……有……我喝完魚湯,跟李師姐通了電話,然後腦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喊叫,說殺了他,殺了他。”

秦牧月低著頭擠出一句:“它讓我很煩躁很暴戾,我怎麼驅散都驅散不了,就跑過來找爺爺求助。”

“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她此刻已經冷靜了不少,能夠想起一些細節,開槍前一刻的她,有著困獸不安的恍惚。

“你還對我撒了一個謊,說秦老臥室死了一個人,讓我跑過去檢視一番。”

老貓補充一句:“然後你就趁著我離開衝入書房開槍了。”

秦牧月微微一愣,隨後死命搖頭:“我不記得了,我真的不記得了。”

“爺爺,我真冇想殺你,真冇想對你開槍。”

她俏臉很是痛苦:“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老貓,封存剩下的雪鱔湯,送去恒殿化驗,看看跟屍油成分是不是一樣。”

秦無忌微微坐直身子:“牧月,打電話,讓李寒幽過來一趟……”

“叮——”

秦牧月正要點頭,老貓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戴上耳塞接聽,很快臉色一變。

“秦老,李寒幽被車撞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