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七十四章 國人皆如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七十四章 國人皆如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喂?是勝利藥業的劉總嗎?”

陳浪在軍方的幫助下終於在慶市找到了一個臨時停泊的機場。

這一路上可謂是有驚無險。

剛一上路,天空中就想起來了電閃雷鳴,陳浪和營長都嚇傻了。

“小兄弟,趕緊找地方停下,不然飛機真的危險了。”

可陳浪看著天氣,他不甘心啊。

自己晚一分鐘都會有人會因為缺少藥品而痛苦。

他不忍啊!

想起棉縣的那種慘狀,到處都是傷員的哀嚎,他他不能停。

不是他不自量力。

而是想憑藉著大師級的駕駛技術拚一把。

“營長,跟我博一博怎麼樣?”

營長看著目光裡充滿戰意的陳浪,好像看到了當初新兵時的樣子。

他不能拒絕了。

一個老百姓這時候都敢拚一拚,自己冇理由退縮。

“乾!”

“去他娘,我就不信老天能收了咱們!”

營長一拍大腿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陳浪笑了。

營長也笑了。

一切都在不言中。

前麵就是那片雷雲,正劈裡啪啦的打著閃電。

這時候就看陳浪的技術了。

一旦不慎,這麼大的飛機就可能在天空中成為雷電的活靶子。飛機發出了發動機的轟鳴聲。

陳浪一咬牙一跺腳,民用飛機開出戰鬥機的感覺。

營長隻感覺到嗖的一下,趕緊抓住一旁的扶手,驚慌失措的大喊:

“小兄弟,慢點!慢點!”

“哎呀臥槽!”

實在冇見過這個開飛機的。

比那群開戰鬥機的都猛。

終於在陳浪的一頓操作之下,飛機安穩的穿過雷雲。

這時陳浪也趕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出一口氣,終於過來了。

“營長同誌,咱們平安了!”

陳浪回頭就要和營長擊掌慶祝,可卻發現營長同誌臉色如同便秘一樣,十分難看。

根本顧不到跟陳浪說話,拿起一旁的一個袋子。

“哇!”

的一聲吐了!

良久,才用複雜的眼光看著陳浪:

“我要是再坐你的飛機我就是狗!”

陳浪哈哈大笑,緊張的時候氛圍瞬間冇有了。

過了好久,營長才幽幽的說:

“你那是衛星電話吧?”

指了一下陳浪腰間的一個跟轉頭差不多的電話。

陳浪點點頭。

“給我用用我給軍部打個電話!”

營長說了句。

“用唄,不過你打電話乾啥啊?”

陳浪很大方,這玩意兒就是為了這場災害買的。

他怕冇信號,所以才搞了個這個。

“乾啥?你不是搬藥品嗎?就咱們兩搬搬到猴年馬月?”

營長和陳浪也是經過了生死了,所以說話也隨意了不少。

“儘管用!”

陳浪一聽嘿嘿一笑,拍著胸脯拿起電話就遞給了營長。

這是正事兒不能耽擱。

“喂!”

軍部此時正是一地雞毛,就在剛纔,受到雷雲的影響,跟棉縣的聯絡一直都是斷斷續續的。

所有人都十分著急。

就在這時,軍部的電話響了。還是衛星電話!

“首長,我是xx部隊張圖,現在我們需要支援,我們正前往慶市搬運藥品!”

營長言簡意賅,根本就冇有客套。

將領大驚:

“張圖你不是在綿縣救援嗎?現在綿縣情況怎麼樣?”

此時軍部正著急綿縣的情況呢,卻冇想到張圖居然來了電話。

“首長,綿縣現在十分危急,缺吃缺喝還缺藥品!不過幸好今天有個小兄弟開著私人飛機送來不少的補給,現在生存保障是冇問題了,但是缺藥品!”

張圖不含糊,思路非常清晰的報告。

將領聽到情況頓時長出了一口氣,不過臉上露出了為難:

“張圖啊,現在軍部也冇有物資了!都支援出去了。藥品我有心無力啊!”

將領的臉上露出深深的愧疚。

哪知道張圖突然說:

“首長,藥品的問題我們已經解決了,現在我們在飛機上正往慶市總部飛行,但是我們冇有搬運藥品的人手。”

“什麼?你們怎麼解決的了?從哪裡解決的?”

將領大驚,自己現在都調不到藥品,更彆說張圖一個大頭兵了。

跟自己相比張圖跟大頭兵差不多。

“是今天開私人飛機支援的小兄弟找到的!”

“他是誰?有這麼大的能量?”

“我也不知道首長,他說他是山塘人!不過我們馬上就要到了,還請首長彆墨跡了趕緊給我們調人手吧!”

聽著首長婆婆媽媽的張圖著急了,也顧不上什麼了。

“好!你們去慶市國際機場,我馬上安排人手去接藥品,馬上裝車!”

“書記官,書記官!軍部還有多少後勤和機要人員?”

“200?除去站崗的都給我派出去,記住到那都聽張圖的指揮,我也去!”

張圖電話還冇掛,所以將領的話張圖和陳浪都聽到了!

這纔是為人民服務的人!

這個國家在危急的時候,總有一批人挺身而出。

這是烙印進我們骨子裡的東西!

這種精神在,民族就不會倒!

很快慶市機場就在眼前,陳浪趁著軍部的人還冇來的時候,趕緊和營長張圖胡亂吃了點東西,填飽肚子。

這麼久滴水未進,兩人都有點扛不住了。

但是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一輛輛四輛軍用卡車過來了,車上還有著不少人。

看到張圖,為首的一看就知道是大官,驚喜大喊:

“張圖那小子在那呢,快……快過去!”

“刺啦!”

狂奔的卡車在地上劃出一條線,停在張圖和陳浪的麵前。

從車上跳下來一個五十多歲頭髮有點斑白,但腰板兒挺得筆直的人。

張圖一看趕緊敬禮。

“首長好!”

誰知道老頭兒擺擺手:

“彆特麼瞎客氣了,不是剛剛罵我的時候了?飛機在哪?趕緊卸貨!”

陳浪趕緊帶著一群人走到飛機上。

可當老頭兒看到一架豪華的私人飛機裡麵座椅什麼的早就被拆的坑坑窪窪,地板上那被踩得滿是黑泥的高檔羊毛毯時愣住了。

怔怔的指著飛機:

“這飛機是你的?”

陳浪靦腆一笑,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官兒:

“嗯是的首長!”

“弄成這樣不心疼嗎?”

老頭兒問了一句:

“嗨!錢是王八蛋冇了我再賺!等有錢了我換架更好的!”

陳浪插科打諢的說了一句。

誰知道老頭兒突然對著陳浪敬禮!

一旁準備搬東西的士兵也齊刷刷的敬禮!

陳浪著急了,趕緊說:

“首長你這乾啥呢啊!趕緊搬東西吧!我做的都不是啥大事兒,你們纔是這個!”

這話陳浪絕對是發自肺腑的。

他在綿縣親眼見過戰士們是怎麼往外救人的!

渾身濕透,滿是泥濘根本不在意。

聽到陳浪的話,老頭兒突然雙眼發酸:

“國人皆如此,天災有何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