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 > 第573章 突然憂心的老父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 第573章 突然憂心的老父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雲朝很快他就知道,粟寶為什麼說這句話了。

一頓飯結束,蘇雲朝放下碗,滿足的說道:“我吃飽了。”

蘇老夫人抬手,給他夾了一塊椒鹽豬手:“今天椒鹽豬手做得很香,你再吃一個。”

蘇雲朝想,再吃一個,冇什麼問題。

雖然有點飽了,但椒鹽豬手是真的好吃!

吃完一個椒鹽豬手後。

蘇老夫人把半碗鮑魚蓋澆麵推過來:“這個本來做給粟寶的,但她吃了其他吃不完,你吃了吧!”

蘇雲朝摸摸肚子……冇問題,鮑魚蓋澆麵很香呀!

終於半碗麪吃完,他是真的撐了。

蘇老夫人打了一碗湯放在他麵前:“吃了那麼多,喝點湯吧!這個七彩菌菇雞湯,清甜解膩。”

蘇雲朝覺得也對,雖然真的很撐了,但剛剛吃了那麼多,也想喝完湯解解膩。

喝完湯——

蘇老夫人:“吃點水果,新鮮,平時工作忙冇好好吃飯吧?看你都瘦了!”

蘇雲朝心酸:讓老母親擔心了,吃!

吃完水果——

蘇老夫人:“這是粟寶的酸奶,買了挺多,當飯後甜點促進消化。”

蘇雲朝:……

粟寶的啊……還真有點好奇,嚐嚐味道。

吃完酸奶後——

蘇老夫人:“都快九點了啊……吃點宵夜吧,吳媽烤了生蠔。”

蘇雲朝:“……”

吃完生蠔——

“燒烤有點熱氣,來,喝個酸梅湯。”

蘇雲朝:“……”

好的,他知道他的哥哥們為什麼吃飯逃得比鬼還快了。

等蘇雲朝躺下來的時候,已經撐得翻不了身了,攤開手腳就這樣盯著天花板。

一邊想著今天吃了多少東西。

一邊想著沐歸凡明天又要帶粟寶出門,他休假,要不要跟著去?

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好像陪老太太更重要一點,父母老了,他又冇多少時間在家……

第二天。

吃完早餐後,蘇雲朝的想法就改變了。

還是跟粟寶一起出門吧~

母愛的‘沉重’,他的肚子實在承受不住了。

老母親有老父親陪,平時幾個兄弟也在家,不差他一個!

於是乎,蘇雲朝逃命一般跟著粟寶和沐歸凡出發了。

“去黔州?”淪為司機的蘇雲朝一邊開車,一邊問道:“為什麼突然要去那裡。”

沐歸凡靠在座椅,一手搭在靠背上,慵懶的說道:“你不會想知道的。”

蘇雲朝不以為然,他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鬼都見了,還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

粟寶說道:“七舅舅,我們去抓平等王哦!”

蘇雲朝暗想:就這?

平等王他知道,粟寶和他大哥都跟他說過了。

蘇雲朝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對於見鬼見了一個多星期的他來說,想著再見到平等王也就這回事了。

這次出行,蘇何問蘇梓晰這兩個戰力分析師都冇來,為了安全,他們還是待在蘇家。

平等王一天不滅,他們就一天待在家,一是為了安全,二來也擔心去了學校,萬一連累其他老師同學怎麼辦。

沐歸凡、蘇雲朝和粟寶開車到了機場,停好車乘坐飛機到達黔州。

“先去哪個?”沐歸凡看著地圖,又拿出手機:“這個是慈光寺,位於x市示範級風景區。”

“這個是淨空寺,在y縣,自成風景區,聽說很靈驗,去拜的人不少。”

“這個是普德寺,在z市,位於大嶼山風景區內,值得一提的是這裡也有一棵銀杏樹。”

當無法確定一個東西的時候,尋找共同點是最原始的辦法。

不管是普通人還是罪犯,有意無意中總會有一些自己的嗜好,比如喜歡安靜的人,去咖啡廳的時候總習慣選擇一個偏角落靠窗的位置。

粟寶卻指著慈光寺:“爸爸,我們去這個。”

沐歸凡點頭,“好。”

沐歸凡提著一個長條形狀的大包,先是在附近訂了一個酒店。

他把大包打開:“這是跟我們風格不一樣的衣服,這是假髮,這是帽子。”

粟寶:“爸爸,我有偽裝符。”

沐歸凡:“……”

這種符也有??

“我們這次不需要符籙幫我們偽裝,因為符籙屬於法術、玄術,這些在平等王麵前反而容易暴露。”

“你想想,那麼多人都是普通人,我們出現,卻是不一樣的氣息,第一眼就暴露了。”

粟寶恍悟:“對哦,我怎麼冇想到,爸爸好聰明!”

沐歸凡被自己女兒誇聰明,恬不知恥的勾唇一笑:“這麼聰明是誰爸爸?”

粟寶雙眼亮晶晶,大聲道:“我爸爸!”

蘇雲朝嘴角一抽。

沐歸凡眼底帶著笑意:“嗯哼。”

蘇雲朝:“……”

三人換上了偽裝。

這些東西蘇雲朝熟悉。

他總能用有限的材料將自己大換樣,更彆說沐歸凡的東西更專業。

不一會他就變成一個普普通通的青年,看著隻有二十歲出頭,陽光開朗,性格隨著氣質而變。

粟寶甚至覺得他說話的音調跟潘哥哥有點像。

果然專業哎,那她也要學著小男孩的樣子!

冇錯,粟寶穿著的是小男孩的衣服,戴了一頂酷酷的黑色鴨舌帽。

至於聲音……反正小孩聲音都差不多,這個不用介意。

但學誰好呢?

粟寶眼神轉了轉,忽然想起了那個一見麵就給自己糖的小哥哥——司亦然。

“走吧。”她雙手插兜,嗓音淡淡,甚至帶著幾分冷酷。

蘇雲朝詫異,沐歸凡都忍不住抬頭看過來。

粟寶皺眉:“怎麼?還不走?”

兩個專業選手:“……”

沐歸凡總覺得這樣的粟寶有點熟悉,仔細想想,好傢夥,這不是那個狼崽子——司亦然嗎?

粟寶居然學司亦然!

該說不說,還真的是氣質大變樣,一下子就從那個萌寶變成了欠揍的小子。

正想著,就見粟寶揚起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怎麼樣怎麼樣,爸爸,我學得像不像!”

一秒鐘,‘司亦然’變回了粟寶。

蘇雲朝感覺自己這些年的訓練都白學了。

沐歸凡感覺自己的小乖崽好像就要被狼崽子騙走了。

一直到出門、坐上前往x市的車子上,沐歸凡還一直在想:

家裡三個哥哥,她為什麼不學?

為什麼突然學司亦然?

她跟那小狼崽子,什麼時候那麼熟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