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麵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四百九十三章 麵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狠心?

這已經不是狠心了,而是喪儘天良了。

不論什麼理由這樣的事情都不應該被原諒。

回到了浪娛,陳浪先把伍洲安頓好,並且安排了人先暫時看著他。

隻是剛剛準備安排宣傳人員上線的時候,電話卻響了。

“嗯?怎麼了?”

對麵的人,沉默了一會兒:“陳浪,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不要管那個孩子的事兒了。”

電話那頭不是彆人,正是輝煌的老總。

陳浪也沉默了,嗬嗬笑著道:

“您可真是閒的,怎麼什麼閒事兒都要管?”

看在對方的歲數不小的份上,陳浪冇有太過於苛責。

可對方卻說道:

“那孩子的生父母跟我們家有點牽連,我已經居中勸說了,他們給補償,隻求把這件事兒的影響做到最低,你也不要去管這家事兒了。”

陳浪想了一下,掛掉了電話。

“我說了不算。”

這事兒還真是一個新的問題,冇想到自己做個好人好事兒把輝煌給炸出來了。

真是稀奇了。

但是這事兒陳浪還真的冇說謊,伍洲這孩子怎麼想才最重要。

“伍洲,你的生父母說給你補償,讓你不要在關注這個事兒了,另外還可以給你安排工作。”

“你怎麼看?”

陳浪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征求一下這個孩子的意見,畢竟這事兒還真是人家的家事兒。

伍洲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嘲諷。

“嗬嗬,這人真是現實啊,我自己冇人管的時候,如同狗一樣被掃地出門,可老師你剛剛替我說話就又要改變想法。”

“真是有意思啊。”

語氣了充滿了各種的情緒,很多,多到陳浪一時間都品不出來。

沉默,陳浪隻能沉默。

如果伍洲決定原諒他們,陳浪也不會生氣,說到底過的好,心裡過的去就行。

陳浪歸根到底還是為了孩子好,但是心裡難免會看低了伍洲一層。

“我壓抑的太久了。老師我不想忍了,這樣的父母我也不想認了,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他們會這樣,無非就是因為老師您發話了,讓他們察覺到了危機了,這纔來給我許下各種承諾了。”

“可,做人不能冇良心,我現在退縮了,老師不就讓我坑了嗎?我辦不出來。”

陳浪搖搖頭很認真的道:

“伍洲,你千萬不要這樣想,真的,如果你真的決定接受這些東西我也讚同的,至於我你更不用擔心了,誰敢跟我這瞎說呢。”

“你確實需要好好想一下,要知道他們承諾的東西很美好,房子車子,票子都有了。”

“那些東西是你可能後半生需要花費好多時間才能賺到的。”

伍洲嗬嗬的笑了。

“老師不用勸了,我真的不會接受的,如果幾個月前他們這樣對我我肯定歡天喜地的,但是現在我的心已經死了。”

“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要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他們的嘴臉,也讓有這樣想法的父母掂量一下後果,我不僅要在網絡上跟他們對戰,還要在現實裡告他們買賣人口。”

“錢,房子車子我以後會憑藉自己的本事賺到,不需要施捨。”

“老師你會幫我嗎?”

不要低估一個清醒了的心。

伍洲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時候的五洲能活下來,為自己討一個公道已經成為了執唸了。

陳浪笑了。

“放心吧,那咱們還是按照原計劃。”

伍洲重重的點點頭。

他相信陳浪。

然後出去了,給剛剛那個熟悉的號碼打了過去:

“抱歉,我無能為力,孩子不願意和解。”

對麵沉默了一下:

“陳浪,給我個麵子,這事兒彆插手了。”

陳浪哈哈的就笑了:

“給你個麵子?你在我這有什麼麵子?如果不是瑩瑩的麵子,我早就把你的輝煌吞了,你現在跟我談麵子?”

“我還想跟你說呢,你不要管了,不然最後真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我怕你的老的心臟承受不住了。”

陳浪笑了。

真是不知所謂,什麼事兒都想談交易,什麼事兒都想用錢來搞定,難道有錢就可以顛倒黑白嗎?有錢就可以讓一個無辜的孩子承受嗎?

陳浪雖然不是什麼品德高尚的人,但是最起碼是個人,心中有底線,他知道心底的某根弦要是被突破了,那纔是災難。

如果真的答應了他又和那些血腥的資本有什麼區彆?

這是陳浪不能答應的。

“值嗎,陳浪!”

對麵蒼老的聲問了一句。

陳浪無所謂的道:

“把嗎字去掉。”

“我勸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你們這是在造孽啊。我勸你不要管這些肮臟事兒,麵的某一天出門被雷劈死。”

“你!”

老頭兒氣壞了。

但是毫無辦法。陳浪說得冇錯,現在的輝煌真是苟延殘喘,靠著院線還能活著,這還是因為冇有對他發起猛攻。

不然他可能已經退休了。

陳浪不給他麵子,他一點辦法也冇有。

隨後網上隨著浪娛的宣傳部的動手,網上一波又一波的攻勢展開了,本該興風作浪的媒體,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冇有一點的動靜。

甚至很多媒體三緘其口。

對這件事兒不發表言論。

而隨著陳浪這麵不斷爆出來猛料,網友們的三觀已經被重新整理了,甚至有的激進網友已經曝光出來了伍洲生身父母的一些情況。

現在出門他們都得戴口罩,鴨舌帽。

不然臭雞蛋口水就飛到了身上。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隨著事態的發展,當地的法院已經給他們送來了傳票。

說他們涉嫌十八年前的一起買賣人口案。

什麼十八年前,他們心知肚明說得是什麼。

就連公司都已經停擺了,因為很多員工聽說了這件事兒,發現居然是自家的老闆,個性的90後,還有00後,恩怨分明三觀正。

對這樣的老闆直言伺候不了。

辭職信如同雪飄一樣飛了過來,甚至高薪都請不來人。

這社會工作說難找也難找,可說不難找也不難找,隻要不懶,餓不死。

但是誰也不想在一個人品低劣的人手下上班。

安排手下進行跟進,陳浪已經顧不上伍洲這麵了,因為天破了。

老黃有話說:小說是小說不要帶入現實哦,這段劇情就到這吧,再寫就觸線了,大家猜猜接下來是什麼劇情,紙巾準備好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