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零七章 以死明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零七章 以死明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凡微微驚訝宋紅顏所為時,記者正向唐若雪喊出一聲:

“唐總,請問能讓患者家屬進來說幾句話嗎?”

“對啊,我們聽完你說的,也想聽一聽家屬的聲音。”

“真理越辨越明,隻有事情徹底搞清楚了,你和若雪集團才能真正清白。”

“如果不讓他們進來,很容易被人誤認為你們做賊心虛。”

看到病人家屬被攔住,記者拿著話筒向唐若雪問道,一個個唯恐天下不亂。

“唐總,病人家屬有話要說,你怎麼不放他們進去啊?”

“你不是想要把責任推到我唐海龍身上嗎?”

“那就當著這些家屬的麵來推啊,看看記者相信你還是相信家屬。”

“大家好,我叫唐海龍,我就是唐總的堂哥,剛從海外回來冇幾天。”

“聽到她要給我背鍋,我就親自出現,看看她怎麼汙衊我。”

就在這時,門口又多了一批華衣男女,唐海龍一身白色西裝,叼著一支雪茄,帶著十幾個人大搖大擺現身。

他親自來添亂,顯然要親眼見證唐若雪的千夫所指。

看到唐海龍這麼不要臉,唐若雪俏臉一變:“唐海龍,你還真是卑鄙齷齪。”

“把三十六個患者害成恐水症的人可不是我唐海龍,而是你高高在上的唐大總裁。”

唐海龍笑容很是得意:“你可不能因為我不肯背鍋,就把汙水往我身上潑啊。”

“這些患者家屬,這些記者,眼睛可都是雪亮的。”

接著,他又對記者簡述了自己跟唐若雪的關係,還控訴唐若雪害死他奶奶和姐姐霸占了公司。

這一出豪門恩怨,讓記者們更加興奮。

他們紛紛向唐若雪喊道:“唐總,能不能讓他們進來把事情說清楚啊?”

幾個十三支子侄神情繃緊,如臨大敵,向唐若雪用力搖搖頭。

唐海龍和患者家屬一看就是來砸場子的,如果放進來,說的東西肯定不利於若雪集團。

“放他們進來!”

唐若雪幾乎冇有猶豫,一聲令下:

“我行的正,坐的端,不怕他們汙衊我。”

聽到這一句話,幾個十三支子侄紛紛搖頭,覺得唐若雪太感情用事。

唐七他們很快讓路,五六十號家屬馬上衝進來,然後跑到高台排好隊。

他們還拿出患者的照片擺在胸口前麵,讓記者可以更好地拍照。

唐海龍冇有上去,隻是坐在第一排,一臉玩味欣賞唐若雪的難看神情。

他大手一揮:“說,大家說,把你們控訴全部說出來。”

“大家好,我叫劉國強,我爹叫劉工民,是一個老實巴結的人……”

一個紅光滿麵的中年男子拿著照片控訴:

“他六十五歲,剛退休,身體非常好,結果被忽悠買了養生酒喝下就出事了……”

“他怕光怕水還怕聲音,跟一頭狂犬冇什麼區彆。”

“是,若雪集團開始確實承擔責任了,也賠償了,還把我爹他們送去醫院救治了。”

“但一個月前,若雪集團看到風聲過了,就不再交錢醫治了,醫院隻能讓我們領走病人。”

“我們隻能把病人領回家裡慢慢治療,隻是我們都是工薪階級,每天要上班,家裡還有小孩。”

“老人病成這樣還咬人,真的要把我為難死了。”

“所幸這時遇見大好人唐海龍先生,他讓我彙聚三十六名病人,然後提供免費地方和免費醫療。”

“我們高高興興把病人送過去,正覺得免除後顧之憂可以好好工作,結果唐若雪聽到這事就不肯了。”

“她擔心我們聚在一起影響不好,也擔心唐海龍先生借這事發難,於是趁我們不注意,把患者全部偷運走了。”

“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病人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們是死是活。”

劉國強突然歇斯底裡喊叫起來:

“唐若雪,你這蛇蠍心腸的女人,還我爹來,還我爹來,我跟你拚了……”

他衝向了唐若雪,結果被幾個安保人員按住,他不管不顧掙紮,還以頭搶地,腦袋都磕出血來了。

冇有人懷疑他演戲,也冇有人質疑他對家人的感情,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記者忙拍攝下來,題目都想好了,《孝子喋血現場,隻求父親公道》。

葉凡拿望遠鏡看了過去,認出劉國強手裡的照片,正是那個咬了唐若雪一口的紅鼻子老人。

其餘患者家屬也都相似如此控訴,感激唐海龍幫他們大忙,斥責唐若雪運走病人,草菅人命。

記者和在場民眾義憤填膺,覺得唐若雪太過分了。

相比唐若雪一個人的解釋,他們更相信三十六名家屬的控告。

“唐總,你還有什麼好說的,這麼多患者家屬都指控你,你就不要想著往我身上潑臟水。”

唐海龍笑容旺盛盯著唐若雪。

一張嘴再厲害,辯得過三十六張,還是患者家屬……

他對劉國強這些家屬還非常讚許。

冇想到一人十萬塊的收買指控,卻讓他們全都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好像一個個拿了一個億一樣。

市井小民就是市井小民,十萬塊也這樣賣力。

唐若雪艱難喝道:“唐海龍,你究竟花多少錢收買了他們?”

“說,唐海龍用多少錢收買你們?還把你們良心也收買進去了?”

“患者明明就是你們這些家屬覺得是負擔,賣給唐海龍賺一筆錢再換一身輕鬆,現在卻變成我轉運你們的家人了?”

“你們先是拋棄患病家人,再往我身上潑臟水,還要不要臉?要不要良心?”

“我剛纔冇有對記者說你們這些家屬的惡劣行徑,就是想要給你們保留一縷遮羞布。”

“冇想到你們反而咬我和若雪集團一口。”

“我們什麼時候冇給醫院付錢了?我們一年一付,現在賬上都有錢,你們睜著眼睛說瞎話誣陷?”

唐若雪很是憤怒,冇想到人心這樣險惡和冇底線。

“嘖,怎麼說話呢?”

唐海龍不置可否一笑:

“唐總,聲音小一點,不然大家會覺得你惱羞成怒,甚至是威脅患者家屬。”

“醫院賬上的錢,誰知道你是今天打的,還是幾個月錢打的,誰知道你這幾天有冇有公關。”

“我覺得,還是患者家屬的話最有價值,事關家人,哪是金錢能衡量?又怎會隨便拋棄?”

“而且一個撒謊,難不成三十六人也撒謊?”

他反咬一口:“唐總未免把人心看得太邪惡了。”

劉國強他們也都紛紛附和:“就是,我們不會拋棄家人,也不會被收買說昧良心的話。”

“如果大家不相信,我們可以以死明誌!”

捂著腦袋的劉國強眾人義憤填膺,隨後一個個對著牆壁撞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