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生來即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四百九十一章 生來即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另一邊,剛剛被陳浪救上來的男孩,忍不住的閉上了雙眼,一股淚水順勢而下。

心中悲喜莫名。

師徒如父子?

如果自己的父母有這對師徒感情的萬分之一對待自己,自己何至於到這個地步啊。

看看陳浪兩人,再看看自己的經曆,孩子真的是不想活了。

陳浪走向了這個男孩子,什麼事情能把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逼到自殺的地步啊。

這時候,蕭蕭球球也追過來了。

看到這個男孩的時候,互相對視一下。是他!

“小小的年紀乾什麼不好非要尋短見?你這樣如果你父母知道了多傷心啊。”

男孩睜開眼睛,看著是救自己上來的恩人,自嘲的笑了一下:

“父母?我冇有父母!”

語氣裡充滿了悲傷。

陳浪以為這是一個叛逆期的孩子,脫口就道:

“瞎說,是人就有父母,你怎麼可能冇有父母呢?哪怕你父母暫時不在身邊,也要想想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道理,你這樣的尋死對得起他們嗎?”

誰知道年輕人自嘲的笑道:

“謝謝你今日救我,但是你真的白救了,你今天能救明天還能救嗎?我是真的覺得這個世上已經冇有什麼能讓我留戀的東西了,這才自殺的。你救我不過是給我徒增痛苦罷了。”

陳浪驚訝。

究竟是什麼樣的經曆能讓一個花兒一般的少年如此的消極啊。

那眼睛裡的悲傷,是不會說謊的。

陳浪自認還不會看錯人。

這時候,蕭蕭輕輕的拉了一下陳浪:

“老師,這人我認識。”

話語間有些猶豫。

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陳浪回頭看了一眼蕭蕭,然後又對著六子道:

“六子你看著這個孩子。”

六子點頭。

陳浪拉著蕭蕭走到了一邊,幾個姑娘也都跟著。

“怎麼回事兒說說?”

蕭蕭猶豫了下。

“老師,這個人叫武洲,是我們學校大一的新生,最近在網上很火的。”

說著好像是打開了話匣子。

“他之前釋出了尋親的視頻,然後順利找到親生父母,可後來好像是因為房子還是啥的在網上有多人都說他是奔著人家錢去的,反正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挺亂的,也不知道真假。”

蕭蕭簡單的說了一下。

陳浪吃驚的看著蕭蕭。

“找親生父母?那他的養父母呢?就不管了?”

如果是這樣的人,自己真的可能救錯了。

因為養育之恩和生育之恩一樣的重要。

“死了早就死了。”

蕭蕭說完,球球突然插話:

“老師我跟蕭蕭聽到的版本不一樣,好像是生父母對他不待見什麼的,一點找到他的喜悅都冇有,他這纔要東西的。”

陳浪沉思了。

真是胡鬨啊。

雖然你傳言不可信,可有點根據。

算了,越說越亂,還不如直接問這孩子呢,這孩子說的冇錯,自己能天天看著他嗎?自己哪有那個功夫啊。

可不管也不行,對不起他的良心。

於是,陳浪直接就走到了武洲的身邊:

“孩子,你的事兒我也聽說了,有興趣跟我說一說嗎?就當我是個傾聽者,而且我還聽說你的不少事兒,咋說的都有,你難道就任由那些人攻擊你嗎



誰知道陳浪的這句話一下子好像是點住了要脈一樣。

武洲的眼睛瞬間就紅了,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瞎說!他們都是瞎說,我根本就是被賣了的,可笑我還對他們畢恭畢敬的尋找他們,直到前些天我才知道,小醜一直是我自己。”

“真是可笑。”

一下,陳浪坐不住了。

“什麼?賣的?”

武洲把濕漉漉的頭髮埋在雙·腿之間,抱頭哭泣:

“嗯。”

用儘了畢生的力氣點點頭。

隨後陳浪和武洲聊了起來,聽完武洲的訴說,陳浪氣的嘴唇直哆嗦。

虎毒還不食子呢,可是這個孩子的父母居然這樣冷血。

真是讓人心寒啊。

怪不得這個孩子受到了這麼大的打擊啊。

原來他真的是被賣的,而且找到父母以後,父母還認為他是去爭家產的,因為父母又離婚了,有了各自的家庭,據說過得還挺好。

都有不小的產業。

幾家公司什麼的,一下子農村的窮娃娃到了大家庭被人冷嘲熱諷也就理所當然了。

麵對跟自己爭家產的人,誰也開心不起來。

可最讓陳浪氣氛的是父母,那是你生的啊。

不想養,你可以不生啊,生下來你不管,這合適嗎?

“我唯有一死才能證明我的清白,現在我說什麼大家都不信了,您看看我的手機都不敢打開,因為每天都會有一些人給我的手機或者網絡上留言,說我是個心機男。”

“可我真的不是啊,我就是單純的想找到自己的根啊。”

孩子哭的如同一個淚人一樣,陳浪的心也抽搐不已。

這是什麼狠心的人,才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啊。

重重的拍了一下武洲:

“孩子,雖然我冇教過你,但是我是這所大學的老師,你的事兒我不能袖手旁觀。”

“一個老師的師德不允許我看著一個心靈的毀滅。我一定給你討一個公道。”

孩子看著陳浪的樣子,很感動,但是輕輕的搖搖頭:

“算了,我認命了。”

“生來身輕,還時亦淨。”

“我!認命了!”

還對著陳浪笑了笑。

“您是個好心人,我不想讓您因為我陷入輿論的漩渦。”

剛說完,陳浪哈哈大笑:

“孩子啊,你可真是個好孩子啊,你不認識我嗎?我到哪都是輿論的漩渦,不用怕。這個閒事兒我管定了。”

武洲這才抬頭看著陳浪仔細的看著,不一會兒就大聲驚訝的道:

“浪,浪神?”

陳浪笑的更開心了。

“認出來了?你還擔心我會陷入輿論的漩渦嗎?”

武洲驚喜莫名,居然是陳浪。

他害怕什麼網絡暴力,怕什麼輿論漩渦啊。

他就是漩渦的最中心啊。

這是他最喜歡的明星之一,不為彆的,就因為陳浪對於各種天災**都是衝在前列的。

武洲自己也當過那個時候的誌願者。

一句話,同道中人!

“我還是謝謝您了,真不用了,我現在感受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就讓我這樣走吧,也算是解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