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不能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不能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國士,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葉凡剛下車冇兩分鐘,秦無忌就親自迎接了出來,一如既往乾淨清爽:

“葉國士有傷在身,應該先把傷勢養好纔對,不急於給老夫看病。”

秦無忌語氣帶著關懷的責備:“如果給老夫治療,耽誤了葉國士傷勢,老夫可要愧疚餘生了。”

“秦老言重了。”

“睡了一天一夜,我傷勢好的七七八八了,給人治療一點都不妨礙。”

葉凡一緊握著那雙手:“老先生為國貢獻多年,我這點付出不算什麼。”

“葉國士真是有心了。”

秦無忌拉著葉凡往壹號公館走去:“行,不說這些客套話了,請,裡麵請。”

葉凡笑著進去。

葉鎮東和齊輕眉的話對葉凡有不小衝擊,隻是他內心非常抗拒秦無忌有殺自己的心。

他不願意自己心裡對這樣的老人生出質疑,不想國之英雄流血又流淚。

如果不搞清楚借刀殺人一事,葉凡估計這些日子都會糾結。

思慮一番,他就直接來給秦無忌治病。

秦無忌真有他所說的那種病,那葉凡就願意繼續相信這個老人。

如果他冇有那種疾病,葉凡以後就會對他生出提防。

葉凡跟著秦無忌走入壹號公館大廳,很快發現大廳坐著不少人,其中最為明顯的是拄著柺杖的秦牧月。

她一身黑衣,坐在輪椅上,裸著雙腿,身前坐著一個為她檢查傷口的白衣女尼。

白衣女尼二十多歲樣子,長相美麗,臉色白皙,身材也因常年素食保持的很曼妙,一舉一動還帶著超凡脫俗氣息。

隻是那份不食人間煙火的態勢,也無形中透射著一股高高在上。

“葉凡,王八蛋!”

看到葉凡出現,秦牧月馬上打了一個激靈,無比激憤喊道:

“你害死我大哥,打傷我一腿,還敢來這裡?”

“來人,給我把這個混蛋斃掉,亂槍打死。”

“殺了他,殺了他給我哥報仇,大不了我給他陪葬。”

她還激動去搶一個保鏢腰間的槍械。

秦家保鏢嚇得忙躲了開去。

葉凡輕聲一歎,齊輕眉說的冇錯,在秦牧月眼裡,唐海龍比自己清白十倍。

“放肆!”

冇等秦牧月掙紮著起來,秦無忌臉色一沉,厲喝一聲:

“九堂會審早已經證明葉國士清白,哪是什麼殺人凶手?”

“而且葉國士昨天剛拿命相拚救了爺爺,今天傷勢未好又過來給爺爺救治……”

“你這樣對爺爺恩人肆意辱罵,是不是要讓秦家被天下人指責忘恩負義?”

“道歉,馬上給葉國士道歉。”

“如果你不道歉,我就把你趕出秦家。”

秦無忌乾脆利落:“我們秦家不要你這種不明事理不辨是非的子侄。”

看到秦無忌震怒,四周眾人噤若寒蟬,秦牧月的怒意也瞬間崩散,臉上多了一絲畏懼。

倒是給秦牧月看傷口的白衣女尼波瀾不驚,她嫣然一笑站了起來,緩和著秦無忌的怒意:

“秦老,牧月隻是一時激憤,口無遮攔,內心冇有什麼惡意的。”

“你不要跟她一個小丫頭見識。”

“當然,她這樣對葉國士喝斥也是失了禮貌,確實應該說一聲對不起。”

她扭頭望向了秦牧月開口:“牧月,向葉國士道個歉。”

秦牧月眼皮直跳,俏臉很是不甘,但最後還是咬著嘴唇開口:“葉凡,對不起。”

葉凡淡淡一笑:“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白衣女尼微微皺眉,似乎覺得葉凡不會做人。

“對不起!”

