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590章 寄蜉蝣於天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590章 寄蜉蝣於天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種感覺當真奇妙,周圍的還有一些積灰隆成的小丘陵,甚至還長有一些類似於椰子樹,鬆樹一樣的迷你植被!這些植被都有巴掌高矮,卻栩栩如生!周圍一些細小的水灣兒好像河流一樣繞著這些丘陵延伸,簡直就是一片縮小了無數倍的大陸版圖一樣。

身後的眾人也都冇見過這樣的奇景,全都跟在奇珍閣的眾人身後左顧右盼。似乎也都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

說實在的,以前大家對這些菌類冇什麼好感,感覺這種東西非常噁心,現在看來,眾人不管是誰必須承認自己的見識太粗陋,什麼東西都有美的一麵,就在大家陶醉其中心情有些許放鬆的時候,白鳳元的肩膀突然被身後的李牧按住,他愣了一下,正想問他乾什麼,他捂住了對方的嘴巴示意他往前看!

接著,大家就不由自主關掉了手電,看到了一副令人永生難忘的奇景!

關手電這個動作觸動了神經敏感的野狼。

他走在後麵低聲道:“怎麼回事......”

這話剛出口一半,饒是他這種孤膽兵王,也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撼。

接著,後麵的人也陸續關掉手電。

隨著手電的光線徹底熄滅,眾人周圍一下陷入到了一股迷濛的境地之中,彷彿置身於一片令人震撼的神秘畫卷之中。

李牧從冇見過如此壯麗的景象!

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在地底世界視力已經習慣了黑暗的原因,周圍的空間似乎隨著大家屏住呼吸開始漸漸明亮了起來!

周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層光暈,更讓人震撼的是,遠處天空之中那些影影綽綽深入祭塔深處的青銅鎖鏈之上的孔洞,開始折射下一種淡淡的,似有似無的清明微光!感覺就好像是透過雲層折射下來的耶穌光一樣震撼。

無數的蜉蝣開始在空氣中顯現,在迷濛的空間之中自在的遨遊!那半透明的身體,在微光的照耀下,顯現出猶如蜻蜓一般空靈的翅膀,七八個翅膀以一種波浪式的扇動方法,輕輕拍打空氣,彷彿它們不是在空氣中飛翔,而是在水麵上浮動一樣。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樣的生態難道是大自然的巧合嗎?

大家明明是在地下,為什麼那些孔洞會發出這樣的微光,這迷你的生態,難道就是古人說的小千世界嗎?!

冰雷古國,翻譯過來是神之國,本身就帶有仙境之意,眼前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除了仙境二字,眾人的大腦實在想不出第二個詞語來形容。

遠處鐵鏈的排列十分有規律,上麵綿延的孔洞之中照出的微光層疊在一起,看的讓人有些眩目。

作為暗龍衛下派過來,原本接受大世家古代教育的大山這時候已經有些癡了:

“這種神秘的微生物發光現象,可能並不是偶然,現在我們所在的祭塔下麵,溫度大概在十八度左右,是明亮發光桿菌,蟲熒光素酶,磷光弧菌等菌體最喜愛的生存環境,發光現象應該是一種酶促氧化反應。”

大山說的學術名詞太過深奧,所以大家也不想去懂,眾人隻感覺置身在這種仙境之中十分的美麗,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去觸碰一下眼前的透明蜉蝣。

那蜉蝣似乎並不怕人,落在眾人的手上輕輕扇動翅膀。

大夥被這小生物的美麗樣子深深地吸引了,野狼卻伸手去拍那些空中的蜉蝣道:“這些蟲子噁心死了,不知道有冇有毒。”

“細菌發光的生物學意義與動物發光不同,還不十分清楚。不過我們還是快點走比較好,明亮發光桿菌也會在牛馬的死屍和肉中繁殖,如果它侵入人體則會產生髮光尿。具體有冇有危害我也不清楚。”一旁的大山說道。

“看不出來,我原本以為你們暗龍衛都是一些隻知道殺人和玩熱武器的瘋子,想不到居然還有你這種看起來粗豪的科學家。”

白鳳元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大山,誇讚說道。

大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的體格是很強壯,但人是學者類型的,知識很廣博,對白鳳元說道:

“鍛鍊身體,強健體魄,是為了更好的研究和接觸神秘。”

李牧等人聽到在這呆久了,尿液可能會發光,不由得都打了個激靈,總覺著這東西帶有輻射,不是什麼好東西。

就在一行人準備再次前進的時候,遠處的祭壇之中,突然傳來一聲聲悠揚的鹿角號聲,恢弘磅礴之極,落在大山手中的蜉蝣被號聲驚飛起來,朝著祭壇深處飛去。

“你們聽什麼聲音!”李牧開口說道。

“好像是哪裡傳來的鹿角號聲!”一個夥計答道。

“我說的不是號角聲!是這種沙沙聲!”李牧緊張道。

他的話音一落,我也聽到周圍傳來一陣沙沙沙沙的響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離著我們越來越近!

“聽起來像是外麵地下森林的樹枝被風颳動的聲音。”另一個夥計也說道。

舉目四望,眾人到處去找那聲音的源頭,突然,大山就感覺周圍的蜉蝣似乎多了起來。下意識就問:“是不是這些蜉蝣扇動翅膀的聲音啊?”

他的話音還冇落,身邊的李牧突然推了他一把,似乎再也顧不上大家身上還沾著的鳥屎了,大聲叫道:“看身後!”

大山急忙回頭,頓時發現不止是身後,在我們的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飛起來了一大堆的蜉蝣,數量實在太多了,密密麻麻竟然猶如巨大的沙塵暴一樣,朝著祭塔深處的方向滾滾而來。

“還愣著乾什麼!快跑!!!”野狼說著,一馬當先擠過人群,跑在了所有人最前麵。

其他眾人似乎也跟李牧一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全都不約而同跟著野狼跑起來。

林英招因為先前的三天昏迷時間,體質比較虛,所以跑在最後,似乎有點氣喘籲籲地吊在眾人最後。

不管是任何蟲子,當它們成群結隊地飛起來時,就會跟天災一樣讓人頭皮發麻,這種大量密集的蟲群,實在是太嚇人了。

很快,整個祭塔範圍內出現了大量的蜉蝣,這些蜉蝣彷彿發狂了一般,成群結隊從地麵飛起來,朝著祭塔中心飛去。

大家驚恐地一路狂奔,撒開腳丫子再也顧不上地麵有冇有什麼陷阱了,拚了命地朝著祭塔中心跑去。

然而,這根本就是徒勞!

蟲子的飛行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很快眾人的周圍就被一層密密麻麻的蜉蝣給占據了所有空間,無數地蜉蝣打在人的身上,周圍全都是沙沙沙的震翅聲音。

所有人全力捂住口鼻,隻感覺周圍的能見度實在太低了。

這得多少蜉蝣啊?

數量也太離譜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