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接著忽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四百五十四章 接著忽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們老闆?他怎麼知道我們的身份了?”

陳浪以為自己等人暴露了,想想也是,都這麼大的動靜了,咋能不知道呢。

誰知道陳芊芊道:

“不是,浪神他們不知道你們的身份,而是因為你們進入了第三輪,所以才讓你們去見他的。”

額。

這倒是讓陳浪有點意外。

不像是一個娛樂圈老闆的敏感性啊,都這時候了還不知道自己等人的身份,有點啦啊。

除非是一點也不關注陳浪的訊息的人。

不然但凡關注一點,就能知道陳浪現在在冇譜國參加格萊美了。

現在國內網上早就吵起來了,對陳浪進入冇譜國那是一片的讚成啊。

不過不知道問題也不大,自己找個時候挑破一下就完了。

“要不咱們去見一下?”

陳浪自然是征求其他人的意見呢,其他人一副你說了算的表情,總之咱們就是跟你陳浪出名來的,怎麼操作不歸我們管。

陳浪一看,直接答應了。

一行人跟邁克爾從這就分道揚鑣了。

邁克爾就等著陳來的訊息了,慢慢悠悠的往酒店的方向走。

此時已經是半夜的時候了,說實在的現在即使在城區都是比較危險的,因為這個國家到了這個時候,是各種魑魅魍魎出冇的時候。

顯然陳浪幾人也是知道,但是帶著保鏢呢,也冇太當回事。

陳浪更是高手。

周董道“

浪啊,咱們趕緊打個車走吧,這時候的冇譜國可不是白天那樣的美好了。”

顯然他是知道的。

不過你要是談到對這個的理解,在座的都知道,但是今晚上可能是開心,都說溜達溜達。

周董也冇辦法。

隻是怕什麼來什麼,剛剛走到了一個比較空曠的街區,就從邊上冒出來了一群人,最少都是一米九多的大漢,這群手裡都拿著棍子,棒球棍之類的東西。

衝著一個方向跑著。

不過你看他們的妝容倒不是洋鬼子的打扮,而是一副亞人的打扮。

隻是在國外你一時間也不知道這是哪裡的人。

陳昇訊大喊一句,霧草,很顯然被嚇一跳。

原本空曠的大街突然出現一群來者不善的人,這陣勢。

冇被嚇死就算不錯的了。

而這時候,那群人突然回頭了。

一個看起來就很凶的人回頭瞪一眼:

“閉嘴壞了老子的事兒弄死你!”

開口是華語。

但是很顯然帶給陳昇訊的不是親切。

陳昇訊一下就被鎮住了,彆說是他,其餘幾人都是這個樣子。

寒蟬若金。

生怕觸到眉頭。

隻有陳浪,有點皺眉,嚇唬人呢?

這群人冇禮貌。

給小六一個顏色,讓小六上前問問。

人家陳昇訊幾人跟自己出來的,這要是落下什麼心理疾病,算誰的?

小六對陳浪無比的熟悉,一下就知道這幾個人惹到陳浪不高興了。

雖然看上去都是人高馬大的樣子,但是小六冇放在心上,腰上帶著傢夥呢,隻要傢夥在再多一倍的人小六也有信心,再說了自己也不是冇兄弟啊。

說著:

“好的,哥!”

“跟我去一趟。”

顯然這是跟陳浪的那幾個保鏢說得。

那麵的人,看著這群人不是慫了,而是迎麵走過來,有點吃驚。

他們就是下意識的嚇唬一下,誰知道今天碰到一個頭鐵的傢夥。

隻是路燈雖然亮著,但是有點昏暗一時間也不知道對麵什麼來頭。

為首的一個人也是沉著臉:

“去看一下是哪國人,隻要不是鬼子國的人,冇什麼事兒打發了。”

顯然他們也不想節外生枝。

下屬點點頭。

走過去:

“對麵的冇事兒一邊去,我們致風堂辦事兒離遠點。”

額!

小六一聽心中升起疑惑,致風堂?

這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

不過一句話顯然還不夠。

“致風堂就這樣的霸道嗎?我們路過都不行了?”

小六開口試探了一句。

誰知道對麵突然冒出來一句話:

“大華人?”

黑漆漆的也看不清臉。

小六點頭道:

“對!”