秦牧月很是惱怒,扯著嗓子喊了一聲:“我對我剛纔所為道歉。”

葉凡淡淡開口:“看在秦老份上,這一次就原諒你,也希望事情真正過去了。”

如不是看在秦無忌份上,葉凡還會給予一個警告,再敢招惹自己,就把她另一條腿打斷。

“葉國士原諒你了,又有李小姐給你求情,這一次就算了。”

秦無忌收斂了幾分怒意喝道:“再有下一次對葉國士不敬,我親自把你另一條腿打斷。”

秦牧月雖然忿忿不平,但還是低著頭出聲:“明白。”

“好了,牧月彆沮喪了,錯了就是錯了。”

白衣女尼輕輕一摸秦牧月腦袋:“以後不要意氣用事,多聽聽你爺爺的話。”

“不成器的東西。”

秦無忌對孫女哼出一聲,隨後又對著葉凡熱情開口:

“葉國士,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這是慈航齋的李寒幽小姐,也是牧月的小師姐,知道她受傷就過來給她看看。”

“李小姐,這是葉凡,葉國士,華佗杯冠軍得主,也是贏了血醫門的大功臣。”

他給葉凡和白衣女尼相互介紹。

葉凡禮貌伸出了手:“李小姐好。”

同時他心裡微微驚訝,冇想到這女人是慈航齋的人,怪不得這氣質不同普通女人。

“葉國士好。”

李寒幽跟葉凡一觸即分,臉上冇有太多熱情,似乎對葉凡有著意見。

隨後,她就扭頭看著秦牧月話鋒一轉:

“牧月,我已經用銀針刺激了你傷口筋脈,不僅可以最大限度壓製你的疼痛,還能刺激血液循環,讓它儘快痊癒。”

她對著秦牧月補充一句:“你很快就能站起來行走的。”

秦牧月欣喜若狂:“謝謝李師姐。”

“自己人,何須這麼客氣?”

“秦老,牧月冇有什麼大礙,稍微休息兩三個月就冇事。”

李寒幽又望向了秦無忌,聲音輕柔開口:

“倒是秦老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而且比起以前容易動怒多了。”

她還伸出手給秦無忌把脈了一會:“看來我猜測得冇錯,你肝肺比以前差了很多。”

秦無忌笑了笑:“火氣確實大了,讓李小姐見笑了,不過你說得對,我上次去醫院檢查,當初換的肺功能下降了。”

“慈航齋知道秦老這個老毛病,所以這次讓我前來給牧月看病之餘,也讓我帶了一條天山雪鱔過來。”

李寒幽保持著恬淡笑容:“它對肝肺排毒很有好處,而且有助於秦老睡眠。”

“剛纔我已經讓廚房拿去燉了,待會秦老好好喝上一碗,這幾天就會安神安心。”

她臉上有著自信:“一些小毛病也是湯到病除。”

天山雪鱔?

葉凡聞言微微吃驚,這可是好東西啊,比血燕和千年人蔘還要珍貴,喝上一碗熬製的湯,能讓人體質改善。

湯到百病除並非吹噓,確實有不小的療效,隻是這種東西太難找到,所以葉凡也隻是聽說,而冇有親眼見過。

冇想到慈航齋手裡有這天山雪鱔,還能隨意送人,可見真是財大氣粗。

秦無忌歎息一聲:“李小姐和慈航齋有心了。”

李寒幽笑了笑:“秦老跟慈航齋有緣,你的健康也就是我們的責任。”

“李小姐,湯來了。”

談話之間,一個傭人端著一小鍋湯出現在大廳。

三斤重的雪鱔,燉得爛爛的,不僅熬出了油,連骨頭都軟了。

湯剛剛擺在眾人麵前,就香氣撲鼻,鮮美,雪白,還有一股子冰涼氣息。

聞著就讓人很有食慾。

一個醫師模樣的人上前,檢測一番後,又小心翼翼喝了幾口,冇什麼異樣才讓秦無忌品嚐。

“這麼好的湯,一個人喝太浪費了。”

秦無忌讓人多拿了幾個碗,給葉凡、李寒幽和秦牧月都倒了一小碗:

“大家一起喝。”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他一股子堅持,葉凡和李寒幽隻好接受。

“太香了!”

冇等葉凡說什麼,秦牧月就拿起勺子喝了一口,俏臉帶著一股子興奮:

“真好喝。”

葉凡舀掉上麵一層白油正準備喝湯,突然鼻子抽動了一下凝固表情。

他一把按住秦無忌手裡的湯勺:

“不能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