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父親讀的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二百九十一章 父親讀的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是老陳想起剛剛小李兩人的邀請,真的有點心動。

三個人一男兩女,做在一起講曆史,這個好像是有點誘人啊。

老陳,麵色潮紅。

想起領導的吩咐,拿出手機就打電話給陳浪。

“喂!”

陳浪昨天被采訪了一天,此時正在被窩裡呢。

迷迷糊糊的道:

“誰呀!”

對麵的老陳中氣十足的道:

“你爹



陳浪一激靈。完犢子了。

昨天自己可是把老爹架在火上烤了很久啊。

冇辦法,自己會作曲,會創作,可以說自己是天才,但是自己貿然之間搞出來那麼多的,曆史書,不找個好理由,那能行嗎?

但是陳浪想遍了腦海,也冇想到什麼可靠的理由。

可是撓頭了一會兒。

突然看到了家裡的全家福,陳浪靈機一動。

就是你了!

老爹就成了背鍋最好選擇了。

那麼多的史書的源頭也就來了,自己家的啊,當然是老爹、傳下來的啊。

而自己為什麼會?

那是從小老爹耳濡目染傳下來,教導的啊。

至於老爹哪裡學會的,如果老爸聰明的話,肯定也會坑他爹。

想起自己那個地道農民的爺爺,到時候被放上文學曆史大師的地位,想想就激動。

當然這一已經算是另一個故事了。

老爹坑爹?

哈哈!

“哎呀,爸啊,你給我打電話乾啥?稀奇啊。”

陳浪假裝什麼也冇發生過一樣,皮了一下。

老陳對著電話怒吼道:

“陳浪,我什麼時候教過你曆史了?咱們傢什麼時候有過藏書過千了?就我存的那點廢報紙都被你媽給當做廢品賣了五十塊錢,這些你都忘了?”

老陳鬱悶的道。

被兒子坑了能怎麼辦,隻能是忍著把。

“哎呀,爸這些都是小問題,從前冇有,現在咱們就有了啊。而且已經被我搬到了燕京了,至於學習?小時候你可不是天天教導我學習嘛。是吧!”

陳浪含著深意的道。

老陳也不是傻子,隻是多年在單位混跡,冇了心氣而已。

他可不是傻子。

這話裡有話。

沉吟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

老陳話還冇說完,陳浪就道:

“我冇啥意思,爸這個雷就看你的了。”

老陳沉默了一下。

知道兒子這是碰到事情了,這個肯定是編的瞎話。

難言之隱?

自己身為老子,肯定要幫助兒子圓回來。

良久,纔開口道:

“你李姨他們讓我給她們講曆史呢,我怎麼辦?”

這句話一說出來,陳浪鬆了一口氣。

老爹這算是將自己的這個雷給抗過去了。

不過這個講曆史這個事情確實是個盲區。

“這樣吧,爸我給你一個電子文檔,這裡麵你挑幾本感興趣的先給讀一讀,最起碼,應付差事不成問題。”

說著陳浪就給老陳發過去了一個文檔。

這裡麵全是古書的電子版,四大名著還是有什麼左傳列傳的應有儘有。

看老陳對什麼感興趣就讀被。

於是老陳就打開了兒子給發的書籍目錄,一下子就睜不開眼睛了。

本身他就是一個文藝青年。

雖然老了,但是文青的本質冇有變。

看到書就挪不動窩。

尤其是當他看到書籍目錄裡的三個大字的時候。

“金瓶梅!”

眼睛一下子就挪不動了。

真的太文藝了。

就是它了。

誰知道這一看,就看到了快下班的時候。

直到領導過來叫他的時候,還意猶未儘。

老陳知道,這是來了,領導是叫他來吃飯去嘍。

不過這時候,他已經不害怕了。

今晚就講這個金瓶梅。

晚上十一點,當老陳從領導家裡出來的時候,領導出來送他。

並親切的在門口握住他的手道:

“小陳啊,你這曆史講的好啊,明天,明天接著來,我讓你阿姨燉肉!”

老陳一臉為難,唉,小李他們那看起來要爽約了。

急忙回到家了,到家,拉著媳婦道:

“媳婦,我今天學了新東西,咱們實驗實驗!”

一夜無話。

陳浪這麵,正在接待著從教科組織來的幾位專家。

此時陳浪家裡的客廳裡,幾個頭髮花白的老頭,正對著一堆書籍埋頭苦讀。

連劉璃早就給沏好的茶都放在一旁不理。

陳浪看的直心疼。

好幾千塊錢啊!

這可是正經的好茶,好幾千塊錢一兩的好茶啊。

於是陳浪一直在旁邊勸說:

“幾位專家,咱們先喝點茶!”

其中一個戴眼鏡的專家,姓錢。

頭髮已經半白,走路都有些顫顫巍巍的,不知道教科組織從哪裡找來的。

不過據說在文學圈內,輩分奇高。

對著陳浪擺擺手道:

“陳浪小友不要管我們,我們先看一會書!”

陳浪滿臉的可惜,好茶白瞎了。

拿起自己的那一杯咕咚咕咚的灌進了嘴裡。

剛喝完,那個錢專家就道:

“陳浪小友,你這些書都是家傳的嗎?”

眼睛裡的震驚,絲毫的掩蓋不住。

陳浪隻能矜持的點點頭。

“是的,這些都是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傳下來的,距今已經有了好幾百年的曆史了。”

“這些書還可以嗎?”

陳浪剛說完這句話,錢專家的手就拍到了大腿上。

“太有用了,你看看這本名叫史記的書,基本上概述了我們兩千年左右的曆史啊。這完全是我們的曆史空白啊,”

“還有這本曹人妻寫的摸金校尉筆錄,記錄了很多陵墓的位置,可以說憑藉這本書,我們就可以發掘出很多的曆史文物啊,當然真假還有待考證。”

“哎呦,這本更了不得,這個九章算術,居然記錄了雞兔同籠的故事,證明咱們的祖先早在千年以前就研究數學了啊。”

“你再看看這個地動儀,更了不得了……”

一樁樁一件件,錢專家的嘴巴好似機關槍一樣,就冇有停下來的時候。

陳浪也隻好當一個好的聽眾。

良久之後,錢專家才一臉鄭重的道:

“陳浪這些書籍我們可以帶走嗎?”

聽到這,陳浪想都冇想,就回答道:

“當然是不行!”

錢專家錯愕。

你個大騙子,不是說這些書都捐獻了嗎?

怎麼又說不行了?

渴望的小眼神看向了陳浪。

楚楚可憐?充滿殷切的希望?好像都不太準確。

對,應該叫含情脈脈。

陳浪對這樣的眼神有點頂不住。

急忙開口說了一句。

第三更來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