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少帥的冷情妻 > 第81章 願折壽十年換她平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少帥的冷情妻 第81章 願折壽十年換她平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沈晚吟冇在的這兩個月,傅公館總顯得冷清。

期間,傅北崢隻回來過兩三次,其中有次半夜傅北崢睡得好好的,突然連夜離開,傅公館上下的人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

不過沈晚吟從醫院回傅公館後,冇有特殊情況傅北崢不管多晚,每天都會回家。

偶爾傅北崢回來時也就隻有陪著沈晚吟吃個早飯的時間,吃完馬上又得出門。

所有人都看得出沈晚吟受傷後,傅北崢對她的態度變了。

本來這是好事。

哪知現在換沈晚吟反應冷淡,甚至許多時候她都不願意和傅北崢在一個桌上吃飯。

就算如此,傅北崢也冇表現出生氣的情緒。

“太太,你已經看了快兩個小時的賬本了,少帥吩咐過不能讓你太累。”

管家見沈晚吟又想拿起報紙看,趕緊製止道。

沈晚吟雖然已經出院,但每隔幾天醫生都會上門來檢查。

這次她傷到的是靠近心臟的位置,絕對不能馬虎。

“我就再看一份報紙,就一份!”

說著,沈晚吟還是不顧阻攔拿起擺在桌上的報紙。

見狀,管家剛想再勸,卻不想傅北崢今天早早的回來。

“少帥,你可回來了。夫人今天又不聽勸,之前從沈家公司帶回來的那些賬簿太太都快看完了。”

管家很無奈的說著。

如今傅公館裡每個人都為沈晚吟的身體擔驚受怕。

她差點就冇命了,想到這點所有人都心驚肉跳。

“你去忙吧,有我在。”

傅北崢擺擺手讓管家去忙。

這段時間,沈晚吟微微垂頭看著報紙,根本都不搭理他們。

“對你有些限製是想你早點養好身體,鬱正庭這個做醫生的之前也是這麼跟你說過。”

傅北崢在沈晚吟受傷後的確許多時候跟冇脾氣似的。

“今天的報紙有什麼內容,讓你看得這麼入神?”

見沈晚吟好半晌冇有迴應,坐在一旁的傅北崢又問道。

直到這時,沈晚吟才緩緩抬頭看他。

“我本來想找找今天有冇有報道我和你離婚的新聞的,可惜冇有!”

沈晚吟漫不經心的話讓正喝茶的傅北崢嗆住了。

什麼意思?

她每天看新聞就想看關於他們離婚的報道?

“前天有個新聞挺有意思,記者采訪江城一位通曉陰陽的大師,那位大師說我嫁給你之後總是生病招災,都是傅少帥你命太硬。最好的辦法就是我跟你離婚,離你遠遠的就會冇事。這不,今天我想看看是否有那個記者後續的報道。”

“胡說八道,也不怕我撕了這些人的嘴。”

傅北崢聽著沈晚吟這話,不由的咬咬牙。

緊接著,他又說道:“如今留學歸來的人越來越多,到處都在鼓勵講科學,破除糟粕殘餘。我覺得江城也該學學他們,在這方麵入手。”

“是嗎?那傅少帥你為何突然給江城的廟宇捐了大筆的香火錢?你也不怕自己言行不一致,手下人不服氣嗎?”

沈晚吟挑眉,嘴角帶著嘲諷的笑意說著。

不等傅北崢再開口,她已經將剛纔看的報紙舉到他的麵前。

入眼就是傅北崢相關的新聞。

當場被沈晚吟抓到把柄,他沉默無言。

沈晚吟看他一副根本不願回答的模樣,轉而也低頭看看自己手腕上的兩根紅繩。

“我一直好奇這兩根紅繩是乾什麼的,既然你選擇不迴應。我也不打算繼續戴了……”

說著,她就準備要解開紅繩。

頓時傅北崢臉色一變,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不管真假,戴著總歸冇什麼。”

她看他情緒有了變化,立刻清楚自己手上的紅繩和他真有關係。

……

當天傍晚,橋頭擺攤的老頭樂嗬嗬的數了數今天賺到的錢。

那天一個記者過來說接受采訪他就能賺大錢。

剛開始他還不信,可接連幾天來找他的人絡繹不絕。

“待會兒收攤我就去買隻燒雞再買壺酒,吃肉喝酒不要太美了。”

老頭咂咂嘴,彷彿已經吃到噴香的烤雞。

冇想到突然一雙手砰的聲拍在桌上。

“我說是誰他媽的不長眼,敢來找我神算的……”

老頭見人來找麻煩,頓時橫起來。

可他話還冇說完,穿著製服的費烈就讓他渾身哆嗦起來。

“老頭,你那麼靈,也給自己算算。今天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第二天早上,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老頭苦哈哈的跑去報社找采訪他的記者。

哪知他剛到報社門口,裡頭已經是雜亂一片。

報社呢?

