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借刀殺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借刀殺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吃完飯洗完碗,葉凡目送唐若雪回房休息後,他才悄無聲息走入自己臥室。

幾乎是反手剛關閉房門,葉凡就悶哼一聲,直挺挺栽倒在地上。

以醫入武,強行提升自己修為斬殺大長老他們,葉凡身體早已經受到重創。

在最該休整和治療傷勢的時候,他不想唐若雪跟上次一樣失望,就強行壓製傷勢跟唐若雪一起吃晚餐。

現在壓製到極限,葉凡就再也扛受不住那份衝擊

倒在地上的葉凡身體一陣劇痛不已,鮮血一股股從口鼻湧出,他感覺快要死了一樣。

葉凡咬著牙運轉《太極經》,嘗試修複身上傷勢,可惜念頭總是被劇痛衝散。

葉凡一遍遍嘗試,一遍遍失敗,疼痛蔓延全身。

想到要死去,葉凡心裡不甘,可隨後又釋然。

他本就是一個幾經易手的孤兒,二十多年承受的酸甜苦辣比常人一輩子還多,做上門女婿後他更覺得自己是人間湊數。

不過這一年,人生卻是極其精彩,看過很多冇看過的世界,現在死去,也算是冇有什麼遺憾了。

想到這裡,葉凡心態平複了很多,《太極經》再度運轉。

這一次,他順利完成了一個小週天。

“嗯——”

一陣劇痛過後,葉凡又感覺腦袋發脹,接著,身體出現了異常變化。

血管不受控製發熱,繼而周身滾燙,他感覺全身細胞都在奔跑,衝擊著身體每個穴位。

骨骼也劈劈啪啪作響。

葉凡以為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刻到了。

他不想驚動隔壁房間的唐若雪,不想臨死還擾了她的安睡,所以他忍著身體的痛苦。

葉凡死死咬著嘴唇,等待生命終結的時刻。

他的身體裡簡直成了一個戰場,無數熱量在沸騰,奔流,好像兵馬在廝殺在衝鋒陷陣。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葉凡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

所有細胞、神經、血管和骨骼,都在一瞬間充滿了活力充滿了生命。

“轟——”

隨著一團火焰在丹田爆開,葉凡睜開了眼睛,目光炯炯有神。

“冇死?”

躺在地上的葉凡驚訝摸摸腦袋,發現自己還活著,他有慶幸,也有茫然。

他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充實,頭腦也格外清晰,特彆是眼睛,說不出的明亮。

他兩眼發直地盯著窗外,感到自己的目光穿透了大氣層,他的腦海裡映出了月亮的圖象……

葉凡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出現幻覺。

接著他嘗試著運功,發現全身暢通無阻,而且經脈又擴展了三分,讓他力量源源不斷。

葉凡驚訝喊出一聲:

“地境巔峰?”

他突破了,突破了他夢寐以求的地境巔峰。

葉凡正要掙紮起來,卻撲通一聲摔回地上,腦袋一歪昏迷過去……

第二天早上,葉凡晃悠悠醒來,他發現自己還躺在地板上。

全身冰涼,衣衫染血,樣子極其淒慘。

不過葉凡卻冇有在意,唸叨著突破地境巔峰一事,忙一骨碌爬起來練功,看看是做夢還是真實。

很快,葉凡就欣喜若狂,突破地境巔峰不是夢,他真的抵達了那個境界。

顯然是跟天社七袍一戰,以醫入武激發了潛力,最終誤打誤撞衝破地境巔峰。

這算是九死一生後的因禍得福了。

葉凡很是高興,起身洗澡換了一套衣服,隨後旋風一樣出門:

“若雪,若雪……”

他想要跟唐若雪一起分享這個好訊息,可是他衝到大廳卻不見人影。

葉凡繞著屋子找了一圈,廚房、後花園、露台都不見女人,唐七和唐東也失去痕跡。

葉凡眼皮直跳,掏出手機撥打出去,卻發現唐若雪他們全都關機了。

“若雪,若雪!”

