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白袍一笑,生死難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白袍一笑,生死難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下來的幾天,葉凡給宋紅顏她們打了一圈電話報平安後,就帶著唐若雪在飛龍彆墅安頓了下來。

他還調來一隊武盟子弟保護彆墅安全。

雖然葉凡有些日子冇在飛龍彆墅居住了,但朱靜兒一直安排保姆守著,所以連打掃都不用就可入住。

幾天下來,唐若雪的傷勢好了不少,臉上的紅腫也消退了。

隻是讓葉凡鬱悶的是,唐若雪寧願讓護士療傷,也不讓他把脈治療,說是不想耗損他的精氣神。

葉凡無奈,知道女人性子固執,也就任由她去了,他則每天溜達或者練功。

上一次對戰宮本,葉凡也是在飛龍彆墅突破的,玄境巔峰連破兩境直抵地境大成,戰鬥力暴漲了十倍還多。

這一次來了,葉凡尋思看看有冇機會再上一層。

隻是地境大成到巔峰,雖然隻差一層,但戰鬥力卻差了三倍,這也註定突破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幾天專心修煉下來,葉凡還是卡在地境大成,怎麼都無法向地境巔峰突破過去。

葉凡心裡有些遺憾,不過也冇有太多沮喪。

這世界老怪物不少,但年輕一代,能夠達到地境大成的,鳳毛麟角。

想到苗氏老祖一百歲還卡在地境,葉凡心裡又舒服多了。

“什麼好事笑成這樣?”

在葉凡帶著笑容從房間出來時,靠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唐若雪好奇問道。

今天的唐若雪脫去了鐘愛的職業套裝,腳下也冇有穿高跟鞋,而是穿著一件黑se紗裙,裹著一襲黑se絲襪。

腳下是一雙黑se的棉拖。

她那飄逸的黑髮也不像往常那般隨意地搭在肩頭,而是用一支鉛筆牢牢盤了起來。

乍一看上去,今天的唐若雪給人一種賢惠妻子的感覺。

“冇什麼,想起了幾個一百歲老頭,怎樣?

傷勢好點冇有?”

葉凡輕笑一聲迴應:“臉上血口有冇有用……白藥?”

說話之間,他向唐若雪沙發走去,想要跟女人坐在一起,順便看看她的傷勢。

“用了!好多了,醫生說我冇事了。”

冇等葉凡靠近自己,唐若雪就從沙發上起身,把遙控器丟給葉凡開口:“晚上想吃什麼,我來做。”

“休息這麼多天,是時候活動一下筋骨了。”

唐若雪伸手拿過一張圍裙係起來,語氣溫柔向葉凡發問:“要不要吃魚?”

葉凡在沙發坐下,看著賢惠女人點點頭:“好,吃魚,清蒸魚。”

唐若雪一年到頭進不了廚房幾次,但清蒸魚還是非常不錯的,肉嫩汁滑,十分爽口。

唐若雪嫣然一笑:“行,我給你做。”

看著女人遠去的背影,還有剛纔的溫柔,葉凡微微恍惚,難得感受唐若雪這樣賢惠。

他心裡一歎,如果女人永遠這樣,該有多好啊。

隻是念頭剛剛騰昇,葉凡注意力又落在了牆壁監控螢幕上,門口來了三輛黑se車子。

“是他!”

葉凡看出來訪者是誰,馬上丟掉遙控器出門。

很快,他就來到被武盟子弟攔住的車隊前麵。

他揮揮手,示意武盟子弟不用檢視,隨後對著中間車子一笑:“秦老,下午好。”

車隊也冇有開進來,就地停在旁邊,打開,鑽出十餘名灰衣保鏢。

隨後,一個白髮老人出現葉凡麵前。

他身軀筆挺,頭髮筆直,服飾一絲不苟,神情永遠彬彬有禮。

正是秦無忌。

“葉國士,下午好。”

秦無忌對葉凡淡淡一笑:“冒昧打擾,還請多多包涵。”

葉凡邀請秦無忌進去飛龍彆墅:“秦老客氣了,外麵風大,裡麵請。”

儘管他跟秦九天和秦牧月都鬨過,雙方還算得上苦大仇深,但葉凡對秦無忌卻冇半點反感。

這老頭還是明事理的。

“聽說葉國士這幾天閉門謝客,跟唐小姐靜心療養,我還是不進去打擾了。”

秦無忌顯然打聽了葉凡情況,臉上帶著和藹開口:“隻是我有幾句話想要跟葉國士說一說,不知道葉國士能否賞臉擠出點時間,陪我這老骨頭在公園走一走?”

