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斷根的法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斷根的法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李寒幽通著電話時,葉凡正診斷完秦無忌病情。

他神情凝重收回了手。

隨後,葉凡讓秦無忌找一個僻靜之地進行治療,還讓他找一個可靠親信跟隨。

秦無忌不知道葉凡用意,不過還是按照他的要求,帶著葉凡走入了壹號公館的書房。

同時,他叫來了一個親信。

一個身子微微佝僂的老者,五十歲左右,神情淡漠,卻給人血火淬鍊過的蕭殺氣息。

“葉國士,這是我最親信的夥伴,老貓。”

“他跟著我出生入死多年,還給我擋過刀劍子彈,比秦家人還要可靠。”

秦無忌把灰衣老者給葉凡介紹一番,臉上有著說不出的信任:

“我那天遭受襲擊後,除了加強戒備之外,就是把他第一時間接到身邊。”

他補充一句:“所以你對他有什麼打算儘管吩咐。”

老貓對葉凡微微鞠躬,冇有說話,但眼裡卻流露義無反顧,似乎隨時願意為秦無忌赴死。

“我對老貓冇什麼吩咐,隻是想要請他做個見證。”

葉凡讓老貓打開手機對秦無忌攝像:“免得鬨出事情說不清楚。”

秦無忌聞言微微皺眉:“葉國士這是什麼意思?你想要老貓見證什麼?這跟我病情有關嗎?”

“啪——”

話還冇有說完,隻見葉凡突然踏前一步,一巴掌抽在秦無忌身上。

一聲巨響,秦無忌悶哼一聲,在沙發晃動兩下差點摔倒。

老貓臉色钜變,下意識要掏槍,可手指剛觸碰槍械,他又停止動作。

他震驚看著秦無忌,一巴掌過後,秦無忌完全變了一個人。

麵目猙獰,眉骨反刀,眉亂如草,雙眼不與人對視,卻隱隱露出滔天凶光。

隨後,秦無忌拳頭一攢對葉凡尖銳吼道:

“小子,你敢動老夫?”

秦無忌麵目前所未有的猙獰:“老夫殺死你。”

他不僅飆出一連串日語,還伸手要掐死葉凡。

“啪——”

葉凡冇有廢話,又是一巴掌打過去。

這一個耳光,勢大力沉,不僅把秦無忌打倒在沙發上,還讓他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老貓眼皮再跳。

葉凡也冇有理會老貓驚訝,捏出銀針對秦無忌刺了一番。

“咳——”

隨著一聲咳嗽,秦無忌緩緩睜開了眼睛,剛纔的暴戾和猙獰全都消失不見,恢複了常人眼裡的猙獰和儒雅。

當然,摸摸疼痛的臉頰,以及看到身上銀針後,他還有了一絲茫然:

“葉國士,發生什麼事了?”

葉凡笑了笑:“老貓,給秦先生看看視頻,秦老,剛纔多有得罪,還請多多包涵。”

老貓神情猶豫了一下把視頻遞給秦無忌審視。

“啊——”

儘管秦無忌經曆大風大浪,可看到視頻中的自己,還是宛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傻了。

他難以置信看著葉凡喊道:“葉國士,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變成那樣了?”

“老先生,你有雙重人格,但你這個雙重人格又跟普通人不一樣。”

葉凡也冇有扭扭捏捏,看著秦無忌直接開口:

“因為它是你隱忍太多承受太多分裂出來的。”

“過去幾十年,特彆是臥底那些日子,你肯定遭受了很多淒慘、痛苦和憤怒遭遇。”

“一兩句話冇辦法說清楚,你就當你身體有兩個秦無忌。”

“一個是一心為國謙卑有禮的你,也就是平時正常的你。”

“一個是壓製多年積攢無數負麵情緒想要大開殺戒壞事做絕的你,也就是被視頻中猙獰可怖的你。”

“過去這些年,因為你的強大意誌力和信念,你把邪惡自己壓製得死死的。”

“可現在年紀大了,你精氣神有點跟不上了,壓製邪惡一麵開始吃力了。”

“同時,多年積攢的戾氣因無法發泄越來越濃了,它時刻想要找機會狠狠爆發。”

“換句話說,邪惡的秦無忌很快就要出來了,事實它也掌控了一定主動權。”

“你這些日子的幻覺幻聽,就是另一個自己蠢蠢欲動。”

葉凡把診斷全部告訴了秦無忌,相信後者能夠理解自己的意思。

老貓眼皮止不住一跳,有點無法接受,但秦無忌剛纔的猙獰,卻讓他知道葉凡不是危言聳聽。

“原來如此!”

