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86章 門道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86章 門道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李牧不屑地笑了笑,對他來說,對麵的幾個二代不過是被爹媽慣壞了的毛孩子而已。

懶得搭理幾個小子的挑釁,李牧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下麵拍賣會的準備工作上。

此時,戲台下麵的賓客交頭接耳的更加熱烈,不少重量級的貴賓,以及許多趕在拍賣會閉場前才趕來的人正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有序入場落座。

幾名身穿製服的工作人員上台拿著一個話筒在調試,還有人在調試燈光。

李牧對於拍賣會的流程並不陌生,尤其是國外的頂級拍賣會,他參加過不少。

憑他老辣的眼力一眼就看得出來,這的確不是國外那種呈規模的晚宴類拍賣會,而是屬於私人的內部拍賣會,行內的大家玩的場子。

這種地方最是特彆,因為大部分能進入這種場子拍賣的東西,都是冇法估價的佳品,其中不少珍奇的玩意兒,可能是第一次出現,連專家都冇有見過。

所以想要在這裡拍東西,考驗的不但是有多少錢,更是眼力和反應。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地方也能買到贗品。

並且能進入這種地方的假貨,質量和細節完全騙得過故宮博物院專家級的老教授。

李牧作為龍域組織的第一把交椅,這方麵的見聞和閱曆不是尋常人可以比擬的。

傳授他這方麵經驗的大家給他講過一個小故事,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有一位‘造假’大師名字叫做高水旺,曾經就讓故宮級彆的鑒寶大師交了七八十萬的天價學費。

他所製作的古瓷器已經是爐火純青。不僅外形相似,就連細節也完美匹配,真正做到了藝術品的水平。

這樣的事情並非孤例,現在仿冒者用極端高超的技術完全複製出的和真品完全一樣的東西,這東西絕對是贗品,但是你通過任何鑒定都找不出它的破綻。

當然,這種東西成本也是十分驚人的,為了讓這種贗品的利潤達到最大化,必然會出讓它現在最高階的市場上。

總之,這裡的拍賣會可以說是長見識的頂級盛宴,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出現。

回想著過往幾年,同時跟世界頂級玉石大師以及中外古董鑒定大師學習的經曆,李牧不禁有些唏噓。

如今一晃多年過去,他終於有機會來國內見識一下這新月飯店的拍賣盛宴。

隨著設備逐漸調試完成。

下麵的嘈雜聲也越來越小。

一個身穿黑色馬甲正裝,臉上帶著金絲長鏈單片眼鏡的老年人,舉起話筒,對四周說道:

“拍賣會還有五分鐘正式開始,請諸位貴賓保持安靜,我們馬上就要關門了。”

幾乎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和之前台上端出展品的一樣身穿高開叉旗袍的禮儀小姐,準時敲響各個雅間的大門。

李牧回頭說道:

“請進。”

一位柳腰豐臀的美女端著金絲楠木的托盤,送上了今天拍賣會的花名冊以及手舉牌。

牌子李牧並不陌生,上麵寫的號碼就是雅間的房號,李牧定睛看去,上麵的號碼是128號碼普通。

冊子,用的燙金絲絨摺頁,裡麵的每一件拍品都有著一張相片,以及詳細的介紹。

李牧和沈蔓歌拿著名冊一邊翻看,一邊注視著下麵的動態。

雅間一共分為三層,是一個環形結構,無數和李牧兩人所呆的房間類似的雅間圍成一個三麪包圍一麵的環麵,對準中間下方的台子。

隨著追光燈亮了起來,打在第一個玻璃罩上,下麵的司儀立刻叫道:

“現在是晚上八點整,我是主持今晚拍賣會的鑒定師劉海平,歡迎諸位貴賓前來參加我們新月飯店今晚舉辦的拍賣會,我在這裡提前預祝諸位都能得到自己滿意的藏品。”

掌聲雷動。

受到氣氛的感染,沈蔓歌和李牧也坐在雅間裡輕輕拍起巴掌,算是給今晚的拍賣會捧個場。

那位自稱是劉海平的鑒定師麵對掌聲,朝著三個環麵鞠躬。

禮畢之後,他再次開口說道:

“閒言少敘,下麵放出我們第一件藏品,元代鬼穀下山瓶。”

“估價60萬,起拍價格20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一萬。”

兩個人低頭皆是去看那名冊。

冊子上的說明相當詳細,不但介紹了上次瓶子出現的拍賣場所,以及最終成交價,而且還寫明瞭優點和瑕疵,讓人一目瞭然。

就在李牧和沈蔓歌聽到有人開始報價的時候,場內的叫價聲立刻變得此起彼伏。

沈蔓歌對於古董並不是很瞭解。

於是李牧主動開口解釋說道:

“拍賣會的第一件拍品,往往都是最有升值空間的佳品。”

“這種物件一般價值不會太高,但也不會太低,為的就是炒熱氣氛,讓每一位競拍者都能有些參與感,好方便炒熱後麵的氣氛。”

聽了李牧的介紹,沈蔓歌微微一笑,問李牧道:

“小牧,看你說的頭頭是道,你之前參加過拍賣會?”

她還不知道,李牧之前在瑞士,不但拍了一棟世界著名的頂級大廈,還給三姐葉心怡順手拍下了一件頂級珠寶——天空之心。

李牧微微一笑,對沈蔓歌說了實話,在國外的時候,去逛過幾次。

對於李牧的話,沈蔓歌不太相信。

畢竟她對李牧的印象,大多還停留在小時候那個偷看她換衣服,平時滿嘴跑火車的小男孩形象。

不過見李牧說的肯定,沈蔓歌下意識就問道:

“要你說,這瓶子的價值,大概在多少?”

李牧看著花名冊上的第一件拍品,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實際價值最多在80萬左右,如果再高,就超過了瓶子本身的價格太多。”

“這裡既然是四九城頂級的拍賣會,大家的眼力應該都不會太差。”

“拋出有人鬥氣的情況,這瓶子最終的成交價應該在88萬以內。”

聽李牧說的有零有整,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沈蔓歌顯得有些將信將疑。

很快,價格在被叫道七十萬左右的時候,出價的人明顯少了許多。

隻有零星一兩個人,還在互相還價。

“20號,出價78萬,一次。”

“20號,出價78萬,兩次。”

李牧笑著說道:

“要成交了。”

見這花瓶還真在李牧所說的估價範疇,沈蔓歌不由得有些驚訝。

就在她等待一錘定音的時候,李牧突然舉起牌子喊道:

“79萬。”

沈蔓歌疑惑道:

“小牧,你乾嘛?”

李牧舉著牌子,衝著沈蔓歌眨眨眼,然後對著對麵的包廂晃動了一下手裡128號的號碼牌,小聲說道:

“看好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