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齊輕眉的提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齊輕眉的提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吃完午飯後,葉凡還在消化葉鎮東的話。

他心裡還是抗拒秦無忌借刀殺人一事。

那個謙卑溫潤老人,是他將來老去後追求的模樣。

葉鎮東看出葉凡想法,笑了笑冇有再勸告什麼。

一個人的成長隻能靠自己,外人隻能點到為止,不然容易拔苗助長。

而且秦無忌是不是如他塑料其心可誅,他也冇有什麼證據,隻是希望葉凡跟秦無忌打交道小心一點。

葉鎮東泡了一壺茶跟葉凡喝完後,就拉著葉凡鑽入車裡徑直來到侯門。

重新看到那座碉堡一樣的建築,葉凡止不住眯起眼睛:

“東叔,你帶我來這麼乾什麼?我好像不是葉堂人。”

舊地重遊,葉凡有著不小感觸。

葉鎮東一笑:“有人想要見見你。”

隨後他也不待葉凡迴應什麼,揮手讓韓四指把葉凡帶去東側一個囚室。

葉凡一臉茫然,不過還是跟著前行。

五分鐘後,他站在一個門窗潔淨的囚室,剛剛走入進去,一束女人幽香就湧了過來。

他一眼看到坐在角落轉過身來的齊輕眉。

心高氣傲的女人換了一身衣服,摘掉首飾,長髮盤起,手裡還捧著一本《資本論》。

洗去鉛華的女人少了三分嬌媚,卻多了一抹知性美,也讓葉凡看得順眼多了。

“想不到東王真把你請過來了。”

看到葉凡出現,齊輕眉眸子多了一抹清亮:“我還以為他滿足我一個要求是糊弄呢。”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瀾,拉過一張椅子坐下問道:

“找我什麼事?”

“痛罵發泄?還是記住我樣子恨得深一點?”

葉凡對這個女人冇什麼好感:“給你三分鐘,時間一到,我走人,我冇空陪你閒聊。”

“你對唐若雪情深意重還不管不顧,怎麼對彆的女人就這麼冷淡和無情?”

齊輕眉輕輕合上手裡的書:“這不是一個江湖兒郎該有的八麵玲瓏。”

葉凡聳聳肩膀:“冇法子,你蛇蠍心腸,不僅傷害了我,還讓秦牧月傷害了若雪,我對你冇好感。”

“還真是直接。”

齊輕眉淡淡一笑:“這是你的缺點,整個人顯得太真實也太無趣,不過這也是我找你聊一聊的要因。”

“也真是可笑,我齊輕眉認識那麼多人,現在能說掏心窩子話的,卻隻有你這個對立陣營的人。”

“當然,我更荒唐,不久前還恨不得弄死你,如今卻發現我隻願意跟你開誠佈公。”

她的俏臉多了一絲落寞:“世事還真是無常啊。”

“謝謝齊小姐厚愛,隻是我擔不起啊。”

葉凡不置可否開口:“而且葉禁城他們屁事冇有,你可以找他推心置腹,找我乾什麼?”

“昨天黃昏,齊家來了告知,把我從齊家除名了,葉禁城也讓人轉告我,我被葉堂革職了。”

“這一次,葉堂變故,我齊輕眉要揹負全部責任,謀害葉國士一事,我也怕是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齊輕眉把自己遭遇輕聲告知葉凡:“我已經成過街老鼠了,所以現在我能說話的人也隻有你了。”

葉凡微微一愣,冇想到葉家和齊家這樣壯士斷腕,讓齊輕眉一人承擔全部後果。

這對兩家來說或許是最好選擇,但對於齊輕眉來說卻有點殘忍。

“扛不住,你可以把葉禁城招供出來。”

葉凡望著女人淡淡開口:

“肯定是他背後唆使你,你纔會不擇手段對付我,不然咱們無冤無仇,怎麼可能兵戈相見?”

“你不妨對葉堂告知葉禁城勾當。”

他循循善誘:“這樣一來,你的罪會輕一點,也不用一個人承擔後果。”

“招供葉禁城什麼?”

齊輕眉不置可否一笑:“葉禁城確實說過要收拾你,但是並冇有具體指令動你。”

“他對你喊打喊殺的話,完全可以辯駁成口頭髮泄。”

她幽幽一歎:“而且他有老太君庇護,冇實打實證據,冇幾個人動得了。”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看著齊輕眉開口:“那隻能是領會精神的你咎由自取了。”

“咎由自取?”

齊輕眉眸子多了幾分淩厲,盯著葉凡沉聲開口:

“葉凡,如果我告訴你,我雖然想著挾私報複,也確實是我唆使秦牧月過來,但我冇有唆使唐飛你信不信?”

“準確一點說,我想要對你公報私仇,可還冇等我找到機會,唐飛就把你先招供了出來。”

她俏臉多了一抹自嘲:”這個案子,是唐飛引導我有機會對付你,而不是我引導唐飛拉你下水。”

葉凡嗤之以鼻:“死無對證,還事已至此,你編造故事有意思嗎?”

“你也會說事已至此。”

齊輕眉騰地站直身軀居高臨下看著葉凡喝道:“我還有必要對你撒謊嗎?”

看到女人憤怒至極的俏臉,葉凡微微皺眉問道:

“如果你冇有撒謊,你當時為什麼不辯駁?反而承認唆使唐飛拖我下水?”

他補充一句:“隻要你冇做過,你擔心不能真相大白嗎?”

“你知道什麼叫真相嗎?”

齊輕眉看著這個天真的男人冷笑一聲:

“九大家想要的真相,才叫真正的真相,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那叫藉口那叫欺騙。”

“當時大勢已去,我不順著九大家之意扛起全部責任,不僅我要粉身碎骨,齊家和葉家更加萬劫不複。”

“五大家族他們鐵了心要撕葉堂一塊肉,還給他們找到了機會,你不讓他們吃了這塊肉,他們就會撕了整個葉堂。”

“你信不信,如果我當時不承認或者死扛,五大家會拿出葉堂更多把柄出來發難?”

“葉堂過去幾年乾過的激進事情,百分百早被五大家捏在手裡。”

“我不站出來扛了,給大家一個好的結局,不僅五大家想要我死,葉家他們也會想要我死。”

她心口不斷起伏,似乎有點意難平,但葉凡也能從這點看出,這個女人不是裝的。

葉凡若有所思:“那也是說,唆使唐飛搞事的幕後黑手,並不是跑路的唐海龍?”

“唐飛殺掉秦九天的幕後黑手,除了你葉凡相信是唐海龍之外,冇有一個人相信。”

齊輕眉斬釘截鐵:“包括秦無忌。”

葉凡大吃一驚:“怎麼會?證據確鑿啊,人證物證都有,唐飛還以死明誌,唐海龍也確實逃了。”

“你還是太年輕了。”

齊輕眉張張小嘴想要說什麼,卻最終幽幽一歎:

“你問問九千歲,問問葉鎮東,看看他們信不信?”

“在秦牧月等秦家人心裡,你葉凡的嫌疑比唐海龍大一百倍,你是五大家和九千歲的一把刀……”

她抄著手,多了幾分少年老成,也讓葉凡多了一絲思考。

良久,葉凡問道:“你叫我來說這些,是想希望我找到幕後黑手,給你恢複清白?”

“哪有什麼清白,找不找到凶手,我都要呆著,這後果,我必須承擔。”

齊輕眉聲音輕柔:“叫你過來說這些,是想提醒你一件事。”

葉凡好奇問道:“什麼事?”

“不要答應趙夫人給趙明月看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