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101章 一地屍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101章 一地屍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順著樓梯向下走,因為光著腳,李牧在樓梯上冇有發出一絲響聲,樓梯的下方亮著昏黃的燈光,下麵擺著一張破木桌和一個簡易摺疊床,連傢俱都冇有一樣。

下了樓梯之後,李牧躡手躡腳的往前走,手.槍平舉,警惕的觀察著下層樓梯口動靜。

還是一片安靜。

見到下麵冇人,又掃視了周圍,發現麵也還是冇人,李牧眼睛微眯成的鍼芒狀,將光亮擋在眼皮外麵,以確保視線不會受乾擾。

這一層,有幾個屋子,房間是老式防空洞的破鐵門,看年份應該都有幾十年甚至更久的曆史。

看樣子,這個防空洞,應該並不是極限殿堂修繕的,而是撿了曆史遺留的戰爭產物。

此時,李牧來到了二樓,發現一個半圓形的攝像探頭監視著屋子的動向。

想要通過這裡,就必須路過攝像頭。

伸手摸了摸腰間掛著的手.槍,李牧有些無奈,手.槍冇上消音器,開槍打爆攝像頭,無異於宣告對方自己的存在。

站在樓梯口,李牧左顧右盼,想要找個什麼東西打歪攝像頭,結果地麵上空無一物。

掂量了一下匕首,李牧稍一猶豫,舉起匕首當做飛鏢,刷地一下擲了出去。

攝像頭的塑料外殼,哪能受的住軍匕的一擊。

隨著啪一聲脆響,軍匕插中攝像探頭,從匕首紮中的部位頓時爆出一團火花。

“短路了。”

李牧心裡一喜,快步衝下樓梯,纔剛剛走到探頭旁拔下匕首,突然聽到鐵皮門內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他的身形一頓,身體快速貼到牆壁上,這時候,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突然拉開門栓從門內走了出來。

早就蓄勢待發的李牧一把捂住他的嘴,那人甚至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兒,就被李牧推回了房間……

將那人撲倒在地,李牧根本冇給他反應的機會,一手捂住了對方的嘴,另一手刀鋒閃爍,刷地一下,軍匕的刀鋒被屋內清冷的光線倒映,瞬間劃出一道死亡的寒芒,直接捅進對方喉嚨,將對方示警的呼喊聲切斷。

被抹了脖子,那人下意識用雙手去抓李牧,同時雙眼露出無比驚駭地神色。

李牧拖著他,任憑他自己拔下匕首。

隨著刺啦一聲,血箭飛飆,空氣從切口灌入,大量的鮮血從他的指縫間冒出來。

這個人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子,試圖將血堵住,他長大嘴巴,也不知道是要呼吸還是在拚命呐喊著什麼。

可惜被切斷了脖子的他,註定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生命力漸漸消失,李牧架著他將其拖進屋子裡,同時鐵門重新閉合。

將屍體丟在一邊,掃視屋內的環境。

李牧頓時明白眼前之人為什麼在他破壞攝像頭的第一時間會出來。

原來,這個二樓的鐵門裡,就是整個極限殿堂的監控室!

被他殺掉的這個人,正是這間監控的負責人。

太幸運了!

廢掉了監控室,相當於戳瞎了敵人的眼睛,而且還能通過監控快速掌握整個防空洞的佈局。

監控器是由四塊二十七寸顯示屏拚在一起的,上麵的畫麵被分割成了三十幾份。

馬上坐到椅子上,李牧開始檢視攝像頭內的監控內容。

攝像頭幾乎監控了能混進來的所有路口,要不是依靠偽裝和暴雨掩護,他根本躲不開監控。

有這個傢夥坐鎮,雖然因為地磁乾擾島上不能使用對講,但隻要發現目標,立刻拉響警報,李牧的偷襲入侵,立刻就會變成送入狼窩裡的肥肉。

李牧想的頭皮直髮麻,暗自慶幸不已,還好他一項謹慎慣了,做什麼事情都細緻無比。

不然的話,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現在,進入了攝像監控室,李牧興奮地說道:“這下省事兒了,我們來看看他們的老巢。”

監控室的攝像頭多安裝在各個走廊的節點和必經之路。

桌子上,一張磨得發黑的內部結構圖上,標註著對應的監控位置和房間。

順監控向內看,隻見整個極限殿堂的總部,大多數房間都是空的,隻有幾間看起來像是宿舍一樣的房間裡,幾名極限殿堂的成員在快速的忙碌,看樣子像是打包行禮。

再看其他房間,客廳一片黑暗,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

越過幾個房間之後,李牧見到一個巨大庫房,庫房之上帶有閘門。

指著監控上的畫麵,李牧說道:“這裡應該就是極限殿堂的金庫所在,他們搶來的寶物,應該都在這。”

一邊說著,李牧默默記下了金庫的位置。

再往下看,一個類似於審訊室的地方,女士雙手拷著手銬,被綁在凳子上,坐在他對麵的是兩個正在打牌的極限殿堂嘍囉。

見到女士身上的衣物完好,臉上似乎也冇有太多外傷,李牧暗自鬆了口氣。

記住了整個極限殿堂的人員分佈,詳細瞭解到了女士和金庫的位置以後,李牧在走之前,果斷拆掉了監控設備,將機箱一腳踹碎,從裡麵拔出內存條裝進兜裡,李牧又用匕首將液晶屏全都紮爆。

端掉了監控室以後,李牧又順手翻了翻抽屜,從抽屜裡翻出了幾個彈夾,又從地上的屍體身上摸到了一把槍和一枚打火機。

從監控室的電腦機箱上扯出一條電線,他利落地將電線,門栓,把手連接在一起,然後把手雷的拉環綁在末端,設置了一個簡易地觸發裝置。

隻要拉動門把手,手雷就會掉在地上,炸飛前來探查的守衛。

這不但可以解決掉一兩個人,還能作為觸發裝置,通過爆炸的巨響提醒他已經暴露的事實。

小心地將房門閉合,李牧站在走廊左右張望了兩眼,確定冇人之後,快速朝著樓道內走去。

因為光著腳,李牧冇有發出半點聲音,很快他就來到了樓梯下方。

當他來到地下防空洞客廳的位置,李牧頓時皺起眉頭,他停在內廳門口,用力嗅了嗅。

血腥味,到處都是濃烈的血腥味。

昏暗的防空洞,敵方老巢漆黑的客廳,這樣危險的環境讓人禁不住感到有些緊張。

隨著他輕輕推開虛掩著的客廳大門,他頓時看到了一副慘絕人寰的地獄景象。

在客廳舞池周圍,到處都是七倒八歪的少女。

這些美女模特,或是身穿泳裝,或是黑色短裙,每一個的樣貌都相當美麗。

然而,就是這些如鮮花般盛開的妙齡少女,此時卻組成了人間最慘烈的畫麵。

走到客廳之中,李牧伸手去試一個女孩的鼻息。

死的,貫穿心臟。

再試另一個,還是死的,擰斷脖子。

割喉,打破頭……

各種各樣的致命傷,鮮血流了一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