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117章 影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117章 影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李牧的話,全場不由得陷入震驚。

這已經相當於嚴重的背叛組織。

李牧的目光不含有任何感情,看向龍域的骨乾們,緩緩說道:

“有罪就要認,捱打要立正。”

“這是我們龍域的鐵律,主動站出來吧,否則一旦被我查出來,你們清楚下場如何。”

將軍極力辯解說道:

“零,你這是在懷疑我們,大家雖然不全是你們華國人,但為了龍域都是鞠躬儘瘁,冇有證據的話,這種話不能亂說……”

李牧轉過頭,看向將軍淡淡說道:

“將軍,在不瞭解情況的時候,這種發言是對我的質疑。”

“這已經是今天你第二次毫無根據地質疑我了,如果你還承認我在組織裡的地位,回去自己去刑訊部領二十鞭子。”

聽到李牧的話,將軍張了張嘴巴,冇有說話。

李牧完全冇有理會在場諸位各異的表情,隻是再次詢問道:

“怎麼?敢做不敢當?”

就在這時,影子緩緩走了出來,看著李牧說道:

“不用找了,想要弄死你的是我。”

他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影子。

龍域暗勢力的掌權人。

在李牧冇有上位之前,他負責的主要項目包括各大勢力的對接,以及所有不方麵龍域出門解決的事情。

如果說李牧是整個龍域組織明麵上的君王,那麼影子就是李牧的陰暗麵。

在李牧決定回家做甩手掌櫃以後,影子順理成章坐上了代理會長的位置。

聽到影子的話,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怎麼會是你?”夫人震驚地望著影子。

“零,既然你想退役,為什麼不把大權全都放給我?我已經為龍域效力了十五年,也當了十五年的影子,這一次我不想再做一個躲在黑暗裡的人,我要做我自己,龍域的王。”

聽到影子的發言,將軍等人全部掏出了槍,對準了影子。

這名連麵容都隱藏在黑暗裡的男人,一動未動。

隻露出的一雙眼睛,如同黑夜之中的繁星,死死盯著李牧。

李牧不為所動,神色淡然地說道:

“因為你還不夠格。”

影子回頭看了看身後狼藉的戰場,居然認同地點點頭說道:

“我是不夠格,你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強。”

李牧微微一笑,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說道:

“你比我想象之中,更有膽子,起碼不是個懦夫。”

“我給你一個挑戰我的機會,這是你應得的。”

聽到李牧的話,影子擺擺手說道:

“不必了,我自己的斤兩心裡清楚,我打不過你。”

“給我一個痛快吧,從設計這件事開始,我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看著影子坦然的模樣,夫人掏出匕首說道:

“影子,我們共事了這麼久,你有野心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該背叛組織。”

影子看著夫人說道:

“多說無益,我的要求隻有一個,那就是我自己死,隻要我死了,我的人仍舊屬於龍域,他們隻是奉命行事,不需要進行大清洗。”

李牧卻是搖了搖,看著遠處黑暗之中燃燒的火光,緩緩說道:

“高陽生前曾經和我說過,不要養虎為患,也不要剷除異己。”

“回去以後,你去刑訊司,領一百鞭子,由將軍代我執行。”

聽到李牧的決定,全場皆是愕然。

影子更是大吃一驚,瞪著血紅的眼睛詫異問道:

“你確定不殺我?”

李牧冷淡說道:

“隻能說你選對了方式,如果你韜光養晦,剷除異己,使用毒殺或者觸碰我的家人。那你早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但你還算聰明,做法比較直接,也主動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罪不至死。”

影子聞言,惡狠狠地咆哮說道:

“我就討厭你這種婦人之仁!你太狂妄了李牧!當斷不斷,是掌權者的大忌,你應該殺了我,剷除我的勢力……”

李牧挖了挖耳朵,突然衝著眾人一笑說道:

“影子的事,到此為止,圓桌會議上,他還是繼續做為一員存在,不過代理會長的位置,暫時由爵士接替。”

愕然,震驚,不解。

遠處的海岸方向,傳來一聲汽笛轟鳴的響聲。

李牧伸了個懶腰,擺擺手說道:

“好了,就這麼定。咱們的船好像來了,我累了,得回去睡一覺。”

看著李牧走向黑暗,幾個骨乾麪麵相覷,將軍看著呆在原地的影子,對夫人嘀咕說道:

“這就完了?!影子,你自己說,這不是養虎為患是什麼?”

看著李牧消失的背影,夫人歎了口氣說道:

“養虎為患形容的人養虎,高陽老大看的不錯,人能乾出來那樣的事情嗎?”

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幾個龍域組織的骨乾全都不約而同地回頭看向狼藉的戰場。

不遠處,屍橫遍野,火光晃動。

李牧,不是人。

爵士仍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他的身邊有人攙扶,開口說道:

“走吧,折騰了一夜,也不早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空之中再次落下雨點。

站在雨幕之中的影子,看著眾人遠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巨大的無力感。

一力降十會。

影子深知,李牧並非是一個不會玩權謀之術的人。

但他根本不屑於這麼做,反而用最直接最粗暴的方式打破了包括影子在內,所有覬覦龍域掌權者位置之人的全部幻想。

這方式看上去很蠢,但是卻也直觀到了極點。

影子不是個蠢人,他之所以主動站出來,而不是繼續行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他要和李牧下一盤大棋,可李牧偏偏不按照常理出牌。

所有的後手,精心的佈局,彷彿拳頭打到了空氣之上。

一戰之後,冇人會願意為他出頭。

也不再會有人質疑李牧是否合格。

這不是霸氣,而是由內而發的令人敬畏。

就好像對抗大自然,他就好像是一座巍然不動的火山,任憑影子再怎麼折騰下去,也不可能有所結果。

他自嘲的笑了笑。

做這樣之人的影子又怎樣?

起碼,他是一人之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