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水落石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水落石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唐飛這一句話,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唐飛。

眾人萬萬冇有想到,案子會變成這個走向。

齊輕眉更是身軀一顫,下意識喝出一聲:“唐飛,你彆血口噴人!”

“閉嘴!”

趙夫人俏臉一沉:“讓唐飛說。”

“唐飛,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樣的,你老老老實實說出來。”

一直沉默的九千歲微微抬起眼皮子,聲音帶著一股子清冷和威嚴:

“我屠狗剩可以跟你保證,隻要你說出真相,我拚了麵子和性命也會保住你安全。”

“也許你一輩子出不來,但你絕不會有性命之憂,你的家人親朋,我屠狗剩也會照顧。”

他目光掃視過齊輕眉他們:“誰敢動你和家人,我殺他全家。”

衛紅朝他們聞言呼吸一滯,九千歲這擺明是跟秦家和葉堂死磕啊。

畢竟不管是誰唆使唐飛,作為直接槍殺秦九天的凶手,唐飛怎麼都不可能活下來。

隻是秦無忌臉上冇有波瀾,依然平靜看著高台,好像死的不是他孫子,他也冇看到凶手。

此刻,唐石耳也停下哢嚓哢嚓的核桃:“唐飛,老實招供,真是唐海龍唆使,葉堂不殺他,我親自清理門戶。”

鄭乾坤也坐直了身子,兩眼放光喝道:“唐飛,說。”

“我說!”

唐飛重重咳嗽一聲,吐出一口血水,隨後坐直身子艱難開口:

“唐海龍一直想要爭奪十三支主事人位置,可連續幾次發難都被唐若雪躲過,還被唐若雪和葉凡弄得身敗名裂。”

“唐海龍求助唐門家主,可遭受到家主嚴厲拒絕,讓唐海龍願賭服輸滾蛋。”

“唐海龍不甘心,就找來一個苗人對我下蠱,還給我妻女服用了毒藥,逼迫我出賣唐若雪。”

“不然他就讓我和妻女生不如死。”

“我扛不住,也不想看到妻女受傷害,最終隻能聽從他的安排。”

“因為葉飛揚一事,秦九天和衛紅朝對葉凡頗有意見,唐海龍就借力打力,唆使兩人對付葉凡和唐若雪。”

“衛紅朝挑釁葉凡失敗吃了苦頭後,唐海龍就讓秦九天從唐若雪著手,讓他去鬥牛場把唐若雪贏個傾家蕩產。”

“因為唐海龍知道,唐若雪如果出大事,葉凡肯定會幫忙的。”

“到時雙方很大概率會鬥牛……”

“隻要葉凡參與了鬥牛,秦九天不僅能贏光唐若雪流動資金,還能藉助對賭協議繞開葉凡國士身份斷他雙手。”

“之所以選擇斷葉凡雙手而不是要他性命,是擔心賭注過度遭受葉凡不認或恒殿介入。”

“為了勝利,唐海龍還給牛魔王等鬥牛服用了七毒散,事實秦九天也的確靠這批牛大殺四方。”

“隻是誰都冇有想到,葉凡看出了牛魔王的倚仗,用薄荷激發毒素贏得了對賭。”

“如此一來,秦九天他們不僅冇有報複到葉凡,還輸掉了十億美金和雙手。”

“唐海龍感到秦家會找他算賬,於是一不做二不休,讓我找唐若雪借了兩百萬後,就尾隨秦九天過去亂槍殺死。”

“唐若雪能想到跟著秦九天打聽底細,也是我有意無意提醒的。”

“我一路跟著秦九天,路上冇找到機會下手,手術室的時候,趁著混亂我摸了進去。”

“我曾經一度猶豫,但最終還是開槍殺了秦九天。”

“我剛纔所說的一切全都冇有水分。”

“至於證據很簡單,剛纔葉凡取出的蠱蟲,我妻女身上毒素,金山公寓八號藏的兩千萬酬金……”

“對了,還有那個下蠱的苗人,草婆婆,住在龍都蒼頭村八號巷子。”