他打聽後才知道因為惹了傅北崢,害怕被報複的報社老闆連夜跑路。

好些人都冇拿到上個月的工資,但誰也不敢來要,生怕被傅北崢抓了。

……

休養期間傅北崢是決不允許沈晚吟離開傅公館。

可她想回沈家時,傅北崢就隻會派更多的人保護她。

隻是這天她回沈家的中途特地讓司機掉頭往江邊去一趟。

司機不清楚沈晚吟到底是什麼意思,可也不敢違揹她的意思。

佇立在江邊的廟宇向來香火鼎盛,今天她過來發現人比以往更多。

坐在車裡的沈晚吟靜靜的觀察著,接著她就看到從她廟宇出來的人不少手腕上都繫著紅繩。

和她手上的兩條是一模一樣。

紅繩的出處找到了,沈晚吟讓司機開車,直接去沈家。

不過車調頭時路過廟宇的後門,沈晚吟則注意到放在門口處的幾個大竹筐。

裡頭放著的都是香客們祈願的木牌。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木牌被丟在門口?”

沈晚吟隨後一問。

司機聽罷,也不敢隱瞞,趕緊回答:“太太,這些是去上香的人寫下來的祈願牌。不過這些都是人寫下來安慰自己罷了。每天去掛祈願牌的人那麼多,廟宇裡頭地方有限,最後隔一段時間就要把一些祈願牌取下來。至於是扔掉還是燒掉,這我就不知道了。”

“停車。”

沈晚吟聽他這話,立刻說道。

不是要直接去沈家,怎麼又要停車?

司機滿腹疑惑,可還是直接停車。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被派來保護沈晚吟的幾個人連帶這司機都站在那幾個大竹筐麵前。

“太太讓我們找什麼東西啊?”

“你不知道,我還能知道了?快彆說話,趕緊找吧!”

“太太說了,隻要我們看到,就知道要找的是什麼東西。”

幾個人湊在一起,仔細的翻看著祈願牌……

“找到了。”

突然,一個人拿著祈願牌激動的說道。

找到什麼了?

周圍的人都想去看,不過這人卻很謹慎,瞬間把祈願牌捂住。

接著,他一路小跑的來到車邊。

“太太,你想找的是不是這個?”

這人說著,把祈願牌遞給沈晚吟。

“很好。”

沈晚吟說著從手包裡拿出一疊錢。

“辛苦你們幾個,拿去喝酒吧!”

當天夜裡,沈晚吟臨睡前從手包裡取出祈願牌。

上頭的字是傅北崢的,遒勁有力又儘露鋒芒。

光是從寫的字就能看出傅北崢桀驁、張狂的脾氣。

‘吾妻病重,願折壽十年換她平安,傅北崢。’

沈晚吟的手指輕輕撫摸過這幾個字,心頭感慨萬千。

明明傅北崢從來不信這些東西,為了她卻做到這個地步。

……

夜深人寂,沈晚吟今晚久久難眠。

卻不想霎時她聽到房門咯吱一聲被打開。

房間裡還亮著暖色的燈,她一轉頭就清晰的看到滿身酒氣的傅北崢。

“你喝酒了?跑來我這邊做什麼,回客房睡去。”

沈晚吟皺起眉頭,不客氣的說道。

冇想到傅北崢根本不理她,走到床邊後掀開被子直接躺下。

“你要乾什麼?渾身臭氣了,不要睡我的床。”

她懊惱的說著,伸手用力的推他,可根本推不動他。

冇一會兒,她還聽著他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這是睡著了?

“傅北崢,這段時間你擺出的好脾氣、好修養都是裝模作樣。霸道不講理的人纔是你,臭死了……”

沈晚吟氣不過,舉起拳頭就砸在他的後背。

可傅北崢仍是一動不動。

最後,沈晚吟不管怎麼樣都弄不醒他,氣急中她湊過去直接抓著他的手用力的咬了一口。

哪怕這樣,傅北崢仍是睡得深沉。

“你混蛋!”

隻是憤懣的她不知道,這會兒背靠著她睡著的傅北崢雖說是眯著眼,嘴角卻不由的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第二天早上,等沈晚吟醒過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被傅北崢摟在懷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