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獨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五百六十八章 獨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一片哈哈哈的聲音之中,也還有和陳浪一樣想法的爸爸們。

“就是說!浪神的想法是對的!雖然我的甜心現在隻有兩歲,但是我已經在擔心以後哪個臭小子如果把我們家甜心給怪走了!”

底下的也是一個新手爸爸,直接發了一堆的菜刀圖片上來。

“今天聽老婆說幼兒園裡一個臭小子竟然親了我的寶貝兒閨女一口,我已經谘詢了律師,這竟然不能夠算是騷擾。”

這些留言這的是把網友們給笑瘋了。

陳浪卻是一點都不覺得誇張。

還有的網友評論,真的是在好多的爸爸眼睛裡麵,兒子就是一根草,女兒纔是寶。

陳浪對此的想法也很簡單。

男孩子嘛都皮實的很,女孩子就不一樣了。

不是俗話說的好,女孩子都是水做的。

既然是水做的,那就肯定是要好好疼的。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緣故,到了晚上的時候,陳浪還真的就夢到了劉璃生了。

在夢境裡麵,劉璃生了一個姑娘。

小姑娘可愛的很,在會叫爸爸之後就特彆的喜歡粘著陳浪。

陳浪在夢境裡麵都覺得一顆心化了,那簡直就是要星星不給月亮。

結果一轉眼,就又夢見了小姑娘嫁人結婚了。

那場景一下子就把陳浪給嚇醒了。

“我的天啊!”陳浪醒來之後還是沉浸在夢境之中呢。

好在這個時候,今天的比賽也要開始了。

今天陳浪並冇有去前麵看熱鬨,而是留在了房間裡麵。

看了一會兒之後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浪神,你真的在房間裡啊?”

陳浪看到是小洋找自己,就讓他進屋。

“怎麼了?”

小洋是在外麵碰到了仙子的哥哥,也就是在男子花滑之中非常厲害的那位選手。

“他一直在訓練4A的動作,但是也隻是偶爾能夠成功,他自己也說如果是正式比賽的話,未必能夠昨完成一個4A的動作。”

所以小洋非常的好奇:“浪神,你是怎麼做到的啊?冇有心理壓力嗎?”

仙子的哥哥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手,麵對小洋的一些問題一點都冇有私藏,把遇到的問題和一些技巧全部都告知了小樣。

也正是因為這樣,小洋在知道,就算是向他那麼強大的選手,也曾經對上場有過恐懼。

“他說在剛開始的時候,每一次的跳躍落地麵對的都是摔落再地,甚至一次比一次受傷更重。”

當時就連教練都已經勸仙子的哥哥不要在繼續了,如果繼續挑戰這個動作的話,很有可能會因此喪命的。

那個時候,仙子的哥哥也的確是在跳躍的時候出現了恐懼,不敢在挑戰。

儘管他最後克服了這樣的恐懼就是了。

“他告訴我克服恐懼很重要,可是我……”

他甚至現在還冇有挑戰那個動作,就隻是聽著,心裡麵就生出了恐懼之心。

這纔想要問一問陳浪。

陳浪是做過那個動作的。

他在訓練之中時看到過的。

“隻要技巧到了就可以了,想一想為了訓練所付出的辛苦,想一想是否甘心止步於此,那些恐懼比起獲得的成就感和喜悅,就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了。”

所以恐懼也就不在是恐懼了。

小洋聽了陳浪的話之後若有所思。

“是這樣嗎?”

仔細回憶一下,他到底為什麼要走上運動員的這條道路。

或許一開始的時候是因為覺得好玩,是覺得能夠得到第一名的虛榮心作祟。

但是時間長久了之後,就會發生了改變。

小洋知道,自己在漫長的訓練之中雖然吃了非常多的苦楚,也經常會受傷。

可是他卻是越來越熱愛自己所做的一切。

“我知道了。”

其實小洋的心中還是有一些的問題,可是他相信正如同陳浪所說的。

隻要在自己的技術到達那個高度的時候,其他的問題都不會成為問題。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做好現在的自己。

“多謝浪神的指導。”

陳浪微微一笑。

不過經過了這次的事情,陳浪倒是也有點好奇那個櫻花國的選手。

之前隻是知道這位選手發生了意外所以不能夠參加此次的奧運會,卻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如果有可能的話,陳浪還是挺想要和這位選手來一場比賽的。

有這個想法,陳浪在看過了比賽直播之後也就起身去找了教練。

有了教練的引見,陳浪見到了這位運動員。

果然是風度翩翩公子如玉一樣。

旁邊帶著他一起來的負責人卻是直接用國內的語言跟陳浪說:“浪神你千萬不要被他這個樣子給迷惑了,這貨是個沙雕。”

仙子的哥哥碎蜂卻是不滿的翻了個白眼:“我哪裡是個沙雕。”

陳浪哈哈大笑。

“不用提醒,網上的視頻我也是冇少看的。”

這位運動員可以說是多纔多藝,什麼穿著水手服在冰麵上蹦迪啊,還在摔倒之後就在地上打滾耍賴不起來。

總之是騷操作多的很,麵對采訪的時候聽不懂漂亮國的話就一直微笑裝傻,在麵對國內的采訪的時候就瞬間化身為話癆。

碎蜂冇有想到自己的視頻都已經被陳浪看過了,也不裝了。

身上的氣質陡然一變,直接扯著陳浪進房間坐著。

陳浪原本還覺得網絡上的視頻可能就是在比賽之後碎蜂比較興奮所以纔會話多而已,但是緊接著他就知道還真的不是。

碎蜂是真的話癆。

整整一個小時,碎蜂拉著他聊歌曲聊動作,總之是一直說個不停。

陳浪差一點就忘了自己過來是要乾什麼的。

好在關鍵的時候總算是想起來了。

“對!我是想問你為什麼冇辦法參加這次的奧運會,你是個非常強大的對手,我本來很期待和你的比賽的。”

提起這個碎蜂就一臉遺憾的表情:“我因為有哮喘病的緣故所以需要服藥,很不巧的但是用錯了藥物,所以無法比賽了。”

陳浪覺得非常的可惜。

想了想之後,問碎蜂:“請問你參加比賽是為了獲獎嗎?如果不是的話,我很想和奧運組委會申請,讓你也可以上場,到時候不把成績計入其中就可以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