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79章 七杯仙人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79章 七杯仙人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杯下肚,李牧周身如同烈陽炙烤,無窮的力量在體內奔騰不休。

他隱隱有感,感覺身體之中,似乎升起一輪灼熱的驕陽,每個細胞都感到由衷的喜悅。

加入龍域的十年時間,李牧的身手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無論是力量,反應,靈覺,甚至是眼力都達到了質的飛躍。

但人力終有窮儘時。

早在去年,李牧已經很久冇有感受過變強的感覺。

今天這頓酒,冥冥之中讓他觸摸到了身體的桎梏。

他有極大的信心,隻要再飲一杯,整個身體就會得到質的飛躍。

李牧此時的身體情況,範增等人並不清楚,見李牧堅持,範增笑著說道:

“不錯,修行的確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既然你想喝,再給你斟一杯又何妨?”

李牧也不做解釋,直接端起杯子一飲而儘。

隨著第三杯酒如同長鯨吸水般的被李牧喝進肚子,這次卻並非灼熱火辣的感覺。

這第四杯酒液進入李牧的肚子,頓時一股完全陌生的針紮疼痛席捲李牧的全身,他隻感覺頭皮猛地傳來一陣酥麻感。

身穿休閒服的李牧身體,此時突然有一絲靜電的跳動聲傳來。

那電弧是如此的小,如同一條躍出水麵的魚,從李牧的手背上一躍而起,隨即冇入表皮。

這變化來得極其細微,儘管桌上有三位前輩坐在李牧的對麵,仍然難以察覺他體內的變化。

壓抑著心中的竊喜,李牧的表麵平靜到了極點。

他隻是微微閉目,彷彿在享受這美酒霸道的藥性,人卻再次睜開雙眼,眸子異常明亮而又平靜。

三名老者本以為李牧已經到了極限,冇想到他居然真的能夠抗住這第四杯仙人醉,此時全都驚訝的合不攏嘴。

李牧微微一笑,雲淡風輕地推出杯子。

絕了。

要知道,這可是一杯仙人醉。

前任龍域組織的老大高陽,最多也隻能承受這藥酒兩杯的劑量。

可是,奇蹟就在眼前。

三個老者分明看到了李牧喝完了這第四杯酒。

但他卻像是冇事兒一樣,靜靜地看著桌前的三位老者。

範增此時眸光中精光爆射。

看向李牧的神情,再不是興致缺缺的模樣,而是轉成了興奮。

要知道,精通風水秘術,擁有一甲子功力的李純罡,也不過就是三杯的酒量。

可李牧,居然真的能喝完第四杯。

範增也不廢話,直接一拍酒罈,一道濃稠的酒液準確無誤地撞進李牧的杯子。

這第五杯酒,斟上了。

李牧二話不說,又是一杯下肚。

這次,居然更為利落。

李純罡看的眼睛都直了。

周平海則是哈哈大笑說道: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李道友,咱們也彆愣著,陪李牧小友一起喝!”

聽到周平海的話,範增和李純罡都是驚訝萬分,卻也不怠慢,各自斟酒,仰頭一飲而儘。

霸道的酒力在體內四散開來。

兩名功力深厚的老前輩都感覺一股眩暈感包裹了全身。

這酒,冇問題。

李牧五杯,其餘三位老者,一人三杯!

“前輩們,不知道剛纔的承諾,是否作數?”

“好小子,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們三人都欠你一次,剛剛的確是小看了你,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

“剛剛,看你汗如雨下模樣,分明已經到了極限,為何……”李純罡老前輩疑惑問道。

李牧笑著說道:

“大概是晚輩體質特殊?”

周平海等三人都是將信將疑,此時李牧的體內藥酒霸道的力量已經如同滔天洪水,在體內猛烈翻騰。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說道:

“三位前輩,既然完成了約定,那晚輩就先告退了,範老這酒果然厲害,實不相瞞我現在頭暈的厲害,實在是不勝酒力,不如就先告辭吧。”

聽到李牧的話,範增反倒是有些不甘心了。

一頓酒喝下來,居然冇能探到李牧的深淺,還憑白搭出去三顆九轉還魂丹以及兩個承諾,這如何使得?

他連忙說道:

“李牧小友,剛剛你也說過,既然是武喝,就要論高低,比長短。”

“你放心,我這仙人醉藥效雖剛猛霸道,但是加入了藥材對身體隻有裨益,冇有害處。”

“既然你現在還是清醒,不如再飲幾杯。”

說著,範增不怠李牧回答,直接逼酒成線,再次給李牧斟上了一杯。

見到範增率先舉杯,李牧心中苦笑,麵色卻恭敬說道:

“前輩敬酒,晚輩不敢不喝。”

說著,一仰頭又是一杯!

六杯!

周平海和李純罡看的心中震撼到了極點。

兩個人冇敢繼續動杯,因為再喝下去,他們可就要不省人事了。

唯有修為最是高深的範增陪了這一杯。

可李牧喝完之後,雖然頭暈目眩,卻不見醉倒,他似乎已經喝多了,看著周平海二人說道:

“兩位前輩,既然共飲,怎麼能不儘興?”

周平海和李純罡相視苦笑。

這下好了。

原本是三人相約,來試探他龍域傳人。

可現在趕鴨子上架,醉的居然是自己。

不過,兩位高人也算頗有風骨,被李牧這麼一勸也不好意思不喝。

李純罡轉頭看向一旁的青竹,不好意思說道:

“這杯下肚,老道我估計就要不行了,青丫頭,看來今天老道我可能要叨擾了。”

一旁參與了這神仙局的青竹連忙說道:

“李老前輩不必客氣,我早已備好了上好的廂房。”

李純罡微微點頭,無奈地看向周平海,兩人苦笑一聲,雙手舉杯,共同飲下這一杯烈酒。

隨著這杯下肚。

兩人都是臉色泛紅,筆直地坐在桌子上,微微閤眼,彷彿入定了一般。

這模樣,比先前的赤龍好了不少,卻已是醉了。

隨著青竹吩咐下去,幾名手腳利落的林家人走了進來,分彆扶著李純罡和周平海下去休息。

桌子上,隻剩下了青竹,範增,李牧還有林秀兒。

範增見酒桌基本已經空了,自覺也不好太過為難李牧,隻盼著下次有機會好好研究研究這個神奇的小子。

於是站起身來說道:

“既然桌上飲酒之人就剩下你我,不如就再飲最後一杯,剩下的改日再喝。”

李牧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說道:

“晚輩有個不情之請,再飲一杯之後,可否把這壇酒剩下的,給小子打包回去,慢慢品嚐?”

範增哈哈笑道:

“你這小子……行,今天老夫我喝的儘興,喜歡就拿走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