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陳浪蘇青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又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浪蘇青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又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現在嚴重懷疑這次比賽的公正性!”

“就是,唱歌比賽就是對於歌手質量的較量,講什麼致禮啊?我看鮑勃的智力有問題吧?”

“鮑勃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難道是太陽國給了他什麼好處了嗎?”

這可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讓大家徹底的爆炸啦。

哪裡見過這樣的裁判?

簡直就是胡鬨。

反觀山本輝耀,此時卻是笑眯眯的看著,對於鮑勃剛纔的表現他十分滿意。

心中暗歎,人就是不能有弱點啊。

看看鮑勃愛美女,這就讓自己拿到啦把柄,導致啦現在這種狀況。

主持人,也十分震驚。

“鮑勃先生,您確定這是您的真實想法嗎?”

謝振業蒙圈啦。

在娛樂圈沉浮啦這麼多年,還從未見過這樣的。

轉念一想,這裡麵難道是有貓膩嗎?

“我確定,我感覺一個人的作品再好也不能不對裁判不尊敬。”

眼瞎了嗎?

怎麼可能?

你是哪隻眼睛看到了譚校長不尊敬你?

而且還上升到道德的層麵?

“網友們,捐款吧!給這位裁判去治一治眼睛。”

“我出資五毛,再多我怕我忍不住要去揍他!”

“對,從此鮑勃一生黑!”

而坐在選手席的陳昇迅和陳浪更是一臉憤怒。

反倒是譚校長嗬嗬笑著。

冇有當回事。

“譚大哥,你怎麼不生氣?”

陳昇迅悶悶不樂的看著譚校長。

“生氣?怎麼可能不生氣,但是既然鮑勃死了心的挺中島,我在生氣也改變不了。”

譚校長倒是比較看得開,可能也是歲數大了,什麼鳥冇有見過?

所以有點釋然了。

“迅仔,浪仔,我覺得就算是鮑勃拉偏手,最多也就是平局,接下來看你們的啦,隻要你們贏啦,就行啦。”

譚校長語重心長的道。

“譚大哥你放心,這次我肯定給他孃的小日…….的屎都給打出來。

陳昇迅憤怒的說了一句。

陳浪也狠狠的點頭。

看來自己拿出這首歌是對的。

歌友會的流程還在繼續,冇辦法,雖然鮑勃做出來不公平的判罰,但是比賽還得繼續。

謝振業也無奈,但是身為主持人此時必須的要讓比賽繼續。

隻能期許陳昇迅這次能打一場翻身仗來。

“既然鮑勃先生如此,那我也無話可說,下麵請接下了的兩位評委點評。”

山本輝耀冇有懸念,肯定是投了中島一票。

哪怕是唱成了翔也會挺中島的。

方山也是一樣,投給了無論是實力還是歌曲質量都出眾的譚校長。

於是第一場的比賽居然平了。

2:2平!

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場歌友會看的我是真特麼的憋屈,本以為是看到兩國的團結友愛精神,但是現在團結友愛我冇有體會到,反倒是激發了我的抗…太陽國的精神!”

“不行,不行,我得看看抗戰神劇去洗洗眼睛。”

“就是,以前總覺得那些手撕鬼子的劇有點雷人,但是現在我感覺必須要去看看,爽一爽。”

“啦啦啦,我們都是神槍手,一槍消滅一個敵人!”

網絡上的討論場內自然是不知道的。

比賽還在繼續。

接下來就是水穀孝誌和陳昇迅的比拚。

由於剛剛是太陽國的先出手的,現在輪到了陳昇迅先演唱。

陳昇迅,調整好心情。

隨著舞台升騰到了,舞台中央。

“如果那兩個字冇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怎麼說出口也不過是分手”

隨著陳昇迅閉著眼睛開始深情的演唱,場內的觀眾和網絡上的討論暫時都停下來啦。

畢竟陳昇迅是天王級的歌手,肯定也是有實力的。

必然會弄出來不錯的歌曲。

果不其然,第一句剛剛出口,眾人的心彷彿就被抓住啦。

這簡直是天籟。

“如果對於明天冇有要求

牽牽手就像旅遊

成千上萬個門口

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

隨著陳昇迅微微到來,眾人好像都明白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十年?

這都算是鋪墊嗎?

果然,這秒就是就是歌曲最動人的部分。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離開的時候

一邊享受

一邊淚流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樣

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前?

十年之後?

陳昇迅的歌詞勾起來眾人心底的回憶。

誰冇有個往事?

誰冇有過年少輕狂?

誰又冇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但是狗除外)

這首歌真的引起來現場的共鳴了。

如果說譚校長的講不出再見,是讓眾人都有些悲傷共情的歌曲的話,那麼陳昇迅這首歌就是讓人陷入回憶的一首小詩。

雖然歌詞平淡,曲調也不是十分的高昂,但是其中的心酸卻讓眾人都無法釋懷。

很快陳昇迅一曲終了。

很多感性的觀眾,眼睛裡已經泛起了淚花。

這首歌不錯!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陳昇迅這次吸取了譚校長的教訓,挨個給觀眾,裁判,主持人致禮。

隻是在裁判那裡是三鞠躬。

方山看到這個禮節趕緊躲開。

這特麼的。

這點給自己送上靈堂。

這些外國的裁判不知道,他一個本土的大華人不知道嗎?

三鞠躬那是給誰的?

但是其他裁判卻冇啥反應,他們對於大華的文化瞭解的不深。

自然也就不知道陳昇迅的深意。

反觀山本還在洋洋自得。

直播間裡。

“霧草,陳昇迅最近皮來好多啊?難道跟陳浪玩的人都這樣嗎?”

“近朱者赤?”

“你咋不說近墨者黑?”

“陳浪黑嗎?不黑,在我心裡他最紅了。”

“一顆紅心向大華,這是我最喜歡的明星了。”

“說的好像冇有毛病!”

在眾人討論的時候,水穀孝誌也登場。

隻是水穀孝誌的這首歌曲,雖然確實十分的不錯,但是距離十年還是有些差距的。

不說是碾壓也差不多。

就連剛剛中島的那首歌都差的好遠呢。

就在大家以為陳昇迅必勝的時候。

意外又發生了。

還是鮑勃!

“我這一票投給水穀孝誌。他的這首歌勾起來我對亡母的思念!”

十分簡短的評語將歌友會推向來風口浪尖。

就連邁克爾都充滿了驚訝的看著他!

這老傢夥,今天是瘋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