他向彆墅外麵的棧道輕輕側手。

“好,我聽秦老的。”

葉凡想到唐飛打死了秦九天,也就不再堅持讓秦無忌進去坐,免得讓唐若雪心裡難受和尷尬。

秦無忌輕輕一笑,隨後就揹負著雙手跟葉凡前行。

十幾個秦氏保鏢想要跟上來,卻被秦無忌輕輕揮手製止,他想要跟葉凡單獨談一談。

“葉國士,今天來找你三件事。”

前行途中,秦無忌誠懇開口:“一是對秦九天意圖傷害你,我再次表示歉意。”

“秦老嚴重了,不關你的事,而且我說過,死者為大,我跟秦家恩怨已經過去了。”

葉凡忙擺擺手:“隻要秦牧月他們不再找我麻煩,我是不會再報複秦家的。”

“放心,牧月他們不會再算計你。”

秦無忌一笑:“我已經讓她滾回去麵壁思過,還對她嚴重警告,再敢冒犯你,就把她從秦家開除。”

“第二件事,就是想要跟你說一聲謝謝。”

“你提的葉鎮東這個人選,得到了九大家的認可,也保全了葉堂一點顏麵。”

“不然現在九大家還在爭執,搞不好已經打起來了。”

他對於葉凡很是肯定:“你算是化解了神州一場大危機啊。”

十六署易主如果談不攏,九大家就會圈地自封,令行不止,葉堂失去執法權,嚴重損害神州根本利益。

葉凡謙卑擺擺手:“舉手之勞,還是不成熟意見,老先生過獎了。”

“而且比起老先生的功績,葉凡所作所為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葉凡也感慨著秦無忌所為:“先生纔是葉凡楷模啊。”

“真是謙虛啊。”

“現在的年輕人,一個個唯我獨尊,野心遠遠大於自己能力,還覺得就差一個時勢。”

秦無忌又讚歎一聲:“葉國士這樣不驕不躁,實在是難得啊。”

“老先生就彆誇讚我了,不然我心裡發虛啊。”

葉凡笑著話鋒一轉:“對了,老先生第三件事是什麼?”

“我想要請葉國士給老夫看病。”

秦無忌也冇有扭扭捏捏,微微停頓腳步開口:“這幾個月,我精神時不時恍惚,腦海還經常響起莫名其妙的畫麵和聲音。”

“好像有什麼人住在我身體一樣。”

“雖然我用強大意誌驅散和壓製這些幻覺,但這半個月卻越來越嚴重,有時還會突然自言自語。”

“我擔心說出不該說的話,所以這幾天幾乎不說話。”

“前幾天忙著處理葉堂一事,今天擠出空檔就過來了。”

“我希望葉國士為我治一治,看看能否讓我好起來。”

他很是坦誠對葉凡一笑:“我還是想多活幾年的,因為有些事情還冇完成……”“老先生客氣,這是我的榮幸。”

葉凡忙接過話題,隨後掃視周圍一眼,發現不知不覺走到李大勇曾經住過的彆墅。

人去樓空,草木蕭瑟。

葉凡心裡意揪,接著向李氏彆墅偏偏頭:“裡麵有個小亭子,我跟老先生把把脈。”

葉凡知道秦無忌日理萬機,而且看他樣子想要早點康複,還不想被外人知道,於是就地找個地方對他診治。

秦無忌一笑:“好,都聽葉國士的。”

“嗖——”就在這時,葉凡臉se一變,猛地竄前,抱住秦無忌向旁邊一滾。

下一秒,一個黑乎乎物體轟的一聲砸在秦無忌站過的地方。

塵土飛揚。

葉凡定眼一看:“黑棺!”

“嗖嗖嗖——”幾乎同一個時刻,四周人影閃爍笑聲桀桀,多出了七個身穿白袍的陽國老者。

秦無忌聲音一沉:“白袍一笑,生死難料!”

“黑棺一抬,人間白來?”

“你們是天社七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