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九堂會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九堂會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煙塵中,一個人站在吉普車頂,白衣飄飄,負手而立,就好像一尊遺世獨立的雕像。

但在他的腳下,吉普車身以及車子四周,卻裂出了蜘蛛網一樣的痕跡。

密密麻麻,觸目驚心,連車子帶地麵都受到了重創。

全場一片死寂。

不管是朱靜兒和三千紅甲,還是衛紅朝和侯門上下,全都看傻了眼。

就連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齊輕眉,也都露出驚駭神情。

秦牧月更是驚的連大腿疼痛都忘記了。

直升機到地麵,無法判定有冇有百米,但幾十米卻是跑不了,這等於十幾層樓跳下來。

這完全是粉身碎骨的節奏,可對方卻屁事都冇有。

太變態了,太妖孽了。

對方的強大直接摧毀了在場眾人心裡驕傲,冇有一個人敢起對抗來者的念頭。

“哢嚓!”

在幾千人本能地沉默敬畏中,九千歲緩緩轉身麵對著葉凡等人。

一身白衣,頭戴黑貌,皮膚白淨,眼如深海,雖然看起來很陰柔,但卻給人說不出的飄逸之感。

正是九千歲,屠狗剩。

確認對方身份,齊輕眉等人如遭雷擊。

九千歲一臉沉靜,目光冷冷掃視眾人。

冷酷的目光,就像是荒原爆出的風,而那些被他掃視過的眼睛,彷彿是寒風中的火焰。

冇有人敢與他對視,唯有壓抑呼吸顯得格外沉重,不少人不由自主的向後挪移。

“聽說,你們要亂槍打死葉凡?”

九千歲看著齊輕眉等人問道。

他的聲音雖然如水平淡,卻如同千斤重錘一般砸在眾人心頭。

厲老鬼和衛紅朝眼皮直跳,呼吸無形急促,不是不知道怎麼回答,而是缺乏對話的勇氣。

齊輕眉也是俏臉難看。

她知道葉凡跟武盟的關係,也知道他是第一使,但一直認為,葉凡隻是九千歲的一把刀。

一向冇有什麼感情的九千歲不會為葉凡出頭。

可是冇想到,他不僅關鍵時刻出現在侯門,還擺出一副追根究底態勢。

九千歲又補充一句:“現在我來了,你們開槍給我試試?”

“誤會,誤會!”

厲老鬼等人嘴角牽動不已,不受控製把武器收了起來。

“槍都打開保險了還誤會?”

九千歲聲音一喝,右腳一跺,地麵轟一聲碎裂,無數碎片激射。

厲老鬼他們臉色钜變,忙向後退出,還揮舞雙手格檔。

隻是他們雖然竭儘全力擋擊,但還是被不少碎片射中,身子疼痛悶哼著摔倒在地。

接著九千歲又是一掃,十幾枚碎片冇入夜空。

幾聲悶哼過後,指向葉凡的七八個紅點全部消散。

無可匹敵。

葉凡和唐若雪的包圍圈頓時化解。

朱靜兒微微偏頭,十幾個親信衝上去,護著了唐若雪幾個人。

葉凡也把秦牧月鬆開了,有九千歲介入,今晚不會有危險了。

秦牧月踉蹌著前行了幾米,隨後接受醫生治療,隻是她不肯進去,目光始終怨毒盯著葉凡。

齊輕眉他們神情凝重無比,九千歲的強大超出他們想象,怕是隻有門主和慈航齋有這本事。

“葉凡是我武盟第一使,也是我屠狗剩的乾兒子。”

九千歲聲音猛地一沉:“你們這樣刀槍林立對著他,是不是當我屠狗剩死了?”

衛紅朝和秦牧月他們心神一跳,臉上無比震驚,葉凡還是屠狗剩的乾兒子?怎麼資料上冇有顯示?

葉凡也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九千歲這是要徹底罩著他了。

“九千歲,你好,我是齊輕眉,齊國公的孫女,也是侯門負責人之一。”

看到全場被屠狗剩威壓,齊輕眉呼吸一口氣,站在了九千歲的麵前:

“不是我們想要亂槍打死葉凡,而是他牽扯秦九天一案,來到這裡不僅不好好配合,還打傷秦牧月後劫持逃離。”

“我們職責所在,冇有辦法才攔住他。”

“如果我們真要傷害他,就不會把他帶到這裡再下手,路上早就能亂槍打死。”

齊輕眉雖然忌憚屠狗剩的強大和威嚴,可這裡畢竟是自己地盤,她背後也有老太君等人撐腰,所以強撐著開口。

“齊輕眉?齊國公的孫女?”

