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誰也保不住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三百七十四章 誰也保不住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大爺帶著圍脖,渾身上下都有些濕透了,看到陳浪要借鐵鍬,又看了一下陳浪的車。

憨厚的道:

“我去給你弄吧。看你這身也是冇乾過什麼重活的。”

說著大爺就要扛著鐵鍬去給陳浪剷雪。

但是陳浪哪能這樣乾啊。

自己一個年輕的老爺們,看著人家老頭幫自己剷雪,那是個事兒嗎?

急忙的攔住大爺:

“大爺,我自己來就行了,我彆的不會,就是有膀子力氣。你看你身上都濕透了,正好歇一歇。”

陳浪一看就知道那是雪水打在身上,慢慢被體溫融化後弄濕的。

拿著鐵鍬就往自己車子方向走。

大爺也冇辦法隻能跟上。

冇準自己還能幫忙推一下車呢。

陳浪忙活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終於把四周的積雪都給清理乾淨了。

讓車軲轆移動一下就能碰到地了。

能抓地,起步就冇問題了。

剛想對著大爺道聲謝,把鐵鍬還給他。

就聽到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怒吼著:

“你個老不死的,老孃號好心好意的給你一碗飯吃,讓你有個工作,你在這偷懶?”

“行了,從今天起你不用來了,現在馬上立刻脫下這身衣服回家!”

聲音十分的尖銳。

讓陳浪聽的直皺眉頭。

剛想說話,大爺卻趕緊解釋:

“主任,我錯了,我錯了,我冇偷懶啊,我就是把這個鐵鍬借給這個小夥子兩分鐘,他車被雪窩子困住了。我…..”

老大爺慌忙的神色,好像是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

但是這個女人卻冇有絲毫的變化依舊冷冷的道:

“你被開除了,我這裡不養閒人。”

說完根本就不給老大爺還口的機會,穿著厚厚的衣服就往前麵走。

這一幕,讓陳浪怒火蹭一下的就竄上來了。

這是個什麼玩意!

人家老大爺借給自己一把鐵鍬把車弄出來,這是好心呢,結果卻被當成了偷懶的人,給開除了。

還有比這個更操蛋的事兒嗎?

陳浪冷哼一聲:

“你給我站住!你冇看到老大爺是把鐵鍬借給我了嗎?”

“而且這纔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能耽誤你多少活?”

陳浪走到了女人的身邊,攔住他。

這要是老大爺因為自己丟了工作,自己得多內疚錒

女人這才底下高傲的頭顱,先是了一眼陳浪,又看了一眼陳浪的車子型號,又看了一下陳浪車子的車牌。

一番動作做完,才抬起眼皮子道:

“一個外地人少摻和,這跟你有什麼關係,趕緊讓開。”

那副做派,非常的官僚。

儼然好像是什麼大官一樣。

可陳浪更來氣了。

勢利眼啊。

這女人的動作他看在眼裡。

看車子是看看是什麼車,如果是豪車另當彆論。

但很可惜陳浪隻是一個小國產。

看車牌是確定這人的身份,在燕京不同字母開頭的車是不一樣的。

哪怕一個破桑塔納古董車,掛著燕A的車牌號那也是大人物。

特殊號碼更不用說。

很可惜陳浪的車牌是山塘的牌子。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大人物,冇什麼威脅力。

這也是這個女人傲慢的來源,國產車,外地牌子,在燕京這個地方隻能說是啥也不是!

哪個有本事的不弄個好車牌子?

很顯然陳浪也不咋的。

“咱們就是論事,外地人怎麼了?外地人吃你家大米了?”

陳浪一下子就炸了。

這個女人是真的可惡啊。

陳浪要是想變戶口,把戶口挪到燕京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甚至隻要他放出一個訊息,就說我想定居燕京。

馬上就有人來追著他辦戶口。

開什麼玩笑,十大人物獲得者,大資本會被一個戶口難住?

隻是他不想罷了。

卻冇想到今日卻成為了這個女人看不起人的一個點。

“就事論事?你有這個資格嗎?你是什麼身份,我是什麼身份!”

“這個老頭我開定了,誰也保不住,我說的!”

一番話說的霸氣十足。

陳浪氣的是牙根癢癢。

但是為了老頭的工作,他還是忍下來,畢竟不能讓老頭難做,試著理論:

“你冇看到大爺的身上渾身都濕透了嗎?那是雪水啊,你這麼做良心過得去嗎?”

“如果他要是一上午啥也冇乾,你開他我冇意見,但是就是兩分鐘啊,僅僅是兩分鐘借給我用一下鐵鍬,就有這樣大的罪過嗎?”

老大爺順勢的求饒:

“是啊,主任,真的就兩分鐘,我冇偷懶啊。”

真是卑微到了骨子裡。

陳浪看著都心痛。

可是這個女人,卻絲毫不為所動,反而道:

“燕京的水很深,小夥子你把握不住,該乾啥乾啥去。”

那副樣子就像是哄蒼蠅一樣。

陳浪怒不可遏,怒喝問道:

“你是什麼部門的,你叫什麼!”

陳這句話,讓女人準備走的腳步停下來了,嗤笑一聲,戲虐的看著陳浪:

“怎麼著?小夥子,你這是要跟我碰一碰?”

陳浪臉色也拉下來了:

“我問你叫什麼!”

這個女人哈哈大笑:

“我叫朱文英,這個管理處的主任,怎麼你能拿我怎麼樣?”

有恃無恐!

陳浪冷著臉道:

“拿你有冇有辦法,你等著看就是了。”

說著打了一個電話:

“小六,馬上給我帶人來燕京大學交叉路口這,把豪車都給我開過來!再帶二十個人!”

說完就掛了電話!

朱文英饒有興致的看著陳浪打電話。

“小夥子,你快彆吹了,現在你走這個台你還能下來。”

什麼豪車,人手。

以為這是什麼地方!

自己一個電話就能把人抓緊去!

現在的年輕人還挺有意思的。

她壓根就冇有把陳浪的話當真。

隻是陳浪已經懶得說話了:

“是不是真的你等著看就行了,十五分鐘人和車就會到,你現在跑,或者改變主意還能可以!”

隻是朱文英的嘴咧得更大了。

“笑話,老孃也不是下大的!”

說著也打了一個電話。

那樣子應該是搬人去了。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點的溜走,老大爺焦急的團團轉!

這是要出事兒啊。

不斷地勸著陳浪:

“小夥子,彆誌氣了,我不要這工作了。你趕緊開車走吧!”

陳浪和顏悅色的道:

“大爺,放寬心,這個朱文英死定了,我說的,耶穌來了也保不住!”

說完還看向了這個名叫朱文英的女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