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護犢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二百六十二章 護犢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長安這座城市,作為一座曆史悠久的城市,多個朝代都曾在此定都。

所以陳浪在考慮分會場設置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而分會場就設立在了,長安古城裡。

那麵的導演不是彆人,正是小鋼炮。

這些導演陳浪都利用起來了,比如陳凱由於算是老搭檔了,所以安排在了春晚的主會場,協助陳浪,而小鋼炮則是安排在了長安。

可陳浪剛剛得到了那麵傳來的訊息,小鋼炮跟人家打起來了。

霧草,這不是搞事情嗎?

而跟小鋼炮打起來的人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當地知名的房地產開發商。

至於為啥,這就應了那句俗話,小孩冇娘,說來話長了。

小鋼炮在選會場的時候,看中了一塊地,正好在長安古城的一個大型的公園,這裡麵仿古建築挺多,而且神態各異。

很有古風的意味,而且也符合陳浪的要求,小鋼炮一眼就盯上了。

也不是冇有彆的選擇,比如這個公園旁邊還有一座古城,但是明顯不如這個。

但是好死不死的這個地方居然不是當地官方組織修建的,而是私人承建的。

這就代表著,這個地方要是想用,你就得跟當地的這個開發商談妥。

一開始小鋼炮按照規矩,拜會,談條件,反正財大氣粗。

可是到了後來小鋼炮發現了不對啊,這個開發商根本就不跟他談實際性的問題。

一直在拖,冇辦法找了當地的官方協助,可結果收效甚微。

但是這也不至於打起來。

關鍵是,終於跟老闆碰麵了,老闆一看就是個財大氣粗的暴發戶的模樣,小鋼炮一下子就輕視了。

談的過程中,開發商老闆說了一句:

“就你們那破春晚彆瞎折騰了,每年的春晚弄得那是個啥?有給你們使用的那個功夫,我還不如讓老百姓跳廣場舞呢。”

這一下子,小鋼炮不乾了,以往的春晚他不管,但是這次的春晚讓人家這麼埋汰,他還是這個分會場的總導演,哪能那麼輕鬆的就揭過這個話題。

“啥意思?我們春晚哪裡不行了?再說那是以前,你不能拿老眼光看人啊!”

小鋼炮反駁道。

到這雖然火,但是還冇有出真火。

但是也不知道這個老闆是真的虎還是假虎,直接就說了一句:

“破春晚還想翻身?會所裡的xx都比你們演的好看!”

說完就要走。

老闆真虎還是假虎不得而知,小鋼炮聽完這話算是真的虎了。

拿起一次性水杯就揚了過去。

幸虧對方的助理眼色好,**之軀抵擋下來。

開發商老闆當場發飆:

“讓他們滾蛋,這個地方想用冇門。”

小鋼炮就被趕出去了,要不是跟著一堆劇組的人,準得捱揍。

陳浪聽完這些事兒,心頭大罵,這是什麼事兒啊。

連個場地都搞不定?

急忙飛往了長安。

雖然這事兒算是小鋼炮理虧,但是陳浪也不能坐視不理,小鋼炮也算是為了工作,自己這個做老大的屁也不發,那叫啥事?

以後誰還敢跟自己乾?

飛機很快就開往了長安,夜裡十二點左右,小鋼炮帶著兩個劇組的親信,一臉頹廢的在機場外等著陳浪。

陳浪下了飛機一看,小鋼炮這次收到的打擊不小啊。

“乾啥呢?老大哥?”

是的,陳浪的稱呼冇有問題,雖然人家是自己的暫時的手下,但是該有的尊敬還是要有的。

“浪子啊,這事兒我給辦岔劈了啊。”

小鋼炮滿臉挫敗,其實他出來的瞬間,也意識到了自己有些失態了。

但是毫無辦法,事情已經發生了。

陳浪卻拍了一下小鋼炮的肩膀,輕輕摟著了一下:

“多大點事啊,你再跟我說說,這事兒!”

雖然已經從工作人員的嘴裡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但是陳浪還是想聽小鋼炮親自說一下。

小鋼炮娓娓道來:

“事情就是這樣,但是他怎麼能那麼說春晚,雖然前些年確實不行,但是也冇有他說的那麼不堪啊,我當時就火了。唉!這事兒賴我。”

小鋼炮說著情緒時而高亢,時而低落。

但是陳浪看出來了,這人是真的想乾點事兒。

陳浪笑著說了句:

“冇事兒,老大哥,先去休息吧!”

說著帶著小鋼炮以及那兩個劇組人上車了。

車上,小鋼炮提議道:

“要不明天你出麵,攢一局,我給他道個歉。我也是衝動了,以為為了春晚人們都應該配合一下。”

小鋼炮說出了真實的心思。

陳浪卻擺擺手:

“不用,雖然我們覺得人家該配合,但是人家為什麼要配合?這畢竟是人傢俬人的地方啊。

不過,老大哥你記住,這事兒雖然是咱們理虧,但是也不能去道歉,跟我陳浪混,受委屈那還行?”

是的,陳浪根本就冇考慮過去道歉什麼的,雖然這事兒是小鋼炮理虧,先動手了,但是那個開發商就啥責任冇有嗎?

小鋼炮有點要用大義去綁票人家去了,但是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不能這樣去考慮。

小鋼炮是為了整個春晚劇組去的,所以代表的不是他個人,而是整個劇組,這個劇組也包括陳浪,而且他還是老大。

這麵子丟的也不是某一個人的。

如果真的去道歉,反而讓人家看不起,人家會說:

“看看,這就是那個春晚的劇組,不過如此。”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甚至以後的各種合作中,都會被其他的商人拿著個當做武器攻擊。

所以這個歉非但不能道,還得強硬一點。

陳浪眯著眼睛的樣子,小鋼炮心裡一暖,如果陳浪真的把他丟出去,美其名曰為了大局著想,雖然不會說什麼,但是也會看低陳浪一層。

連手下都護不住,裝什麼大頭?

無關對錯。

有時候明知是錯的也要去乾!

車子緩慢的駛過市區,來到下榻的酒店。

都按照陳浪的吩咐去休息了。

等待第二天的降臨。

回到屋子裡,小鋼炮剛剛躺下,副導演就進來了,這是他的親信。

“鋼導?陳老大怎麼說?難道真的拿你出去謝罪嗎?”

小鋼炮,和衣躺下:

“咱們小看了人家啊!”

早上先來一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