秦無忌聞言也是眯起眼睛,隨後看著葉凡讚許一聲:

“葉國士不愧是國手,連我這種精神層麵的東西都能診斷出來。”

“你猜測的不錯,過去幾十年,我得到很多,但同樣承受很多。”

“我痛過,跪過,殺過敵人,也殺過自己人,遭受考驗的時候還犧牲過喜歡的女人。”

“世人看到過遭受過的煎熬和折磨,都不及我過去幾十年的百分之一。”

他站了起來,揹負雙手走到窗戶前麵:“我以為這些年過去,我早已經消化掉這些東西。”

“冇想到,那隻是我以為……”

秦無忌苦笑一聲:“無形中,我給自己積攢了一個暴戾邪惡人格。”

“秦先生,這不能怪你。”

“常人還時不時失心瘋呢,你現在這個樣子很正常,而且你能壓製這麼多年,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葉凡對他意誌力和信念確實感慨,換成其餘人隻怕早迷失心智,儘情放縱自己做一個惡魔。

畢竟做壞人的痛快淋漓,遠比做好人的小心翼翼要充滿誘惑。

秦無忌一笑,轉身看著葉凡開口:“葉國士,我這病,吃藥唸佛能控製嗎?”

“吃藥唸佛治標不治本!”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最終看著秦無忌開口:“我有斷根的法子。”

秦無忌眼睛微微亮起:“葉國士能斷我病根?”

老貓也目光炯炯盯著葉凡,如非剛纔葉凡兩巴掌呈現了效果,他都要以為這小子信口開河。

精神層麵的東西,能控製就不錯了,還斷根……

葉凡一字一句出聲:“我可以殺死暴戾的你。”

秦無忌和老貓瞠目結舌,一時無法理解葉凡的話。

老貓按耐不住問道:“這個怎麼殺死?”

“我有法子讓另一個秦無忌徹底消失。”

葉凡臉上有著堅定:“不過這也會有一點風險?”

秦無忌好奇問道:“什麼風險?命?”

葉凡一笑:“對身體冇有大礙,但對記憶可能會有所損傷。”

“我除掉暴戾秦無忌時也會一併抹掉他的記憶。”

他提醒一聲:“所以萬一你有重要機密藏在他那裡,那你可能會丟失這一部分東西。”

秦無忌的神情瞬間凝重,顯然葉凡後麵一句讓他有了擔憂。

“秦老,你需要儘快做決定,你精神到了很危險境地。”

葉凡提醒一句:“少則一個月,多則三個月,暴戾的你會控製你的身體,到時你會乾出什麼事,誰也不知道。”

他實在不希望看到秦無忌失去謙卑一麵。

“殺了它,一定要殺了它!”

秦無忌足足沉默了三分鐘,權衡利弊後最終咬牙:

“不過請葉國士給我三天時間,我需要把一些資料整理出來,然後我就可以放手治療了。”

顯然,他要把腦海中的機密記錄出來免得遺失。

葉凡理解秦無忌的意思,站起來輕笑一聲:

“好,一切聽秦老安排,我會在南陵多呆幾天,隨叫隨到。”

“而且我待會給你留一個藥方,這幾天你可以熬來喝一喝。”

他語氣誠懇:“雖然治標不治本,但能壓製一下你的幻覺幻聽。”

秦無忌聞言大喜,一握葉凡雙手:“辛苦葉國士了。”

十分鐘後,葉凡留下藥方離去。

在視窗看著葉凡離開壹號公館,秦無忌揹負雙手淡淡對老貓開口:

“哪一天,我真的廢了或者忘記了,記得,把一百零八枚種子交給葉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