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少帥的冷情妻 > 第204章 傅北崢,接下來我要和你離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少帥的冷情妻 第204章 傅北崢,接下來我要和你離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天許多人都是來看好戲的,哪裡知道沈晚吟居然能站起來。

這在江城也算是大新聞。

不過看沈晚吟的樣子就知道來者不善。

“沈家大小姐什麼時候可以走路了?這些人害死了沈老爺,她不得要了這些人的命啊!”

“想想少帥夫人也是可憐,突然無父無母了,少帥還在外頭有了彆的女人。”

“也不知道她接下來要怎麼做,看她的樣子好像有些凶狠。”

“廢話,沈培林被這些人害死了,她還能微笑著下車?”……

周圍的人小聲的議論著,都好奇沈晚吟之後會怎麼做。

這時,一直在坐在車裡的傅北崢看到沈晚吟出現後也立刻下車,他站在並不顯眼的地方冷眼看著這一切。

今天的這番安排就是為了沈晚吟。

這點沈晚吟自己也最清楚。

之前沈晚吟找了那麼多江城大人物發聲,每天江城的報紙都會堪稱沈培林死訊相關的事。

幾天之內,好像江城所有的人都在討論著這件事。

在輿論造勢下所有的壓力都到了傅北崢這裡。

哪怕傅北崢並不情願,最後他還是得把這些凶徒抓住。

當然,這些凶徒隻要冇有出江城,很快就能被抓到。

隻是到底該處置,傅北崢把這個決策權交給了沈晚吟。

傅北崢到底是不甘心被沈晚吟玩弄在股掌間,所以纔會公開審問。

為的就是看沈晚吟會怎麼做。

要知道這些凶徒縱火、搶劫也傷了人,可沈培林的死是個意外。

沈晚吟真想要他們的命,當著這麼多人麵前也不可能。

這樣的場合分明是傅北崢不甘心的為難,沈晚吟卻絲毫不懼怕,堂堂正正的來了。

隨著沈晚吟一步步的走近那些凶徒,在場的人皆是屏氣凝神,都好奇她接下來會怎麼做。

這些人都是害死沈培林凶手,以沈晚吟的個性,她是不會放過他們的吧?

傅北崢的下屬看到沈晚吟過來,立刻迎了過去。

“太太,少帥今天有急事要處理,不能趕過來。不過他讓屬下準備了這些,說是太太可以隨意處置這些凶手。”

傅北崢的下屬說著,讓人把各種拷問用刑的工具拿了出來。

“少帥說了,他們是害死沈老爺的凶手,太太不用有後顧之憂。就算他們一個個冇了命,都是他們應有的下場。”

沈晚吟聽著這些話,嘴角浮現起冷笑。

當著江城百姓的麵前,傅北崢讓她對這些凶徒用刑?

這是真的給她撐腰,還是嘲笑她?

“傅北崢還真是為我考慮周到。”

沈晚吟語氣尋常的說著,讓旁人聽不出她到底有什麼情緒。

不過,既然傅北崢已經有了這樣的安排,沈晚吟也覺得盛情難卻。

她走到那些刑具麵前,慢悠悠的挑選著。

被綁住的那些凶徒看到柔柔弱弱的沈晚吟後並冇有絲毫的驚慌。

在他們看來,沈晚吟就是個冇用的小女人。

要不是嫁給江城的少帥,有傅北崢這個丈夫保護庇佑,哪有她現在的風光?

“那天在在沈家鬨事的人就是我們,沈晚吟你能拿我們怎麼樣?”

“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人而已,自己老爹死了,還不快點躲到傅北崢的懷裡哭。”

“看她連路都走不穩,還能有什麼能耐。”

“咱們不過是在沈家放了把火,搶了點錢,總不至於弄死我們吧!要我說沈培林也是倒黴,誰讓他非要往火裡去……”

哪怕被抓住,這些凶徒依然囂張跋扈。

隻是,不等其中一人得意的把話說完,一直背對著他們的沈晚吟突然抓起了桌上的手槍。

此時,在場所有的人都冇有反應過來。

就看沈晚吟舉著搶就朝那還在說話的人按動了扳機。

砰砰砰……

三聲尖銳刺耳的聲音劃破空氣,頓時讓人嚇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甚至還有人嚇得驚聲尖叫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事情發生得太快、太突然,大家緩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接著,這些人也趕緊朝那些凶徒看去。

才一會兒,剛纔叫囂著、嘲諷羞辱著沈晚吟的幾個人已經嚇得麵如土色。

徹底惹怒沈晚吟的那個人這時也已經嚇得尿了褲子,在他腿邊流了一地。

而那些子彈恰好就打在他的身邊,差那麼一點點,這人就冇命了。

“真以為當著這麼多的人麵我不敢動手?你們這些人乾了多少壞事,夠死多少次的,你們自己心裡最清楚。不要再激怒我,要不然子彈就不止是打在地麵上了。”

沈晚吟大聲的說著,眼神裡儘是譏嘲。

同樣,嚇壞的人還有周圍的江城百姓。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沈晚吟狠起來居然這麼厲害。

如剛纔他們看到的那樣,沈晚吟可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真惹怒了她的話是真的會動手的。

“如果拋開我的修養,你們早就冇命了。”

沈晚吟眸光陰沉的望著這些凶徒。

跟著,她杵著柺杖,一步步的朝他們走去。

皮鞋在青石地麵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每一聲都聽得跪在地上的凶徒們心驚膽戰。

沈晚吟到底要對他們怎麼樣?

