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十八章 記住,你是猛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十八章 記住,你是猛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禁城醞釀陰謀的接下來幾天,葉凡一直呆在金芝林給病人治病。

對於葉凡來說,除非天塌下來,不然每天還是要儘力診治病人的。

而且隻要呆在金芝林,外麵再大的風雨,葉凡也能淡然相對。

金芝林眾人也都按部就班生活。

倒是剛從港城回來的鄭俊卿急匆匆趕來:

“葉少,聽說你把衛紅朝揍了一頓?”

昔日吊炸天的鄭家大少改變了不少,不僅剪掉了飄飄長髮,陰柔氣質也消失不見,更多是接地氣的富二代形象。

如非金芝林眾人知道他的名頭,不然很難把他跟鄭家繼承人牽扯一起。

“他招惹我,我揍他,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葉凡給病人開了一個藥方,頭也不抬冒出一句,差一點就說出你不也給我收拾過?

“夠猛,夠強,夠魄力。”

鄭俊卿大笑一聲,豎起大拇指開口:“得到你的確認,我心裡現在非常痛快。”

“可惜我冇有在現場,不然我非把過程拍攝下來,然後每天吃飯的時候看一遍。”

他眼裡閃爍一抹光芒:“估計胃口會大開不少。”

葉凡好奇望了他一眼:“不就揍個衛紅朝嗎,至於把你樂成這樣嗎?你跟他有仇?”

“確實有仇,還吃過虧。”

鄭俊卿自己去倒了兩杯茶水,一杯給葉凡,一杯自己咕嚕嚕喝著:

“三年前我去寶城逍遙快活,因為一對大喬小喬的雙胞胎,跟衛紅朝發生個小衝突。”

“然後又在賭桌上贏了他不少錢。”

“結果當晚我在酒店遭受到一夥武道高強的蒙麪人打劫。”

“不僅大喬小喬被拖走,贏來的錢被搶走,幾個鄭家保鏢被打殘,連我腦袋都被砸了兩槍。”

“不用調查我也知道是衛紅朝惱羞成怒報複。”

“我一怒之下就帶人去他會所找他算賬,結果他不僅不認賬,還說我衝撞了他的會所和客人,要我斟茶道歉。”

“我當然不肯,結果被幾十支槍指著腦袋。”

“他還把一支黑槍丟給親信,如果我不道歉,他親信就會走火。”

“我冇法子,人家地盤,又冇有證據,人家槍還比我多,我最後隻能說對不起。”

“這是我人生一大恥辱啊。”

“我回來龍都找家族幫忙,結果被我叔他們知道後,不僅冇有給我撐腰,還一個個製止我還擊。”

“他們說衛紅朝背靠葉禁城,葉禁城又是葉老太太愛孫,事情搞大很容易引得老太太介入。”

“老太太可是年老一輩碩果僅存的兩大元老之一。”

“還有一個就是楚帥!”

“而我的力量又不足於去寶城撒野,所以隻能吞了那一隻死貓。”

“最讓我憤怒的是,被搶劫一個月後,我收到了衛紅朝發來的簡訊,上麵是大喬小喬接客百人的照片。”

“背景是在東南亞某個國家……”

“我當時恨得不行,砸錢請了殺手去對付衛紅朝,可惜連續三批人都石沉大海。”

“我最後還通過關係聯絡了烏衣巷動手,可不知道為什麼,烏衣巷也冇有成功,反倒是退了我雙倍黃金。”

“接著我收到家族警告,不得再對衛紅朝下手,我隻能暫時罷手。”

“隻是我明麵上不再提及此事,心底卻始終刺著那根刺,每次想到都恨不得打爆衛紅朝的腦袋。”

“這次聽到他被你揍了,我真是高興的睡不著,雖然不是我動手,但能看到他吃虧,還是很爽的。”

鄭俊卿冇有對葉凡隱瞞,一口氣把自己遭遇說出來,眉間多了一抹舒展。

“想不到你跟衛紅朝還有這種恩怨。”

葉凡聞言笑了笑:“我一直以為,你隻在我手裡吃了虧,冇想到還在衛紅朝那裡栽了跟鬥。”

同時葉凡心裡劃過一個念頭,辰龍老王八蛋那天對衛紅朝一臉茫然,也不知道是真不瞭解,還是裝作不認識。

“我對那王八蛋可是恨之入骨。”

鄭俊卿很是遺憾:“可惜我冇有你的魄力,也冇有國士護身符,不然我分分鐘攔住他痛揍。”

他臉上有著一抹無奈,自己背景比葉凡牛,資源也比葉凡強,還有隻手遮天的家族,可惜卻無法做到葉凡的快意恩仇。

哪怕是自己地盤,他也要顧慮一堆東西。

“遲早有機會出這口氣的。”

葉凡伸手一拍鄭俊卿笑道:“剛飛回來,應該累了,回家去休息吧,改天再過來一起吃飯。”

鄭俊卿點點頭:“好,改天我再過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

他正要離去,卻突然想起了什麼,扭頭望向了葉凡問道:

“若雪集團旗下一個鬥牛場,最近兩天被人挑戰,鬥牛連輸二十四場,損失非常巨大。”

“我是從圈中幾個同伴朋友圈看到的,每一場金額高達上限一個億了。”

鄭俊卿提醒一句:“不知道唐總有冇有跟你說這件事?”

“鬥牛場?”

葉凡微微一愣:“若雪集團還有這玩意?”

“你不知道?這可是神州第一家合法鬥牛場。”

鄭俊卿向後院微微偏頭:“你趕緊找唐總問一問。”

“若雪集團再有錢也不是這樣糟蹋,一天十幾個億出去,一天十幾個億出去,割肉一樣痛。”

隨後,他就揮揮手跟葉凡告彆,轉身鑽入不遠處的一輛車子。

車子緩緩啟動,鄭俊卿散去了臉上笑容,多了一分淩厲和陰柔。

他掃視一眼漸漸遠去的金芝林,隨後又拿來一瓶蘇打水灌了進去,臉上有一股說不出的複雜。

這時,坐在後排座椅的鄭乾坤緩緩睜開眼睛。

他看著鄭俊卿淡淡出聲:“怎麼,心裡糾結?”

鄭俊卿輕聲一歎:“葉凡是一個好人。”

鄭乾坤一笑:“他讓你吃了大虧,還讓你麵子落地,連你妹妹和叔叔都被他打臉了,你不恨他了?”

“曾經恨過,還恨之入骨。”

鄭俊卿擠出一句:“隻是現在回頭一看,確實是自己不懂事。”

“你會這麼想,說明你成熟了不少,隻是要擺正自己的位置。”

鄭乾坤淡淡開口:“在金芝林呆久了,你是不是真把自己當司機了,而不是鄭家大少?”

鄭俊卿神情黯然冇有出聲。

“俊卿啊,你要記住,你不是一頭吃草的小羔羊。”

鄭乾坤一握侄子的手:

“你是一頭吃肉喝血的猛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