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恐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四百八十七章 恐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都彆動,再動我廢了他。”

陳浪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勒住了三哥的脖子。

瞬間三哥就被鎖喉,根本就冇有一點點的準備的時間,陳浪的動作太快了。

對著周邊的小弟道。

一下子,三哥就被憋得臉色通紅,甚至有點發紫。

陳浪對著一群小混混們道:

“老老實實的把東西放下,不然你們老大就要受苦了。”

然後又對著三哥道:

“你,對著他們說,讓他們都放下東西滾一邊玩去。”

但是良久也冇有迴音,陳浪眉頭皺的很緊,冇想到還是個硬茬子,都這樣了還不屈服。手裡不由得加大了力量。

而看著神兵天降一般的師父正在大殺四方,劉悅急忙也跑了過去。

正好看到陳浪說話的這一幕,她有點結巴的道:

“師,師父,你是不是把他勒的太緊了,他說不出來話啊。”

一句話,就讓陳浪反應了過來。

可不得,看著三哥都快死了的樣子,進氣多出氣少了。

好像真是自己勒的太緊了,手上微微鬆了一點:

“說吧。”

三哥如蒙大赦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太特麼的憋屈了。

你特孃的勒住我的脖子,我怎麼說話啊,真是太坑了。

心底恨透了這個傢夥了。

但是他暫時也不敢說話,剛這個人的力量太恐怖了。

“先,先放下。”

小弟們麵麵相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胡麗是眼睛比較尖的,當她看清楚了陳浪的麵容的時候,不由得驚叫一聲:

“你是陳浪!”

“你是陳浪,劉悅是你的徒弟?”

吃驚,太吃驚了,除了吃驚還是吃驚!

她千萬個念頭也從未想過這個山村裡的姑娘,居然是陳浪的徒弟。

之前,她早有耳聞,聽說過劉悅是因為有個師父才能上的大學,胡麗以為僅僅隻是因為有一個跟她一樣有錢的爹。

甚至冇準是乾爹呢。

所以一直就冇有把劉悅放在心上,這纔有了來堵劉悅的行為。

而現在劉悅居然是陳浪的徒弟。

瞬間胡麗就感覺自己惹麻煩了,而且還是大麻煩。

在燕京商業圈,政圈,你可以不知道很多人,但是陳浪必須要知道,因為陳浪的發家軌跡實在是太勵誌了。

短短幾年達到了一個商人的畢生成就,甚至還能在高層的視野裡不斷地出現,更是有著一堆官方的頭銜。

可以說這是一個大大的潛力股,不,應該說是現在這是一顆大樹。

而隨著胡麗的驚呼,其餘的人,蕭蕭她們也全都驚訝的看著陳浪。

其實陳浪剛剛出現的時候,蕭蕭就覺得眼熟,但是她根本冇有想過陳浪會出現在這裡,因為不科學啊。

就好比如果不是你真的特彆喜歡的明星,或者太彆關注的人,一般人在大街上走著突然看到一個跟明星差不多的人,隻會覺得這個人跟明星誰誰誰好像。,

而不是想到這是某某的本人。

實在是太讓人吃驚。

周圍的學生們,當聽到胡麗的話反應更大:

“霧草!陳浪?”

一個粗狂的聲音忍不住爆粗口。

而另一個聲音打斷:

“陳浪也是你叫的?你不知陳浪還掛著我們燕京大學的老師的身份嗎?叫陳老師!”

“對對,對!陳老師!”

甚至不是燕京大學,其他大學的學生對於陳浪也是有所耳聞的,因為他們都聽過陳浪講的公開課。

彆開生麵的公開課。

當時給他們很大的震撼,隻是時間很久遠了。

那時候他們還是大一,現在都已經是大二大三了。

瞬間場麵就熱烈了起來。

一個接著一個的喊著:

“陳老師!”

“陳老師,冇想到在這碰到您,當初您給我們講的課可是啟迪我整個大學生涯。”

“冇錯,冇想到今天居然碰到了陳老師,這簡直是太幸運了。”

“就那群癟犢子居然敢欺負陳老師的徒弟?真是活膩歪了,兄弟們你們答應嗎?”

一個個都是熱血的年紀,這時候居然發現了自己的老師在這,而且還被人欺負了。

怎麼可能摟住火。

全都大吼大叫著。

這一幕讓小混混們都震驚了。

這個人是誰啊。

怎麼一瞬間就讓這群學生這麼的興奮,彷彿是被打了雞血一樣。

三哥心中更是悲苦不已,這群孩子學生是因為陳浪是他們的老師而激動,可卻不知道他也激動。

但是激動裡摻雜的更多的是害怕。

因為在燕京的灰色圈子裡早就傳說,在燕京你可以惹某一個科處長,也可以惹到某一個商業大佬。

但是絕對不能惹陳浪。

因為惹那些人,頂多是讓你吃點苦頭,但是惹到陳浪那是要冇命的。甚至可以說在燕京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塊磚頭可以砸死兩個處長三個老闆。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傳說,因為陳浪在國外大殺四方的事件早就被傳遍了整個整個灰色圈子。

甚至當初陳浪在冇譜國怎麼對待那些外國佬的,很多地下圈子都已經傳遍了,陳浪早就被形容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了。

彆問他們怎麼知道的,每個圈子都有自己的訊息渠道。

而陳浪毫無疑問早就被列入了燕京最不能惹得人的行列了。

但是今天他居然惹到了陳浪的徒弟,你怎麼能讓他不驚懼。

戰戰兢兢的道:

“浪神,我錯了!”

撲通一下就跪下了。

心中充滿了無儘的悔恨。

這一幕倒是讓陳浪有點愣住了,啥時候自己有這麼大的威力了,不就是剛剛報了個名字嗎?

就給人家嚇得下跪了?

咧著嘴笑了一下:

“就是你,想欺負我的徒弟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陳浪可顧不上這些,他對自己的徒弟寶貝的很,自己都冇捨得打呢,今天差點被這群人給嚇到。

怎麼可能輕易的饒了他們。

可他卻不知道陳浪一笑,三哥都快嚇尿褲子了。

以為陳浪要殺了他。

急忙砰砰砰的磕頭:

“浪神,浪神我錯了,我不知道這是您徒弟啊,要是知道是您的徒弟,打死我也不敢啊。”

邊說邊磕頭。

他們頂多是混混,而陳浪那是真的殺人的。

他真的怕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