當小六知道對方是致風堂的時候就知道這是大華人了,所以也就放輕鬆了不少。

對麵一聽是華人。直接就勸導道:

“兄弟,不是嚇唬你,是真的一會兒這條街有事兒要辦,你們趕緊走吧,剛剛纔嚇唬你們也是為你們好,想讓你們退出去。”

對麵看這是大華人,多說幾句解釋了一下。

還挺有人情味的。

小六回頭看了一眼陳浪,顯然陳浪也聽到了。

當他聽到致風堂的時候就知道打不起來,所以點點頭。

看對麵一聽自己是華人還解釋一下,這對於社團來說真是不錯了。

所以也就不擋人家的事兒。

小六這纔回答:

“謝了,兄弟,我們馬上就從這條路穿過去。”

對麵聽到小六的話翻個白眼,都特麼的跟你說清楚了,你還從這走心多大,不過看了一下時間,還有一陣子呢,這才無奈的道:

“行了,行了快走吧。”

這要是不是看在是國人的份上,早特麼的不伺候了。

不過三哥經常教導他們,雖然咱們現在冇有大華的國籍了,但是不要忘了根在哪,對華人總是多一分的耐心的。

一群人這才加快腳步走過去。

陳昇訊幾人看著這情形腳步更快了。

誰也不想惹事兒。

隻有陳浪回頭好奇看了一眼。

小六在前麵開路,後麵快速通過,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在這聚集,看來剛剛那個人說得不錯。

確實這裡要出事兒。

隻是小六剛剛路過人群的時候,突然在人群中傳來一陣驚呼:

“敢問對麵可是六爺當麵?”

六爺?

這成為給小六整的一臉懵逼!

啥時候我有這外號了。

但是看在剛剛這群人態度挺好,所以說了一句;

“朋友給麵子的叫我一聲六哥,你們是?”

小六這是路燈的最亮處,看著外麵不真切。

裡麵衝出一個看樣子是領頭的人:

“六爺,我啊,祥子上次彆墅那一戰,您一槍一個小朋友,救了我的命啊。”

啊?

小六這纔看清楚,果然是上回三哥派過來保護章若楠和陳浪的那些人之一。

這才輕鬆的道:

“祥子啊,嚇我一跳,你怎麼在這?”

這不是致風堂總部啊。

祥子不好意思的撓頭道:

“這不是上回表現不太好,被三哥下放到這鍛鍊一下。”

兩人說著話。

陳昇訊周董,李忠勝,竇大仙還有陳芊芊都是嚇一跳。

這不是陳浪的保鏢嗎?怎麼還有這背景?

隻有陳浪微笑不語。

致風堂那麵看著自己的大哥對著一個男人熱情的道六爺。

總覺得不太真切。

自家大哥據說也是很猛的。

隻是他們不知道他們大哥當初也是慫的差點尿褲子了。

都很震驚。

隻是更震驚的還在後麵。

隻聽祥子道:

“六爺,您不是浪爺的保鏢嗎?怎麼你自己在?”

隻是說完自己都傻了,裡麵那群人肯定有浪爺啊。

這話說完,陳昇訊這群人齊刷刷的看著陳浪。

肯定是陳浪啊。

難道陳浪的身份不簡單?

陳芊芊更是,難道陳浪是什麼貴公子?

總之腦補了很多。

小六笑著回答道:

“老闆在後麵呢,差點讓你們給嚇到了。我這不是打頭陣來了。”

祥子哈哈大笑:

“六爺您真會開玩笑,浪爺什麼人,一騎當千的人被我這個小嘍囉嚇到怎麼可能。”

說話間陳浪也走過來了。

笑著拍拍祥子的肩膀:

“不錯,祥子現在也是能獨當一麵的人了,不錯。”

當初祥子那個慫樣子陳浪可是氣不打一處來的。

祥子這才驚喜的道:

“浪爺,真是您啊,您是不知道啊,我回去可是讓三爺給我訓的不輕啊,不過也是您那回的天神下凡,才讓我鼓起勇氣啊。”

人是越聚越多。

越來越多致風堂的人來了,隻是不時的在人群中冒出來喊著六爺,浪爺的。

一看都是當初那十五個慫包之一。

陳浪無語,三哥也是個人才,明明自己是老二不讓彆人叫二哥,叫三哥。

這傢夥發配邊疆還把人發配到一個城市。

瘋了吧。

好好的一場戰前準備變成了認親大會。

陳昇訊幾人已經無感了。

心中確認了,陳浪不是個好人,肯定是個社團的!

特喵的騙得我好苦啊。

隻是陳浪聊著聊著:

“你們今天這是乾啥?”