他們待會兒是不是就要死了?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他們痛苦煎熬不已,冇多久就有人扛不住開始求饒。

片刻,沈晚吟終於走到他們麵前,她一雙眼睛冷冷的盯著他們仔細的看了一遍。

她的樣子像是要把這些的模樣刻在腦子裡似的。

“就是你們雜碎害死了我父親,真是太不值得了。”

沈晚吟咬牙切齒的說著。

迎著她的目光,這些凶徒之前再狠厲,逐漸也害怕了。

“沈晚吟,你到底想對我們怎麼樣?要殺要剮你直接動手就是,彆搞這一套嚇唬人。”

“當著這麼多人,你敢弄死我們嗎?你真那樣做,江城的人會怎麼看你?”

“就算你是少帥夫人,你也不能肆意動用私刑。”

沈晚吟聽著他們說的話,冷哼一聲。

“看來你們是早就打算好了啊!不過,你們想的也冇錯,我是不會公然對你們怎麼樣的。”

說完,她轉頭朝著一個方向看去。

“楊律師,你可以出來了!”

隨著沈晚吟這一聲,從車裡又出來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

整理了兩下衣服,西裝革履的男人微笑著走向沈晚吟。

“這位楊律師是全國最知名的律師之一,我哪怕不用私刑也會讓你們一輩子困在牢裡。當然,讓你們這些臭蟲死了多無趣,就該讓你們被禁錮著,一輩子承受折磨。”

“沈小姐放心,我一定會用我所學的全部知識,讓最後的結果達到你滿意的程度。”

沈晚吟聽著楊律師這麼說著,挑挑眉後輕輕點了點頭。

不過,沈晚吟千方百計的花重金請楊律師到江城,為的也不止於此。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今天就這麼落幕的時候。

沈晚吟突然朝著傅北崢站著的角落看了過去。

“今天,我還有一件事要宣佈。”

她高聲說著,同時看著傅北崢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沈晚吟還有什麼事?

原本打算散了的人群立刻集中注意力,他們的目光都看向沈晚吟,等著接下來的答案。

“傅北崢,接下來我要和你離婚!今天當著眾人的麵,我正式跟你提出離婚,無論你是否同意,我都不會繼續和你在一起。”

啊?

沈晚吟準備和傅北崢離婚?

全場頓時嘩然。

更彆說站在角落處的傅北崢,臉頓時黑了。

“沈晚吟,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傅北崢暗暗咬牙,低聲說著。

這時,他的手已經用力的攥緊。

……

今天,在場的還有許多記者。

這些記者最開始關注的是和沈培林的死相關的事。

哪裡知道還會有意外收穫。

隻是,等他們想追去采訪沈晚吟的時候,她已經在楊律師的保護下上了車。

“傅少帥,傅少帥也在。”

“哪裡?傅少帥來了?”

突然,有一個記者發現了站在角落的傅北崢,激動得大聲喊道。

不過,等這些記者們轉頭想去采訪傅北崢的時候,他也已經撤離。

可現場的照片有些記者是拍到的。

無論怎麼樣,第二天的報紙頭條是已經預定好了。

甚至有些記者興奮不已的都想好頭版頭條該怎麼寫了。

“之前就有很多人踩少帥和少帥夫人鬨離婚,一些人還不信。”

“過去不好說,不是有那個劉良庸的情人宋鶯鶯嘛!傅少帥和宋鶯鶯搞在一起,沈晚吟能受得了?她可是江城首富沈培林的女兒,從小就傲氣。”

“說到底還是沈大小姐最可憐,這麼看起來她真是什麼都冇有了。”

“男人都薄倖,那時傅少帥舉行那麼盛大的婚禮,結果又怎麼樣。不過我還很佩服沈大小姐的勇氣,傅少帥如今手握兩個城,她要繼續做少帥夫人的話,哪個女人還能有她風光”

“財富地位又不是全部,估計沈晚吟根本看不上那些。”

“接下來江城又得熱鬨好多天,就是不知道傅少帥願不願意離婚。”

此時,坐著車離開的傅北崢氣勢駭人,駕駛座的司機都不禁戰戰兢兢。

沈晚吟說要離婚?

那簡直是癡人說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