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劍拔弩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劍拔弩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無話可說?

齊輕眉認罪?

這簡單兩句話,不僅讓唐石耳他們坐直了身子,也讓葉凡多看了齊輕眉幾眼。

以他對齊輕眉的瞭解,這個女人不該如此妥協,不該如此認罪,怎麼也該抗爭到最後一刻。

至少在葉凡看來,她還是可以揪著唐飛幾個漏洞辯駁,或者咬死不認,畢竟現在死無對證。

“秦九天橫死,讓我悲傷不已,因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當時又痛苦又憤怒,還對葉凡恨之入骨,如不是他贏了秦九天,秦九天又怎會手術,不手術又怎會被殺?”

“所以唐飛招供唐若雪唆使他殺人時,被仇恨矇蔽的我就趁機把葉凡拖進去。”

“在我看來,唐飛把唐若雪招供出來了,葉凡跟唐若雪又是夫妻,還形影不離,多拉一個人也無所謂。”

“葉凡是國士,我不趁著秦九天橫死機會報複他,隻怕以後很難找到明麵機會對付他。”

“為了讓唐飛供詞得到通過,我對吐真劑等藥物減少了份量,讓他保持一抹自主意識。”

“最終,三份口供一致,拿到堂令抓人。”

“可惜我冇想到唐飛身上有蠱毒,能夠對抗這些常規審問,不然我就不多此一舉了。”

齊輕眉俏臉多了幾分冷寂:“我有罪,抹黑了侯門,抹黑了葉堂,願意擔負一切責任。”

葉凡冷眼看著這個心高氣傲的女人,雖然她所說很符合眾人心裡預判,但葉凡卻能捕捉到她眉間的淒然。

那是無力抗爭大勢已去的認命。

“齊組長,你是侯門負責人之一,你乾出這種事,不僅是抹黑葉堂,也是妨礙了神州公正。”

袁輝煌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臉上多了幾分淩厲:“你還差點害死了國家棟梁葉國士。”

“迫害國士的責任你跑不了,同時葉堂也必須負上責任。”

唐石耳也坐直身子沉聲附和:“老鄭說得好,不怕什麼陰謀詭計,就怕執法人齷蹉不公。”

“葉國士一事,不僅暴露了葉堂藏汙納垢,還暴露了葉堂運作出現了大問題。”

汪三峰也望向了侯門三司:“絕對權力導致絕對**。”

“葉堂這些年享受特權太多,權力太大,是時候要作出改變了,不然隻會讓葉國士一事越來越多。”

“葉堂的刀,現在已經不是對付外敵,而是砍向了自己人,還是有功之臣葉國士,讓人何等寒心?”

“我們知道的公報私仇隻有一件,不知道的濫用特權更不敢想象了。”

“我們賦予葉堂的特權,是要他對付外敵,不是拿來對無辜者耀武揚威的。”

“一把應該公平公正的刀,現在有了意識偏差,這絕對不能放任下去。”

“葉堂這些年收拾這個,收拾那個,前幾個月還收拾我鄭家子侄,卻不收拾自己陣營的敗類,辜負了各方的信任。”

齊輕眉一認罪,鄭乾坤和唐石耳等人馬上發難,揪著齊輕眉批判著葉堂的弊端。

趙夫人和楚子軒則沉默著冇有說話。

場麵一邊倒。

看著這個聲討,葉凡心裡微微咯噔。

他突然發現,無論是自己、唐若雪,還是死去的秦九天,都不過是一個過場。

殺人真凶,自己是否清白,對於五大家他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藉機向葉堂發難奪取權力。

葉凡見狀再度有了認知,棋子就是棋子,犧牲再多,對於棋手來說也無所謂,隻要達到目的就行。

“各位,齊組長確實有問題,葉堂也的確做錯。”

這時,趙夫人站了起來一揮手,讓全場安靜後開口:“你們說吧,想要葉堂怎麼彌補?”

鄭乾坤他們靠回了椅子上,微微偏頭望向了九千歲。

“九千歲,葉凡是你義子,此次事情葉堂不對,你有什麼好想法?”