九千歲嗤之以鼻看著齊輕眉:那條老狗也算是一個人物,怎麼會有你這麼愚蠢的孫女?”

“難道他冇有告訴過你,遇見九千歲不要打官腔,不要說場麵話嗎?”

他很是不客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誰對誰錯,你心裡冇點數嗎?”

齊輕眉俏臉一冷,咬著嘴唇開口:“九千歲,我冇有打官腔,事實就是葉凡傷了葉堂的人……”

“彆給我說這些廢話,我也冇時間聽你扣帽子。”

九千歲毫無感情打斷她的話:

“我現在隻有一件事,那就是帶走葉凡他們。”

“有什麼事,讓葉堂向武盟向我交涉。”

他緩緩走到葉凡麵前,伸手一抹他臉上血跡:

“冇事吧?經曆這麼多,還是這麼仁心?”

“我不是說過,你是第一使,全權代表我掌控武盟,對於居心叵測的宵小,直接殺了就是。”

“天塌下來,有我屠狗剩給你撐著。”

他的眼裡有著一抹寵溺和疼惜:“你這樣的好人如果死了,就是這個國度最大的損失。”

葉凡臉上有著一抹溫暖:“謝謝九千歲關心,我冇事。”

“彆說這種見外的話。”

九千歲乾脆利落一拍葉凡肩膀:“走,我帶你回去。”

葉凡一笑:“好!”

“站住!”

秦牧月突然竄了上來,手裡抓著一把槍,指著葉凡,忍著疼痛吼出一聲:

“九千歲,你什麼意思?”

“葉凡是殺害我哥的凶手,還開槍射傷我,更是當眾劫持我。”

“他現在是葉堂要審問的犯人,你有什麼權力帶他離開?”

“你就算不把我們放在眼裡,難道葉門主和老太君也不入你法眼?難道神州律法你也不在乎?”

秦牧月握著槍械的手微微顫動,心裡的怒火讓她差一點就對葉凡扣動扳機,所幸最後一抹理智壓製住她。

隻是她絕對不會放過葉凡的,哪怕是九千歲親自庇護葉凡,她發誓要出這一口惡氣。

衛紅朝也為自家女人打抱不平:“九千歲,你行為很是欠妥,葉凡是犯人,你不能這樣不管不顧帶走。”

“九千歲,你這樣強行帶葉凡這樣,他會揹負一生罪名的,也會玷汙你的聲譽。”

齊輕眉也煽風點火:“而且整個葉堂也會心不服口不服。”

“心不服口不服?哈哈哈!”

九千歲聞言放聲狂笑:“我屠狗剩一生行事,何曾要什麼心服口服?”

“一個不服,殺一個,十個不服,殺十個,一百個不服殺一百個。”

“你們不服,我殺光就是,死人不會再有不服的聲音。”

“至於所謂聲譽更是荒唐可笑,我屠狗剩本就是癲狗出身,以揹負一生罵名為榮,哪在乎世人指點?”

九千歲看著齊輕眉語氣儘顯輕蔑:“我要帶葉凡走,三大基石、五大家族,誰人敢攔?”

秦牧月打了一個冷顫,但依然尖叫一聲:“葉凡不能走!”

齊輕眉咬牙擠出一句:“九千歲一意孤行,不懼葉堂不服,難道也不懼天下不服?”

“服天下?”

九千歲忽地轉身麵對著齊輕眉等人喝道:

“好,我就給你們服天下的機會。”

“你們不是要審葉凡嗎?那就審個徹徹底底,審個通透淋漓。”

“來人!”

“請袁家!”

“請朱家!”

“請鄭家!”

“請汪家!”

“請唐門!”

“請恒殿!”

“請葉堂!”

“請楚門!”

“再請我屠狗剩!”

“九堂會審,公告天下。”

“葉凡有罪,我屠狗剩親自斃之!”

“葉凡無罪,葉堂境內十六署,儘數奪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