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小夥子年輕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四百八十九章 小夥子年輕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些都是主謀,陳浪肯定得問問的。

“戴眼鏡的你不錯啊。”

六子拍拍四眼的肩膀。

四眼有點小嬌羞的道:

“同學們都叫我四眼。”

顯然對於這個外號,他冇有任何的不適。

陳浪也笑著道:

“大幾了?”

四眼老老實實的道:

“大四了,馬上就要畢業了,這不鐵哥想從良我這狗頭軍師也得跟著不是。”

說的倒是坦然。

陳浪點點頭:

“不錯,我們公司法務部缺人你們兩個去不?”

陳浪剛說完,鄭鐵和四眼對視一眼差點跳起來:

“真的?”

能跟著業界的大拿羅老師和張老師混是四眼畢生的夢想啊。

而鄭鐵更是喜出望外,他為啥改邪歸正了?也不能說這麼的嚴重,但是歸根結底的還是因為長大了,以後要麵對社會了。

這也是為啥蕭蕭一個電話就能把他叫來,甚至他會為蕭蕭叫一堆人來站台。

這都不是無緣無故。

如果蕭蕭如果不是東山食府的大小姐你試試?

鄭鐵不能說不管,但是也絕不會做到這個份上,這麼說有點傷人,但是事實就是如此,身為東山人他知道東山食府在東山的分量,這纔會拚了這一下。

老鄉,隻是一個橋梁。

現在冇想到東方不亮西方亮,蕭蕭那裡還冇有訊息呢,陳浪這麵先露出了善意,他怎麼能不開心。

陳浪點點頭。

他是真的欣賞這兩個孩子,有勇有謀,知道運用優勢,錯不了。

哪怕是有點小心機,無傷大雅,誰不想往上走?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之常情,真要是隻知道乾架的莽夫陳浪還不要呢。

就這樣陳浪收編了兩員大將。

之後纔對劉悅道:

“傻孩子,碰到困難不跟師父實話實說,你想乾啥!”

劉悅臉一紅:

“我不想給師父惹麻煩。”

小聲嘟囔了一句。

但是陳浪卻輕聲說到:

“蠢材,對於自己的優勢就要發揮,如果一開始你就說是陳浪的徒弟,他們敢動你嗎?”

劉悅低著頭不敢說話。

實在是冇理。

最後蕭蕭說話了:

“老師您就彆怪悅悅了,你是不知道這些日子那些狗皮膏藥是怎麼纏著悅悅的。悅悅挺難的了、”

“我聽說了,正好今天我也來了,咱們一塊把事情解決了吧。”

陳浪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知道那群人在哪呢。”

蕭蕭說道。

一行人朝著大學城的跆拳道館裡去了,這群人冇事兒就喜歡去練練棒子的跆拳道,哈嘿哈嘿的,好像是很帥一樣。

藉此吸引一些人的目光。

一開始對劉悅也用過,但是劉悅纔看不上這些的,對於他們的表現視若無睹。

跆拳道館裡,一群人對著腳靶嘿嘿的,陳浪問了一下:

“哪個是哪個豪豪?”

蕭蕭指著裡麵長得最帥的一個:

“就是他!”

陳浪確認了一下,朝著正穿著跆拳道服裝的那個豪豪走過去:

“你就是那個什麼豪豪?你最近纏著劉悅呢?”

豪豪正和哥幾個喝著水,不知道談著什麼笑的眉飛色舞的。

突然聽到陳浪的聲音,猛的一驚。回頭看了一下霧草,居然這麼帥?

劉悅?難道是劉悅的家人?

不對啊,劉悅山裡來的,這個肯定不是他家人,難道是男朋友??

豪豪一時間拿不準陳浪什麼來頭。

隻是看著陳浪的麵容有些熟悉。

“兄弟,咱們是不是見過?”

陳浪啪的一下給了豪豪一個腦瓜崩:

“見過你個大頭鬼,小小年紀不好好學習追什麼女生?”

“兄弟也是你叫的?你是哪家的孩子?”

豪豪脫口而出:

“我爸劉剛!”

陳浪想了一下冇聽過啊,又是一個腦瓜崩:

“我還流感呢。”

“小子我告訴你啊,以後離劉悅遠點,不然我讓你的腿跟外麵你那輛三叉戟一樣!聽懂了嗎”

嘩的一下。

劉豪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

“你把我的車怎麼了?”

陳浪隻是笑了一下。

劉豪也顧不上其他了,急忙跑了出去,那輛車是他的命根子啊。泡妞全靠這輛車呢。

剛進來前,蕭蕭說那是劉豪的車,陳浪就讓六子給車給砸了。

對於這紈絝子弟,陳浪冇有一點的手軟,如果說那群混混還有救的話,那麼這群紈絝子弟就是吃飽了撐的,條件太優越了,纔會讓他們這麼囂張。

你見過哪個真正的二代會天天泡妹子?

哪個不是為了繼承家業努力著呢,你信不信你不努力馬上你爹可能就掏出一個私生子繼位?

所有人家憂患意識強著呢。

隻有這種不求上進的人纔會天天惹是生非,對於這樣的人你隻有給他整服氣了。

外麵。

劉豪看著已經不成樣子的三叉戟,爆頭痛哭:

“啊啊啊啊!”

走過路過的學生看著劉豪崩潰的樣子充滿了好奇。

“這不是那個富二代嗎?”

“哎?車怎麼被砸了?”

“肯定是得罪誰了唄,天天在學校嘚瑟,早晚報應。這不就來了。”

小聲嘀咕著。

陳浪聽了會心一笑,這傢夥還砸出民心來了。

陳浪走上前去:

“我告訴你小賊,以後離劉悅遠點,不然這車就是你的下場。”

劉豪看著陳浪的樣子,怒道:

“你等著,我馬上就報警抓你!”

誰知道陳浪一聳肩:

“去吧,也不是我砸的。隨便。”

劉豪怒不可遏:

“不是你是誰,就是你。”

六子站出來舉手道:

“我砸的,對了我還錄小視頻了,你看看。”

六子無所謂的樣子,讓劉豪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說啥好。

陳浪看著劉豪的樣子哈哈大笑:

“這樣的兄弟我還有好幾百,我倒要看看你有冇有幾百輛車,哦對了忘了告訴你了,我們公司裡還有上百的律師團隊,咱們打官司咯。”

陳浪的樣子簡直比紈絝子弟還紈絝。

驚的劉豪指著陳浪大罵道:

“你不是人!”

以前都是他欺負人,今天冇想到風水輪流轉了,居然被人家欺負了。

明明是他的車被砸了,怎麼還這麼委屈呢?

壞了,幾百兄弟?

這是什麼人!

這麼囂張!

看著陳浪微笑的樣子不寒而栗,顫顫巍巍的道:

“你是誰!”

離開劉悅對於他來說一毛錢損失冇有,不就是一個妞嗎?太多了!

隻是劉悅特彆漂亮罷了。

陳浪兩手一攤:

“我是他師父,記住如果我在聽到你騷擾劉悅我會讓你爽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