趙夫人又望向了九千歲開口:“或者你希望葉堂彌補葉凡什麼?”

“彌補冇有必要,大家不缺三瓜倆棗,我也不說什麼大義凜然的話。”

九千歲很是直接:“境外葉堂我不管,但神州境內葉堂十六分署,我覺得葉家人不再適合掌控。”

“交出十六署,給賢者執掌。”

“為了避免夫人猜測我屠狗剩居心,武盟不參與十六署半點事。”

“什麼人執掌我都冇問題,但如果是葉家人掌控,我屠狗剩撤銷對境內葉堂認可。”

“我會通告三十六分盟,三十萬子弟,境內葉堂再敢抓武盟子弟,視為敵人格殺勿論。”

九千歲斬釘截鐵:“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袁家也撤銷對境內葉堂認可。”

“鄭家同樣不再承認葉堂合法地位!”

“境內十六署必須換人,否則唐門撤回一切支援。”

隨著九千歲的話音落下,鄭乾坤和唐石耳他們也都紛紛響應,鐵定決心要讓境內十六署易主。

葉凡眼皮止不住牽動。

齊輕眉等葉堂人臉色難看,感受到了大勢已去,很多人都冇想到,一個案子掀起這麼大風浪。

“九千歲,各位叔伯,我理解你們的心情。”

“可牽一髮動全身啊,境內葉堂易主,會對整個組織運作生出影響,也會損害神州利益啊。”

等鄭乾坤他們聲音小了,楚子軒溫潤出聲:“葉堂有問題,可以改,可以彌補,可以監督,直接易主很不妥啊。”

“冇了張屠戶,我們還不吃肉了?”

“葉家人牛叉,我們就不牛叉?他們能管十六署,我們十五億人選不出人來管了?”

“陣痛怕什麼?痛了之後就好了,最怕是慢慢腐爛。”

“腐爛的根不除,修修補補有什麼意義?”

“三大基石共同進退我們知道,但你們不能這件事欺負人。”

汪三峰和唐石耳對著楚子軒也是一陣懟。

楚子軒也冇有爭執,直接對眾人表態:“無論如何,楚門跟葉堂共同進退。”

全場微微一寂。

“對葉凡一事,我支援葉凡,譴責葉堂,也希望葉堂反省彌補。”

楚子軒風輕雲淡解釋:“葉堂易主一事,我支援葉堂,在我看來,還是葉家人執掌境內葉堂合適。”

鄭乾坤和唐石耳他們聞言麵沉如水。

“我知道大家對葉堂很有意見,各方也在葉堂吃過不少虧,可葉堂這些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趙夫人緩緩走到前方,轉身麵對著眾人開口:“而且葉堂維護神州利益始終是利大於弊。”

“大家不能因為它這一次失誤就喊打喊殺。”

“一個人犯錯,尚且有改過機會,一個組織犯錯,就不能讓它彌補嗎?”

趙夫人俏臉保持著恬淡:“經過此事,我相信,葉堂不再會犯渾。”

“夫人,冇什麼好說的。”

九千歲乾脆利落:“我就一個態度,境內葉堂不換人,我就不認它的執法權,它可以存在,但不要招惹到武盟。”

“對,一次犯錯就差點害死一個國士,非要多死幾個國士才重視嗎?”

鄭乾坤也重重一拍桌子:“反正我不管,境內葉堂不換人,我也否認它的執法權。”

“附議!”

“附議!”

“附議!”

汪三峰、唐石耳、朱長生和袁輝煌紛紛附和。

趙夫人好看的俏臉多了一絲凝重,顯然冇想到鄭乾坤他們鐵了心要易主。

冇了五大家和九千歲認可的合法性,葉堂在境內就失去了執法權力,將會底氣不足,還冇有了效率。

“各抒已見,無可厚非。”

眼看各方要鬨翻,穩坐釣魚台的秦無忌,不輕不重冒出一句:

“隻是你們為何不問問當事人葉國士的意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