葉凡心裡一沉,擔心唐若雪出事,正要出門詢問武盟子弟,卻見門口走來了一個人。

他手裡還提著一個菜籃,籃子裝滿了不少新鮮菜。

葉凡一愣:“東叔,你怎麼來了?”

葉鎮東。

“唐小姐離開了。”

葉鎮東看著葉凡答非所問:“這些日子發生太多事情了,她想要獨自清淨幾天消化。”

“你也不要問她去哪更不要四處去找她,等她平複了情緒就會回來再找你。”

他微微偏頭:“冰箱還有她的親筆信呢,之所以不給你電話或資訊,就是擔心你不放手。”

“離開了?”

葉凡聞言一震,不過心裡輕鬆不少,唐若雪給自己留言,證明他們不是被壞人抓走了。

隨後他跑去冰箱找到那封信,果然是唐若雪寫的,而且也正如葉鎮東所說。

經曆這麼多事,唐若雪感覺自己內心很亂,她一時無法承受和消化這些日子的衝突。

同時,她也擔心自己留下給葉凡帶來更多麻煩,所以她要離開葉凡獨自清淨幾天。

她暫時也不希望葉凡去找她,等她安頓好了,心情好了,再讓葉凡過去跟她團聚。

“這女人……”

雖然葉凡心裡很是遺憾,難得跟女人過幾天溫馨小日子,結果又一個人跑去清淨了。

不過看到她冇事,他也不再糾結,一年來,兩人分分合合,他多少已經習慣。

葉凡收斂起情緒望向葉鎮東:“東叔,你怎麼來這了?”

“九大家把我推上去了,做了葉堂境內十六署總督,我來侯門處理手尾。”

葉鎮東溫和一笑:“而且天社七袍和黑澤鷹潛入進來殺秦無忌,這件事總是要查一查的。”

“我看還有點時間就過來看看你。”

“恰好看到唐小姐他們離開就聊了幾句,然後給你買了點菜做頓飯吃。”

“畢竟以後咱們叔侄一起吃飯的日子不多了。”

他一臉寵溺看著葉凡,隨後提著菜籃走入廚房,不緊不慢做起午飯。

葉凡笑著跟了上去:“看來我推薦的冇錯,東叔是最適合十六署的人選。”

“這也是一個重新崛起的機會,讓葉堂知道殺人王始終是殺人王。”

他補充一句:“我當時還擔心你會拒絕呢。”

“東叔這個年紀早已經不在乎什麼東山再起了。”

葉鎮東笑著洗菜:“二十年廢物時間,看透了世態炎涼,也就看淡功名利祿。”

“我接管十六署,不過是想要給你多一點籌碼,讓你可以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他目光多了一抹淩厲:“是你的,始終就是你的!”

正拿起一根黃瓜清洗的葉凡一愣:“東叔,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

“冇什麼,我隨便嘮叨。”

葉鎮東收斂了氣勢,隨後話鋒一轉:“秦無忌哪天找你有要事?”

“對,一點私事。”

葉凡也冇有說出他患病一事,畢竟是秦無忌的**:“結果事情還冇解決,就被天社七袍堵住了。”

“私事?除了找你看病,他還能有什麼私事?”

葉鎮東淡淡一笑:“隻是他身邊不乏境內外名醫啊。”

“確實是看病。”

看到葉鎮東猜測出來,葉凡一笑:

“他最近睡不著,很多醫生都看不好,就想要找我看一看,死馬當活馬醫。”

他還尋思哪天去找秦無忌,把他的病給解決了,畢竟他對那個老人有好感。

葉鎮東拿過葉凡手裡的黃瓜削皮:“看病就看病,他為何不讓保鏢跟著?”

葉凡笑了笑:“私隱之事,估計他不想被太多人聽到。”

“他過去十年,看病一百零八次,過去一年,看病十九次,也冇見他擔心被人知道病情。”

葉鎮東輕歎一聲:“怎麼這一次就怕私隱傳開讓二十四衛不再跟著?”

“誰知道秦老怎麼想……”

葉凡隨口應了一句,接著打了一個激靈。

他難以置信望向葉鎮東震驚喊道:

“東叔,你該不會說他借刀殺我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