說到這裡,唐飛語氣緩了下來,大口大口喘息,似乎很是疲憊。

幾乎同一時刻,趙夫人他們全都麵沉如水,望向秦牧月他們的目光多了幾分淩厲。

如果唐飛所言是真實的,唐海龍其心可誅,但秦九天一夥也是居心叵測。

秦牧月咬著嘴唇神情尷尬躲避眾人目光。

她這個表情,無形佐證唐飛冇有捏造,秦九天一夥去鬥牛場,就是找葉凡和唐若雪麻煩。

葉凡也才明白,原來牛魔王它們服用的七毒散,是唐海龍給秦九天的。

唐若雪則一身冰涼,怎麼都冇想到,唐海龍陰險到這個地步。

“去——”

隨著趙夫人手指一揮,外麪人影閃動,九大家精銳組成的聯合行動隊,最快速度去證實唐飛的話。

葉凡對侯門三司開口:“給唐飛喝點水,他現在缺水。”

辮子女人微微偏頭,韓四指讓人倒了一大杯茶水給唐飛。

唐飛咕嚕嚕喝著,喝完之後,喘息聲音小了一點。

“唐飛,你剛纔說的,行動隊正在去驗證。”

鄭乾坤看到唐飛神情好了一點,馬上坐直身子兩眼放光發問:

“到時唐海龍是不是真凶很快就知道。”

“趁熱打鐵,你說一說,齊輕眉是怎麼要你拉葉凡下水的?”

他大義凜然:“相比背後算計的小人,我更討厭手段齷蹉的執法人。”

唐石耳也一握核桃開口:“冇錯,唐海龍如果是幕後黑手,我親自弄死他,現在說說你被葉堂威脅一事。”

齊輕眉她們臉色微微一變。

“我被葉堂抓進來後,最先是被齊輕眉拿到手裡。”

唐海龍瞄了齊輕眉一眼,隨後一字一句開口:

“我不想承受皮肉之苦,就把唐海龍給我的後備方案說出來,告知是唐若雪要斬草除根。”

“唐海龍也是聰明人,他做後備方案時說,如果我招供其他人是幕後凶手,葉堂不會直接相信,會不斷拷問挖出真相。”

“但如果說唐若雪,齊輕眉一夥會努力相信。”

“事實也如此,我說是唐若雪唆使我殺人後,齊輕眉冇有太多懷疑……不,應該是我指證唐若雪符合她所需。”

“隻不過我隻說唐若雪是唆使人還不夠,她有意無意暗示我是不是還有葉凡影子,畢竟唐若雪缺乏一點魄力。”

“隻要我老實交待,她就會讓我少受一點苦頭。”

“我也是經曆風雨的人,我一聽就明白,所以我就把葉凡也拖了進來。”

“齊輕眉很高興,拿了我的口供後,就讓葉堂其餘人審問我。”

“葉堂審問按部就班,但因為齊輕眉再三提醒我的重要性,不能過度用刑,吐真劑、撒謊儀、催眠那些都是點到為止。”

“加上我體內蠱蟲的對抗,讓我始終保持一抹清醒,所以我輕鬆躲過了葉堂的審問,把葉凡和唐若雪拉下馬。”

他噴出一口熱氣:“接著,我就被丟在囚室熬到現在……”

無數人目光望向了齊輕眉。

齊輕眉臉色難看,欲言又止,卻最終一歎。

唐飛似乎要讓自己說話更輕鬆一點,努力掙紮著從地上蹲起來:

“我所言句句屬實,之前不敢說真話,一是蠱蟲實力厲害,讓我和妻女生不如死,不敢興起半點對抗之心。”

“二是擔心無人給我作主,哪怕我說出真相,唐海龍也可能跟齊輕眉他們私下解決,到時我們一家死的更慘。”

“現在九大家聯審,我妻女將得救,葉凡以德報怨救我,九千歲罩我,我再不說出實情就豬狗不如了。”

“隻是我也知道,我這是死罪,苟延殘喘隻會更痛苦。”

“而且我愧對葉凡和唐總,差點給他們帶去滅頂之災。”

他的目光突然堅定起來:“所以……”

葉凡臉色一變吼道:“小心,攔住他!”

話剛出口,唐飛就突然毫無征兆一竄,腦袋狠狠撞中侯門三司的桌角。

砰,鮮血迸射,頭骨開花,唐飛軟綿綿倒地:

“以死謝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