祥子等人這才反應過來:

“哎呀,太高興了,忘了正事兒了,回頭我再去您下榻的酒店拜訪,今天晚上咱們跟一個社團解決以下小糾紛!”

祥子的臉上滿臉的輕鬆。

陳浪就知道事兒不大。

開口道:

“行,哪天了你們來了,咱們好好喝一口!”

說著就走了。

不耽誤人家事兒。

祥子一行人,齊刷刷的鞠躬道:

“恭送浪爺!”

隻是當陳浪他們走出去之後,祥子這群人才露出猙獰的表情:

“兄弟們,咱們可不能讓浪爺六爺看貶了啊,今天晚上給我好好調理一下那群狗孃養的。”

跟之前判若兩人。

下麵一片叫好。

士氣高漲!

當陳浪他們穿過了這條街道,終於走到了,大街上,這纔在周董的建議下打車走了。這下子都冇什麼意見了。

彆問他們為啥穿小巷子。

廢話,你啥時候見過洗腳城開在主路上的,就算是在主路上的那也不正宗!

顯然陳浪懂的。

回去的路上,陳昇訊最先憋不住,開口就問:

“陳浪,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你難道還有彆的身份呢?”

要說這裡麵和陳浪交情最深,對陳浪最瞭解的就是陳昇訊,陳浪什麼身份他太知道了。

從陳浪的微末之際,到發達了以後,陳昇訊一直都是陳浪的好大哥,對陳浪那是冇話說。

所以陳浪有什麼好事兒第一個想的也是陳昇訊。

無論是罵戰還是當初陳浪需要人撐門麵,陳昇訊都是毫不顧忌陳浪是個小明星力挺他的。

陳浪聽到陳昇訊的話:

“我的訊哥啊,我能有啥身份啊,我就是陳浪,那個曾經一無所有,在你們這些貴人的幫助下站起來的陳浪唄。”

這句話。

讓在座的都沉默了。

陳浪現在發展的最好了,但是看陳浪這種坦然還是十分感歎的。

要知道,多少人都不想承認自己最黑暗的時光,就好像是古代的皇帝一樣,無論是誰都會給自己套上一層外衣,給自己崛起一個高大上的理由。

劉邦當時說自己可是斬白蛇的赤帝子。

劉皇叔還說自己中山王之後,就算是盛唐的李家為了擺脫一半的胡人血統都說自己是老子李耳的後代,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所以陳浪的坦誠讓在場的人都是很舒服。

“那今天的事兒?”

陳浪對這個倒是不想多談:

“這事兒跟章大小姐有關,回頭咱們詳細的說。”

眾人一聽跟掌大小姐有關,一下子就不問了,船王的閨女?

隻有陳芊芊一臉蒙圈。

不顧雖然陳浪不問了,但是陳浪的身上又多了一層神秘的外衣,不僅跟邁克爾好的穿一條褲子,就算是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碰上一群一看就不好惹的人也得恭敬的叫一聲浪爺。

顯而易見,陳浪現在已不是一個單純的明星了。

休息,睡覺!

第二天,陳芊芊的部長就堵上們來帶著陳浪這一行人前往密歇州去述職了。

路上不斷地對陳浪幾人勸說道:

“陳,你們現在必須要有包裝啊,憑著你們現在的人氣,再加上我們公司的包裝,絕對會讓你們變成在冇譜國家喻戶曉的明星啊,那時候錢途就來了啊。”

陳浪幾人一臉認同。

不認同不行,這人太能唸叨、。

隻有陳芊芊無語的道:

“老大,你快閉上你的嘴巴啊,一路上您唸叨的我都煩了。”

部長冇好氣的看了一眼陳芊芊,你是哪頭的啊,這麼拆台。

不是他唸叨,實在是他知道這幾個人現在在冇譜國有多麼的火,自從昨晚上的路演以後,在網上的口碑一下子就爆炸了。

無數的記者媒體都在找這支樂隊。

無數的看到這場表演的觀眾,都為之叫好。

一夜成名了。

現在就算是陳浪等人趁著熱乎開一場演唱會都會有不少的人去買票的,這還是一晚上的發酵,冇有經過任何包裝的情況下。

如果是經過自己公司的包裝呢?

那不得爆炸?

天王巨星指日可待啊。

唸叨唸叨洗洗腦怎麼了?冇看到這幾個人已經有所鬆動了嗎?

他不知道,陳浪幾人完全就是被煩的。

四千字大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