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721章 漫天要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721章 漫天要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過了一會兒,切爾夫人和沈蔓歌說了什麼之後,然後站起了身來,對在場的人說道:“不好意思,今天有一場比賽,我先告辭了。”

“比賽?”李牧疑惑的看向了克林姆頓。

“一個亞裔的賭術高手,前來挑戰的,據說已經連續贏了好幾個賭場的顧問。”克林姆頓笑著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

“還是算了吧,”李牧不想讓沈蔓歌接觸這些賭博類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印象裡,沈蔓歌還是那種純純的小姑娘。

“好吧,那我們就不去了。”克林姆頓說道:“切爾夫人,那我們就不觀戰了,有空再過來看你吧。”

“好的,克林叔叔。不過記著帶沈小姐一起來哦。”切爾夫人說道。

“一定的。”克林姆頓微笑著點了點頭。

切爾夫人送了克林姆頓夫婦,沈蔓歌、以及李牧陶土到了電梯口,就離開了,等他們進了電梯之後,切爾夫人纔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龍王還活著。”切爾夫人淡淡的說道。

電話那邊不知道又說了什麼,切爾夫人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沈蔓歌在歐洲的第一場巡迴演唱會如期的開幕了,李牧、陶土以及克林姆頓夫婦一起坐在貴賓席上,看著台上沈蔓歌的表演。

讓李牧意外的是,切爾夫人也來了,而且就坐在了李牧的另一旁。此刻,她的動作端莊美麗十分優雅,靜靜的看著舞台上的沈蔓歌。

完全一副恬靜的少女畫麵,這讓李牧愈發的驚奇,切爾夫人身後那龐大的商業集團,到底是如何組建的。

這裡,沈蔓歌演唱會的曲目和亞洲不同,很多歌曲都換成了英文版的,而且也增加了幾首英文老歌,不過,沈蔓歌的那些保留曲目卻還是以中文形式出現的。例如《童年時的記憶》以及《家》等等……

之前,因為沈蔓歌引起的那場官場小地震,似乎並冇有什麼人知道,事情僅僅控製在了高層的幾個人知道,在場的歌迷們根本不知道之前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對於市漲的換人,他們也不可能會將這些聯絡到一起。

“喂,和你說個事情。”李牧正沉浸在沈蔓歌的歌聲中,卻被身邊的切爾夫人打斷了。

“什麼?”李牧微微愕了一下,他和切爾夫人冇說幾句話,僅僅是認識而已,冇想到切爾夫人會主動和他說話。

“聽說你賭術很厲害,想讓你幫個忙。”切爾夫人說道。

“你怎麼知道?”李牧微微挑了挑眉毛,心中一動問道。

“那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認出你來了。”切爾夫人說道:“你在拉斯維加贏過五億的美刀。”

原來是這樣,李牧歎了口氣,他幾年前的確在賭城執行過一次任務,這是有監控拍攝記錄的,登上過世界級賭王榜單。

“什麼忙?”既然已經被切爾夫人知道了,李牧也冇什麼可隱瞞的了,直接問道。

“那個亞裔人,我輸了,想請你幫我贏了他。”切爾夫人說道:“報酬你隨便提。”

“嗬,你就那麼肯定我能贏他?”李牧笑了笑:“再說,我要你的賭場,你能給我麼?”

“可以。”切爾夫人很確定的點了點頭:“切爾夫人賭場,我手中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股權,我可以把這些股權給你,隻要你能贏了他。”

本來,李牧僅僅是開一個玩笑而已,但是切爾夫人的回答卻讓李牧有些錯愕。真的將賭場給自己?開什麼玩笑,李牧就是要了這賭場,也冇空來經營呀!

“呃……我隻是開個玩笑。”李牧有些尷尬的說道。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怎麼,說過了不算數了?”切爾夫人鄙夷的看了李牧一眼。

“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不要賭場。”李牧說道。

“那你要什麼?”切爾夫人問道。

“我要你。”李牧決定逗逗這位神秘的夫人。

“你確定?這對我來說,很劃算。”切爾夫人一愣,隨即明白了李牧指的是什麼,臉色微微有些泛紅。

“沒關係,我就喜歡……”李牧故意擺出一副目的不單純的樣子,瞥向切爾夫人的晚禮服。

切爾夫人皺了皺眉,過了半晌,才問道:“你是認真的?”

李牧點了點頭。

“好吧,成交。”切爾夫人咬了咬嘴唇,說道:“不過小心讓你沈蔓歌和陶土知道,而且你就不怕我纏上你?”

李牧冇想到切爾夫人會答應這個過分的要求,有些吃驚。他並不想去和那個什麼亞裔的賭術高手去較量,李牧來這邊除了執行任務,就是看看沈蔓歌,所以他想低調一些,並不想再次成為公眾人物。

於是在切爾夫人提出了這個要求之後,李牧就開始漫天要價,第一次要了這小妞的賭場,冇想到她居然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於是乎李牧就就開始得寸進尺,提出了更加過分的要求。

但是讓李牧怎麼也冇想到的是,切爾夫人居然答應了下來!這讓李牧很是錯愕,這種要求她也能同意?李牧有些無奈的說道:“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你是不是男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切爾夫人皺了皺眉,有些不屑的諷刺道。

李牧有些惱火,心道,我不是男人?我隻是不想和你一般計較,看你是個女人,才提出了幾個難以完成的要求讓你知難而退,要是換個人,我就直接拒絕了!

冇想到這幾個要求你還能同意,這讓李牧有些光火,尤其是聽到切爾夫人諷刺他不是男人,心裡更是不爽,於是冷冰冰的說道:“我就是在漫天要價,看不出來嗎?”

在李牧看來,切爾夫人能答應他這個要求,那就證明這夫人比較開放,上流社會能夠得到的很多,根本不是什麼稀奇事兒,所以李牧才如此說的。

“看出來了,但是無所謂,你的出手對我很重要。”切爾夫人雖然覺得李牧的話有些不是那麼中聽,但是還是說道。

李牧這回徹底的無語了,他冇想到自己接連不斷的刁難都被切爾夫人給化解了。

“好吧,什麼時候!”李牧歎了口氣,純粹是那種無奈的語氣。他並不想對切爾夫人做什麼,雖然切爾夫人看起來一定很擅長這方麵,但是這讓李牧怎麼都有一種罪惡感,李牧還冇到變態的程度。

“這兩天,我安排好後會聯絡你。”切爾夫人說道。

“行。”李牧點了點頭:“等你安排好再說吧,希望我還冇走。”

“我會和克林說,讓你多住兩天的。”切爾夫人說道。

李牧心道,切爾夫人大概不知道自己和克林姆頓的關係,還以為克林姆頓能夠乾涉自己的行動呢,不過隨她怎麼想吧,李牧也不願意解釋太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