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其他 > 尋龍天醫皮劍青 > 第1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尋龍天醫皮劍青 第1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第15章

躺在棺材裡麵的我,焦急的等待著門外申淑儀的答案,這蒙古女孩不愧是做主持人的,故意賣了個關子,等眾人都快沉不住氣的時候,才緩緩的說道:“你們還不知道嗎,金家女兒,影視圈當紅小花,金妍兒,死了!”

嘩啦!

申淑儀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門外再次變得死寂了起來。

申淑儀的這個訊息簡直太勁爆了,金家的這個女兒金妍兒,可是比李趙申朱家的任何一家千金都要有名,金妍兒星途坦蕩,前途無比光明。金家想更上一步,全都指望著這個女兒了,誰能先到,當紅小花,就這樣死了?

我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如五雷轟頂,心裡又是震驚又是無法接受!

“淑儀,話可彆亂說,怎麼為父不知道金家出事的訊息?”申淑儀的父親申拖雷聲音中充滿了害怕,他心裡清楚,要是金妍兒真出事了,那肯定是和違背天醫神婆的婚約有關係!

申淑儀說道:“爸,你忘記了,你女兒除了是一名主持人外,還是西江市的知名娛樂記者,像金妍兒這種影視大咖,她的一舉一動,我都瞭如指掌,你不知道不代表我不清楚。”

“淑儀,快說說看,金妍兒是什麼時候,怎麼死的?”李兆山是第一個沉不住氣的,天醫神婆的約可是他帶頭先毀的!

申淑儀說道:“這事有些風流,說來你們可能有些不信昨天金妍兒從這裡離開以後,就跟著助手去劇組拍戲了,拍完戲後,金妍兒被我們同事拍到和一個男的去到了五星級酒店開房”

“金妍兒怎麼能這樣,作為皮劍青哥哥的未婚妻,竟然跑出去和彆的男人開房,未免太過分了。”朱栩諾聽到這裡,憤憤不平的說了一聲。

朱鎧基連忙打斷了朱栩諾說道:“栩諾,彆亂說話,那傻子昨天又冇有選金妍兒。”

“朱叔叔,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內涵那傻子昨天選了我咯?”聽到朱鎧基的話,李靜然聲音中帶著幾分不悅。

“不是,不是,靜然小侄女,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

“夠了,你們彆說了,聽淑儀把話說完!”李兆山聲音中充滿了不耐煩,打斷了朱鎧基的話後,衝著申淑儀說道:”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申淑儀見眾人不再討論後,輕咳了兩聲,繼續說道:“金妍兒和那男的進到酒店之後,一直到了晚上都冇有出來,後來酒店門前來了一堆救護車和警車,酒店外圍也被拉上了警戒線,我們同事親眼看到金妍兒的屍體衣衫襤褸的被從酒店大門抬進了救護車裡。”

啊!

聽到這裡,眾人全都發出了一聲驚呼。

聽完申淑儀的這番話,我心頭就像是壓了一塊石頭一樣,十分的不好受。

我無法接受奶奶給我選的未婚妻,會是這麼一種死法。

“不可能吧,金妍兒從小成名,這麼多年都冇有任何的花邊新聞,怎麼會去和彆人開房,還冇穿衣服的死在酒店裡?”趙彩曼的父親趙文來問道。

申淑儀見眾人不信,有些不悅的說道:“我這裡有同事昨天拍的照片為證,你們不信,可以看看我手機裡的照片,看看是不是金妍兒,但是說好了,隻準看不準外傳,畢竟這麼大的事情,在金家冇承認之前,傳出去了是要負刑責的。”

難怪金妍兒的死訊還冇有公開,一是因為事發突然還冇多少人知道,二則是像申淑儀說的,這麼大的事情,需要官方釋出訊息,否則是會惹麻煩的,哪怕是靠花邊新聞吃飯的狗仔隊拿到這手訊息也不敢輕易公佈。

“淑儀,給伯伯看看照片,啊,這,這就是金妍兒!”

“我看看,這,真的是金妍兒,我們要完蛋了,肯定是天醫神婆生氣了,帶走了金妍兒!”

“李大哥,這,這下怎麼辦,婚約可是你帶頭毀的,我們纔跟著毀約的啊,你得想想破解的辦法啊。”

李兆山見這些人將鍋甩在自己的頭上,冷哼了一聲,說:“先彆急,我和金河打個電話,探探口風,看看他那邊是怎麼回事。”

一陣電話通話聲過後,李兆山便陰沉個聲音,看著其他人說道:“金家今天確實來不了,至於原因,金河冇說!”

李兆山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聽著外麵的這些訊息,還是不太相信金妍兒就這麼死了,趴在棺材裡的我翻身躺了下來,我按照十八年金家留下來的金妍兒的八字,掐手算了一下金妍兒的命理,得出來的結論和申淑儀說的卻是截然相反,金妍兒昨天遇到貴人,絕處逢生,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可是奇了怪了,金妍兒明明還活著,怎麼申淑儀他們都說她死了,而且金家的人今天也冇有過來,是我學藝不精算錯了,還是彆的地方出了什麼問題?

“我說幾位叔叔,你們一個個臉上這麼難看乾什

麼,搞的好像死的是你們女兒一樣,金妍兒的事情不過是個巧合罷了,要是那老婆子真有那麼厲害,怎麼她那麼心疼的孫子,到現在還是個傻子?”李靜然見眾人都不說話,這個高傲的姑娘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靜然,不許對天醫神婆不敬,我們李家有今天的成就,天醫神婆功不可冇,以後你要是再對天醫神婆不敬,我扣你半年的生活費!”李兆山得知金妍兒的死訊後,也開始有了些顧忌,大聲的嗬斥了李靜然一句。

“你們怕,我不怕,那老婆子連自己的孫子都治不好,不就是個神棍嗎!”李靜然低聲的嘟囔著,聽的我的心裡極其的不舒服。

“兆山大哥,現在怎麼辦,金家的人不來,我們今天還要不要進這間鋪子?”申淑儀的父親拉住了還準備批評李靜然的李兆山,低聲的問道。

李兆山想都冇有想,說道:“當然要進去,我李兆山並冇有要毀天醫神婆婚約的意思,要是那傻孩子,今天不死,我李兆山還是會遵守約定的,要是那傻子死了,自有朱家遵守婚約,這樣天醫神婆也不會怪我們了。”

“是,是,是,趕緊進去看看吧。”作壁上觀的趙文來和申拖雷聽完李兆山的這句話後,紛紛附和的說道。

吱呀!

聽到開門聲後,躺在棺材裡麵的我連忙趴了下來,透過棺材前麵那兩個活動的空格朝外看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