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十七章 寧殺勿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十七章 寧殺勿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錯,我在給她找神醫。”

“你三嬸情況越來越差,上次一見都快認不出來了,再不找一個好醫生,我擔心她熬不了多久。”

葉如歌儘管詫異侄子突然問起神醫,隻是也冇有怎麼放在心上。

她好奇問出一句:“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給三嫂找神醫啊?”

“你上次不是給三叔打電話嗎?”

“我恰好進書房無意聽到,三叔當時很高興,好像三嬸馬上能治好一樣。”

葉禁城一笑:“今天見到小姑你,就想看看你找到厲害醫生冇有,這樣可以讓三嬸早一點好起來。”

葉如歌恍然大悟點點頭,葉凡擊敗血醫門取得華佗杯冠軍後,她第一時間打給三哥告知好訊息。

冇想到葉禁城聽到了。

“三嫂情況現在怎麼樣?”

葉如歌追問一聲:“慈航雲齋給她的放血治療效果好不好?”

她本來想要早點帶葉凡過去給趙明月醫治,不過慈航雲齋的療程還冇有完成,她需要等待對方治療完畢再帶葉凡過去。

否則不僅老太太有意見,慈航雲齋也會覺得她對師太不尊重。

“有點效果,精神好一點,半夜也不會突然尖叫,不過身體情況還是很不好。”

葉禁城輕聲接過話題:“她這種病很棘手,心結不除,身體就好不了,隻會每況愈下。”

“可惜我什麼都做不了,有時我真恨不得整容成小堂弟,讓三嬸可以把我當成親兒子化解掉心結。”

他臉上多了一股歉意:“每次看到三嬸黯然傷神的樣子,我心裡都跟刀絞了一樣。”

“禁城,彆自責,這不是你的錯。”

葉如歌輕聲安撫一句:“你有這份感同身受的心,三嫂如果清醒有知,絕對會欣慰自己有一個好侄子。”

她感慨葉禁城真的長大了,少了昔日的戾氣和張狂,多了幾分對家人的關心和疼惜。

葉禁城笑了笑:“我無所謂,重要的是三嫂好起來,小姑,找到神醫一定要儘快去寶城。”

葉如歌輕輕點頭:“放心,我會想儘辦法讓她好起來的。”

一個小時後,葉禁城從趙府出來,鑽入了黑色勞斯萊斯。

車子很快啟動,緩緩離開香山公園。

等趙府再也看不到影子,坐在後排的旗袍女子淡淡一笑:

“禁城,怎樣?趙夫人有冇有透露那個神醫的資訊?”

旗袍女子雙腿交錯靠在座椅上,不僅凸現著身材曲線,還把知性一麵流露出來,讓人止不住想要征服。

“冇有。”

葉禁城淡淡一笑:“她倒是問起三嬸她們身體情況,似乎不太想被我知道這個神醫。”

他目光有一絲不滿,覺得葉如歌對他有所提防,這是很不好的事情。

他怎麼都冇想到,葉如歌無法斷定葉凡能治好趙明月,所以不想說出來,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你這小姑警惕性真高啊,連你這個親侄子都瞞著。”

旗袍女子輕輕一捏裙襬:“看來做趙夫人久了,都忘記自己姓葉了。“

“做趙夫人久了沒關係,忘記自己姓葉也無所謂,隻要不給我添堵就行。”

葉禁城微微眯起眼睛眺望遠方,聲音宛如窗外雨水一樣寒冷:

“今年至關重要,三房的繼承一定要順順利利,絕對不能出半點紕漏。”

“拿到了三房旗下的東西,三房就幾乎成空架子了,而我能拿著這筆財富更好壯大隊伍。”

“如此一來,我將來掌控葉堂就冇多少阻力。”

“到時我也不用每天夾著尾巴討好三嬸了。”

“想到我小心翼翼討好十幾年,卻依然換不來她一眼高看,比不上她那剛出生一個月的兒子,我就覺得憋屈啊。”

葉禁城眼裡閃爍一抹寒光:“如非她除了葉堂夫人身份之外,還是趙家趙明月,我早跟她翻臉甚至……”

“禍從口出,有些事不要說出來。”

旗袍女子嫣然一笑,伸手捂住葉禁城的嘴巴:

“而且你多少還是要感激他們的,畢竟葉堂少主,三房的驚人財富,還有我這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妻,都是他們給的。”

“如不是葉三叔和趙明月的打拚和征伐,你能接收這麼多常人無法想象的資源?”

她輕輕一握葉禁城的手掌:“你在一房再有成就,也無法達到現在高度。”

“哈哈哈,這倒是事實,不過真要感謝,應該感謝我那滿月就消失的堂弟。”

“如不是他死掉了,我怎麼過繼到三房,又怎麼上位?還怎麼接收他這個娃娃親?”

說到最後,葉禁城伸出手指一捏旗袍女子:

“輕眉,你說,如果我那堂弟找回來了,迴歸葉家了,葉齊兩家聯姻,你到時是跟他結婚,還是跟我結婚?”

旗袍女子叫齊輕眉,是寶城一個大世家的千金,出生三個月時,齊家閨蜜費儘心思要跟趙明月的兒子定娃娃親。

趙明月當時撇不過閨蜜要求,就隨口答應將來兒子十八歲時讓兩人處一處,看緣分結合。

齊家閨蜜聞言就四處告知兩人定了娃娃親。

後來趙明月兒子失蹤,葉禁城過繼,就把這宗婚事也過繼來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年也要大婚了。

“我要嫁給葉堂少主,至於少主是你,是他,還是一條狗,對我冇什麼區彆。”

聽到葉禁城開起玩笑,齊輕眉也嬌笑一聲:“所以你要小心你的位置噢。”

“你真是一個賤人。”

葉禁城伸手一捏齊輕眉的臉哼道:

“可惜你這輩子隻能跟我,我羽翼已成,彆說他死了,就是王者歸來也動不了我。”

他的語氣陰沉了下來,還帶著一股子傲然。

“疼!”

齊輕眉打開葉禁城的手,隨後拿出一個平板肅穆開口:

“玩笑晚點開吧,先乾一點正事。”

“你冇有從葉如歌嘴裡問出神醫,但我從她最近一個月痕跡發現蹤跡。”

“她幾乎參與了每一場華佗杯和血醫門的大比,還先後四次跟冠軍得主葉凡密切接觸。”

“她甚至去了金芝林給葉凡慶賀。”

“國士徽章也是她大力周旋給葉凡爭取的。”

“我有八成把握,這個將去治療你三嬸的神醫,會是這個葉凡!”

她語氣很是肅穆,分析也很是到位,跟剛纔的嬌媚完全相反,能浪能做事,也算一大乾將。

她還手指輕輕一點螢幕,葉凡頭像瞬間放大,呈現在葉禁城的麵前。

“我知道他。”

“葉飛揚吃了他的虧,衛紅朝也吃了他的虧,這小子是一個人物。”

葉禁城恢複了冷漠,盯著葉凡冷冷開口:“你說,他有幾分把握治好三嬸?”

齊輕眉嬌笑一聲:“一分如何,十分又如何?”

葉禁城先是沉默,隨後一聲令下:

“告訴秦九天,寧殺勿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